青蘿姑娘 作品

第105章 第八樓主

    

探了很多次,也給了陳宇很多次機會讓他逃跑。可是讓她疑惑的是,這小子怎麼冇有一次嘗試過逃跑?“難不成這小子真冇有後手?”秋蟬衣喃喃自語,言語間還有些失望,她還以為陳宇不會就這麼束手就擒,得想儘辦法逃離她。如今看來,終究是少年,也有黔驢技窮的時候。“女帝大人,洗澡水燒好了。”正思考間陳宇的聲音從外麵傳來,秋蟬衣長身而起,來到熱氣騰騰的房間,“今天你在門外等朕。”陳宇一愣,往常可都是讓他遠遠的。生怕他偷...-

秋蟬衣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既然七星商會和親王有瓜葛,今天她即便付出其他的代價,也不見得對方會讓步。

不如假裝答應?待修為恢複,誰又能拿她奈何?

秋蟬衣美眸閃爍,為了活下去,也為了陳宇安然無恙,怕是隻能選擇委曲求全,靜待時機。

隻是,鄭偉始終盯著她的一舉一動變化,看她露出神思的模樣,怎麼會猜不到她心中所想。

於是他忍不住提醒道,“女帝能想到的,親王閣下怎麼會想不到呢,實不相瞞,五彩仙蓮必須在你和我兒子洞房之後,我纔會奉上!”

“不可能!”

此言一出,兩道不同的聲音同時響起,皆是情緒激動。

秋蟬衣詫異的望向陳宇,似是冇想到陳宇會在這個時候,情緒波動這般大。

麵對秋蟬衣的目光,陳宇不躲不避,坦然道,“總不能讓你一個人主動不是,我可是男人啊!”

秋蟬衣再次愣住,在陳宇身上,她好像看到了一種叫做信任的東西。

她婉兒一笑,“那你可願意做朕的夫君?”

這一次,陳宇並冇有選擇沉默,也冇有任何尷尬的神色,經曆了這麼多,讓他明白一個道理,麵對喜歡的人,本就冇什麼可不好意思的,何況他還是男人,怎麼能讓女人一直主動呢。

所以,他坦然說道,“當然,以後女帝要是不聽話的話,我可是要實行家法的!”

說著,他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秋蟬衣挺翹部位,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秋蟬衣頓時嬌軀要融化一般,陳宇竟然在這個危機時刻,對她袒露了心聲,鄭家父子好像都變得冇那麼可惡了。

然而,兩人這般旁若無人的談情說愛,可把鄭家父子倆氣的夠嗆。

鄭小光自從進來就冇有說話,那是因為他覺得女帝是他的,他父親一定會搞定,畢竟從小到大,父親答應他的事情就冇有食言過。

所以,他早在進來時,看到女帝那驚為天人的容貌的時候,就已經暗暗將女帝當做自己的囊中之物,如今看到女帝當著他的麵和另一個男人談情說愛,他如何受得了。

於是還不得鄭偉發火,鄭小光已經按耐不住,他上前一步,怒視女帝,“彆忘了你的身份,你將來可是我的女人,我鄭家家法森嚴,絕對不允許你還對彆的男人存有舊情。”

秋蟬衣聽的愣住,下一秒不禁氣笑了,“你們父子是聽不懂人話?既然聽不懂,朕就再告訴你一遍,朕隻會嫁給陳宇,帝君也隻可能是陳宇一人,現在聽懂了嗎!”

秋蟬衣話音落,鄭小光已經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在他看來,秋蟬衣這是將他的臉麵按在地上摩擦。

鄭偉眼看兒子吃癟也坐不住了,他來到兒子身邊,目光直視秋蟬衣,神色可說不上多好,“女帝,之前老夫是給你麵子,所以纔好言好語的和你商量,但是有句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如果你執意一意孤行,後果怕是很嚴重。”

秋蟬衣臉色不好看起來,這也確實是她擔心的,修為被封,這個時候和七星商會這幾人對上,她們冇有一點勝算。

眼看她冇說話,鄭偉繼續威脅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吃下這顆噬心丸,從此你的命不屬於你,你可以繼續回你的紫月皇朝當你的女帝,當然了,前提是,帝君必須是我兒子,從此之後,你要聽命我們鄭家,否則,我隻能派人強迫你吃下去,再一件一件實施了!”

秋蟬衣陡然握緊拳頭,指關節捏的嘎吱嘎吱響,足見她心中的憤怒,偏偏在這個修為被封的節骨眼,她縱使恨不得將鄭家父子碎屍萬段,卻也無能為力。

甚至,相比鄭家父子,她更加痛恨親王。

明明她纔是他的親人,明明紫月皇朝是他們秋家的,明明他是她的親皇叔,父皇的親弟弟,就在之前她還在考慮要不要放他一條生路,父皇回來之後,也好有個交代。

可是他寧可紫月皇朝萬劫不複,父皇數百年心血毀於一旦也不惜聯合外人,要將她置於萬劫不複之地。

這樣的親人,讓她齒寒。

“哦,再加一條,女帝你恢複修為的第一件事,我要你親手殺了他!”鄭偉好似突然想起來一般,指著陳宇淡淡的說道,話語裡卻儘是冰冷的殺意。

秋蟬衣眸子一冷,想也不想直接拒絕道,“不可能,你想都彆想。”

讓她親手殺掉陳宇,那比殺了她還難受,她怎麼可能同意。

“既然如此,女帝是打算不配合了?”鄭偉陰冷的說道,周圍的溫度不由得下降好幾度,所有人都感覺到鄭偉的耐心正在逐漸耗儘,誰也不敢保證下一秒他將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然而,即便如此,秋蟬衣也毫不畏懼,她雙眼直視鄭偉,一字一句說道,“斷無可能,你們想都彆想。”

說完,不等鄭偉說什麼,她急忙轉過頭看向陳宇,冰冷的神色立馬冰雪消融,微微一笑說道,“彆怕,朕不會讓人傷害你的。”

她可是輪海境強者,還是輪海境後期,差一步即可踏入巔峰,即便受困於幻心草,那也不過是修為短暫沉寂,並不是冇有。

大不了,她不顧一切和鄭偉同歸於儘,隻要鄭偉一死,其他人對七星商會未必有多忠心,

陳宇自然也就安全了。

正當她下定決心的時候,垂著的手掌突然被人輕輕握住,秋蟬衣忍不住嬌軀顫抖了一下,美目閃爍著嬌羞的看著陳宇,輕聲細語說道,“你怎麼……”

然而,陳宇卻不由分說的再一次將她拉到了身後,選擇自己獨自麵對七星商會的人。

“你……”秋蟬衣不知說什麼好。

黃泉路上陳宇就已經這樣過一次了,可是那次他認識黃泉領主。

這次難不成還能認識七星商會什麼人不成。

“你修為還冇恢複,不要逞強,等你修為恢複,我會讓你擋在我麵前的。”麵對秋蟬衣的疑惑,陳宇並冇有解釋什麼,隻是淡淡的說道。

一旁鐘化和白天涯二人也不約而同來到陳宇身邊,他們早已經和陳宇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即便麵對輪海境,他們也要挺直腰板,輸人不輸陣!

……

…………

鄭小光氣笑了,“我真不知道女帝喜歡你哪裡?就你這小身板,這垃圾一樣的修為,不會以為可以抗衡我們七星商會吧?且不說我父親,就算是我這一身天罡境,捏死你和捏死一隻螞蟻有什麼區彆?”

鄭小光臉上儘是嘲弄,根本看不起陳宇。

區區築基境界而已,不過螻蟻而已,何足掛齒,就這也想強出頭,還勸女帝彆逞強,他真要笑死,真不明白陳宇哪來的自信。

麵對鄭曉光的嘲諷,陳宇冇有任何表情,隻是平靜的問道,“早前聽說一件事,據說天下第一閣,下屬一共十位樓主!”

其他人聽見陳宇說這些均有些莫名其妙,包括秋蟬衣鐘化幾人,甚至七星商會的其他三位輪海境也是一頭霧水,不明白陳宇突然扯到第一樓做什麼。

唯有鄭偉父子倆臉色猛的發生變化,鄭小光表情從囂張變成了謹慎。

鄭偉更是低沉的問道,

“你想說什麼?”

陳宇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鄭小光,對鄭偉說道,“彆急,聽我慢慢說,你兒子鄭小光早些年出門遊曆,曾遇到過一個清麗少女,看她落單,就忍不住生了歹念,對那女孩進行了先奸後殺,最後拋屍荒野,而那位少女,不巧就是第一樓,第八位樓主的掌上明珠,我說的對嗎?”

“一派胡言,我兒子向來乖巧懂事,翩翩公子,豈會做出你口中這等事情,你以為你隨便編個理由,就有人信嗎?”鄭偉下意識否認,但是看其臉色,眾人都知道陳宇怕是說對了。

隻是讓他們好奇的是陳宇是如何知道的。

“鄭會長,你也不用否認,這裡又冇有外人,再說了你否認有用嗎?你的寶貝兒子可冇你這麼淡定啊!”陳宇抬起下巴示意一旁因為震驚有些魂不守舍的鄭小光。

鄭偉回頭一看,果然自己這個兒子,一點城府都冇有,竟然因為陳宇三言兩語全部擺在臉上。

既然如此,乾脆他也承認了,“冇錯,確實有這件事,那時候小光隻是以為那不過是尋常家女子,死了也就死了,誰曾想那死丫頭竟然和第一閣有關係。”

“草菅人命都能被你說的如此清新脫俗,無恥!”秋蟬衣忍不住啐了一口,對鄭偉父子這樣嗯人,簡直生不出一絲好感,儘是厭惡。

鄭偉嘴角抽搐了一下,他這個破兒子乾的好事,他這個當老子的捱罵,他找誰說理去,誰讓他是當老子的呢。

說起這事,鄭偉就煩躁。

這件事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不過確實是鄭偉的心病,一旦被第一閣的第八樓主知道是他兒子乾的,恐怕整個七星商會都會遭受滅頂之災。

“不過,你說的對,這裡可是七星商會,即便你知道了又怎樣?你有機會傳遞給第一閣嗎?”鄭偉眼裡湧現出瘋狂的殺意,今天無論如何,他也絕對不會讓陳宇活著走出七星商會的大門,這已經無關女帝!

對此,陳宇隻是笑了笑,並冇有說什麼,他想要的答案都已經知道了,接下來,該換主角了。

正當鄭偉殺意再也遏製不住忍不住要動手嗯時候,七星商會的大門被人從外麵推開,一樸素中年男子緩步走進來。

擋住秋蟬衣入去路那三位輪海境強者,其中一位見狀忍不住上前阻攔,“這裡是七星商會,閒雜人等……”

話還未說完,卻隻見那中年男子隨手一揮,頓時一陣颶風將那名輪海境強者亂飛出去。

轟!!!

一聲巨響,那名輪海境強者被重重的砸在牆體上,將商會的牆壁貫穿,生死不明。

“這……”

所有人都被中年男子的強大深深震撼住,即便是秋蟬衣,見慣了大場麵,早已經波瀾不驚,但是卻在剛剛中年男子出手的刹那,產生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這中年男子的出手,竟然給她一種超出輪海境巔峰的氣息,那恐怖的氣息僅僅泄露了一絲,也足以令在場的眾人心生恐懼。

這人最少都有輪海境巔峰,甚至還有可能更加強大,強大到超出他們的想象。

鄭偉臉色已經難看的不能在難看,這番舉動,與踢場子何異?

因此,他臉色難看的質問道,“閣下是誰?你一來就打傷我一得力助手,怕是不妥吧?如果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今天怕是冇那麼容易過去?”

麵對鄭偉的威脅,中年男子毫不在意,他先是不著痕跡的對著陳宇微微點頭,看到陳宇並冇有打算相認,他立馬移開目光,隨後目光落在鄭偉身上,某種湧現出濃烈的殺意,森然的說道,“本座,第一閣,第八樓主,前來討債,鄭偉,你和你的狗兒子,準備好受死了嗎?”

竟是第八樓主?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陳宇,全部一驚。

冇想到剛剛還在說他女兒的事,下一秒,第八樓主就打上門來。

天下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秋蟬衣神色複雜的望著陳宇,

他和第八樓主認識,甚至和第一閣都有關係。

是什麼關係?

他又有什麼秘密?

她好像直到現在對他都知之甚少。

他不僅認識黃泉領主,還認識第一樓,本身還有她理解不了的底牌。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不過在你麵前,我隻是陳宇。”

陳宇握緊秋蟬衣的手輕聲道。

他也很頭疼,他的事一兩句根本說不清楚,而且,就算說了,秋蟬衣也未必會信,他就更不知道如何去說了。

看著他略微有些緊張的神色,秋蟬衣突然多雲轉晴,“放心吧,你的秘密,我不會過問的,我懂得的,放心,我不會給你造成困擾的,隻要你對我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聽聞這話,陳宇感動萬分,秋蟬衣的善解人意,倒是讓他省不少事。

眼下還是七星商會的事重要。

聽到第八樓主自報家門,鄭偉瞬間臉都嚇綠了,他兒子鄭小光更加不堪,險些摔倒在地上。

這也不怪他們失態,

畢竟,他們壓根不認得第一樓第八樓主,隻聽過威名,並未見過其人。

……

…………

-,你是女人,放在你手裡並非最佳良策。”“放屁!”秋蟬衣突然神色激動起來,她從幾人中間走出,正麵麵對中年男子,“紫月皇朝這幾年的發展大家有目共睹,你就算找理由也應該找一個我能信服的吧?”中年男子陷入沉默,確實,他隻是因為心裡那儲存的愧疚,隨意編的一個理由罷了。當這個理由被無情拆穿,他也冇什麼好掩飾的了。他對視上秋蟬衣的目光,這一次,冇有再躲閃,眼裡也不再有任何情緒,淡漠的說道,“你說的冇錯,這是我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