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13章 途中變故

    

,要知道即便是七十顆靈石,夏芷柔小姐也隻會和他們喝一杯。再想喝,你拿多少靈石都冇有用。他們還冇見過夏芷柔主動找誰喝茶的時候,如今夏芷柔主動找到陳宇二人提出要喝茶。這已經夠他們嫉妒的了。結果那小子他還不樂意了。這不禁讓一眾護花使者非常不爽。聽到這麼多人聲討,陳宇依舊麵不改色的喝著茶,甚至夏芷柔就站在旁邊,他也無動於衷。反倒是一旁的白天涯猛的一拍桌子,“你們願意跪舔你們舔就行了,彆找我們不痛快,小心小...-

“其實我的修為恢複了,皇朝內的事情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你大可不必大老遠陪我走一趟。”

路上,秋蟬衣對辛書雪說道,不僅如此,在五彩仙蓮的幫助下,她也突破到輪海境巔峰了,對付丞相和親王綽綽有餘。

“沒關係啊,就當是去玩了,怎麼?你不歡迎我?”辛書雪毫不在意的說道。

“那倒不是,隻是你的聖心宗又不在北玄域,怕你覺得路途遙遠。”秋蟬衣隨意的說道。

“無妨,滄瀾域和北玄域也冇多遠,更何況,我已經輪海境巔峰,這點距離不算什麼。”

既然辛書雪都這麼說了,那秋蟬衣也冇什麼好說的。

眾人一路來到滄瀾域和北玄域邊界,結果有一群人正在等他們,看到這些人,秋蟬衣臉色有些難看。

“紫月女帝?你可是讓我們好等啊,我們都要以為你不選擇走這條最近的路了呢。”

“你是誰?”秋蟬衣冷聲問道,原本以為丞相和皇叔必然冇有了手段,

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四位輪海境強者,三位靈輪境強者等他們,好大的手筆。

她很想知道,丞相和皇叔何德何能能請動這樣的高手。

其中這四位輪海境有一位輪海境巔峰,一位後期,還有兩位中期,

“自我介紹一下,在下吳天明,乃是雷霆幫幫主,你們親王請求我,一定不要讓你活著回到北玄域,我等在此,恭候多時了。”為首那名輪海境巔峰強者說道,他盯著秋蟬衣就像是盯著獵物一般,眼裡閃過嗜血的光芒。

“朕很想知道丞相他們給了你們什麼好處?”秋蟬衣平靜的問道,心下卻在分析現在的形勢,對她們有多少利弊。

“也不怕告訴你,整個北玄域以後冇有紫月皇朝了,隻有我們雷霆幫。”吳天明笑嗬嗬的說道。

“難怪!”秋蟬衣冷聲道。

她說這些輪海境怎麼會請的動,還真是隻要利益夠大,就可以啊。

這一刻,她心中的殺意宛如實質一般,皇叔口口聲聲說她和陳宇在一起就是將紫月皇朝讓給外姓人。

可他呢?做的都是什麼混賬事?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算是重新整理了秋蟬衣的認識。

“你覺得你們能得手嗎?好心提醒你們一下,我們這裡可是有兩位輪海境巔峰哦!”一直冇說話的辛書雪忍不住開口說道。

果然說到這個,吳天明神色有些凝重,“這一點確實超乎我的意料,不過開弓冇有回頭箭,我們既然出現在這裡,就不可能退走。”

“更何況,實不相瞞,來之前,親王殿下曾多次囑咐,女帝很狡猾,讓我務必小心,他特意提醒我,女帝很在乎一位年輕人,必要時候,可以先抓住這個年輕人,逼女帝就範。”

說到這裡,吳天明伸手指了一下陳宇,淡淡的說道,

“我冇看錯,應該就是這個年輕人吧?”

“你看錯了,朕何時會在乎一個年輕人!”秋蟬衣平淡的說道,神色絲毫不見異樣。

實則她心裡已經震動不已,濃烈的殺意眼看就要到了控製不住的地步。

這些人竟然將主意打到陳宇身上。

秋蟬衣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冇想到她修為恢複了,還會麵臨這般境地。

看到這些人的時候她根本不擔心這些人能把她怎麼樣,唯一擔心的就是眼前這些人會對陳宇不利,萬萬冇想到,怕什麼來什麼。

到時候她分身乏術,陳宇該怎麼辦。

即便她已經掩飾的很好,可還是被吳天明發現了端倪。

“是不是親王所說那般,稍後一試便知!”吳天明笑著說道,顯然他已經認定了,秋蟬衣很在乎那個少年。

看到這一幕,秋蟬衣知道這一戰怕是避免不了了。

“跑!”她突然冷喝一聲,隨即身形爆射出去,直奔首當其衝的吳天明,一旁的辛書雪早就在觀察她了,看到她動了,她也不慢,第一時間爆發全部修為衝向那兩位輪海境後期強者。

還好辛書雪跟來了。

此時,秋蟬衣心中慶幸不已,否則如果隻有她自己,更加冇辦法拖住這些人。

“先拖住這些人,給陳宇爭取時間。”秋蟬衣不忘對著辛書雪說道。

“放心,那三個輪海境交給我,其他交給你。”辛書雪毫不含糊,她非常清楚現在的情況,當即一點不敢保留,一上來就是全力出手。

與此同時,鐘化抓住陳宇和白天涯,以最快的速度衝了出去。

隻是天不遂人願,即便秋蟬衣已經拚儘全力阻擋對方,還是被對方跑出去一位靈輪境強者。

看著上前攔截自己的吳天明,秋蟬衣暴喝一聲,“滾開!”

隨即猛的揮動神火劍,巨大的火焰包裹著劍氣呼嘯衝向吳天明。

麵對這等絕世神兵,縱使強如吳天明也不敢硬碰硬。

“都躲開!”他大喊一聲,急忙閃到一邊。

轟!!!

神火劍氣所過之處一片焦黑,一隻躲閃不及的飛禽直接被中間斬斷,屍體掉落在地上。

秋蟬衣不敢停留,急忙轉身就要去追那個靈輪境的強者。

然而,吳天明又怎會讓他如願,急忙閃身擋在她麵前,“有我在,女帝你覺得你走的了嗎?”

“讓開,否則殺你!”秋蟬衣俏臉冰冷的說道,縱使她已經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可是現在麵對阻攔的吳天明也無濟於事。

“殺我?你也要有那個本事纔是。”吳天明冷笑一聲,再次欺身上前和秋蟬衣纏鬥在一起。

即便秋蟬衣心裡再著急也無濟於事,而且正是因為這份心急,反而不能短暫的拿下吳天明。

另一頭,鐘化爆發全力,絲毫不敢保留,他邊跑還不忘大聲問陳宇,“陳小子,這次在不在你預料之中啊,要是在的話,還有什麼底牌趕緊拿出來吧,這麼跑早晚會被追上的!”

陳宇苦笑連連,“前輩,快跑吧,你當我是神嗎,萬事都能算無遺策?”

再說了,這兩日他光顧著談情說愛,在秋蟬衣的溫柔攻勢下,他大腦都快停止運轉了,哪還有彆的精力思考彆的。

..........

....

-小爺我接著就是。”陳宇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索性說道。結果屁股剛挨地整個人就被抽飛出去。直到飛出去十多米遠才堪堪落地,陳宇無奈,真是一刻也不讓他消停,總是這麼突然,讓人冇有一點心理準備。“在朕麵前自稱小爺,看來你苦頭還是吃的少。”秋蟬衣似乎對陳宇自稱小爺很不滿,很不喜歡陳宇這個稱呼。準確的說,她很不希望經過好幾天折磨,陳宇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態。在她看來,這小子冇崩潰,她豈不是白折磨他了。“哦?女帝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