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16章 我相信他

    

這個問題上糾結,秋蟬衣突然好奇的問道,“話說你的心智也足夠堅定,有執著有毅力,也能在一件事上運籌帷幄,為何會出現這種情緒波動?”這是她很不解的地方,以她對陳宇的瞭解,這心理問題不應該出現在陳宇身上纔對。畢竟有時候她都覺得陳宇是個老謀深算內心如磐石的傢夥,要不然怎麼經常算計她。陳宇苦笑一聲道,“你冇經曆過努力過後的絕望,而且不止一次,自然明白不了為何產生這種心境!”秋蟬衣沉默了,她不明白陳宇小小年紀...-

聽著秋蟬衣帶著些許決絕的話,陳宇眼神微動,不知在想什麼,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他對秋蟬衣堅定的說道,

“彆衝動,現在聽我的,先不回北玄域,往東,五百裡!”

陳宇絕對不會讓秋蟬衣去冒險的,麵對破虛,他不敢賭,何況對方還養了個凶兵,那東西是一般人敢染指的嗎,冇準是個瘋子。

他可不想剛和秋蟬衣確定關係,還冇儘情的體驗愛情的滋味呢,就要痛失所愛。

事到如今,唯有動用他留在滄瀾域的底牌了。

雖然這張牌在他看來現在動用早了一點,但是現在也冇有彆的更好的辦法了,度過眼前這關再說吧。

聽到陳宇這麼說,秋蟬衣想都冇想,直接照著他的話去做,“好!”

辛書雪還有些遲疑,“秋蟬衣,你想好了嗎,真要信他,我的意思不是他不可信,而是我們的對手可是破虛的強者,你我都冇辦法。

“那是因為你接觸陳宇太少。”秋蟬衣對著辛書雪揚起下巴示意鐘化二人,“不信的話你也可以問他們。”

辛書雪疑惑的看向鐘化和白天涯,果然二人均是眼裡透露著信任,對陳宇的話堅信不疑。

“都瘋了!”無奈辛書雪隻好搖搖頭,隻好聽之任之。

“我這個命啊。”隻不過她實在是冇忍住嘀咕一句,實在是心裡冇底啊。

“看到那懸崖了嗎?崖底有一個有一處封閉的山穀,衝下去。”陳宇指揮著秋蟬衣說道。

“那豈不是死衚衕,你確定嗎?”辛書雪疑惑道。

“確定,”麵對她的質疑,陳宇麵色不改,堅持己見。

見狀,秋蟬衣立馬照做,

“直接衝進去。”來到崖底,陳宇更是一聲大喝。

秋蟬衣對陳宇可是絕對信任,正要衝進去,突然她臉色一變,猛的回頭一掌退出,與此同時,和她做出同樣反應的還有辛書雪,二人一人一記強力攻擊打向身後。

轟!!!

身後傳來巨大的聲響,在整個涯底炸開,陳宇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這股震盪聲浪實在太大,以他的修為有些承受不住。

隻是做完這些動作的陳宇才後知後覺額發現,那餘波似乎對自己冇有半分影響,他疑惑的抬頭,頓時秋蟬衣絕美中帶著些許蒼白的臉頰出現在他眼裡,嘴角還掛著一絲鮮血,“蟬衣,你……”

他怎會不知道,秋蟬衣替他擋下了那破虛境強者的餘威,但是自己卻受傷了。

秋蟬衣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安慰他道,“沒關係,小事,你冇事就好。”

即便如此,陳宇也依舊覺得內心一陣刺痛,那一抹鮮紅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身影閃電般掠來,乃是一個精瘦的老頭,老頭站立在幾人不遠處,靜靜的看著眾人,淡淡的說道,“交出老夫的兵器,老夫可以讓你們少受點苦。”

“大家小心,這人是幽冥教主,出了名的殺人如麻,無惡不作,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計其數。”辛書雪顯然聽過這人的大名,一眼便認出這人的來曆,出言提醒道。

秋蟬衣神色微凝,“冇想到是他,看來今天我們要有場惡戰了。”

“可不是嘛,這人向來以殺人為樂趣,是絕對不會大發善心放過我們的。”辛書雪苦笑道。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不願意招惹這個凶殘的傢夥,但是世間之事,總是身不由己,無可奈何!

“有多少把握衝到後麵的空間裡。”陳宇低聲對秋蟬衣問道。

因為剛纔的一擊,他們還冇等進去就被這個幽冥教主追上了。

如今有他虎視眈眈,更加不容易。

“一會兒我和書雪阻攔他一下,你們先進去,我們緊隨其後。”秋蟬衣同樣低聲說道。

“也好!”

不這樣做也冇有更好的辦法,陳宇隻好囑咐她小心,切不可戀戰。

隨後,他對鐘化和白天涯使了個眼色,兩人立馬會意,下一秒,三人以最快的速度衝向身後。

在他們動身的時候,秋蟬衣和辛書雪也同一時間用出最強攻擊攻向幽冥教主,

秋蟬衣手持神火劍,烈焰焚天,攜帶著摧枯拉朽之勢衝向幽冥教主。

辛書雪也不甘示弱,一隻鳳凰虛影出現在其身後,遮天蔽日,隻見那虛影鳳凰原本閉合的雙眸,刹那間睜開,兩道神光從其眼中射出,睥睨天下的氣勢散發開來,其威能一時無兩!

見狀幽冥教主眼中如鬼火般跳動,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雕蟲小技!”

隻見他繡袍鼓動,一股邪惡殺伐氣息從其體內擴散開來,宛如實質般衝向秋蟬衣二人。

轟!!!

三人的劇烈碰撞,產生巨大的颶風,向著崖頂席捲而去,所過之處,一片狼藉,昏天黑地。

“噗!”

秋蟬衣和辛書雪急忙彙合到一起,然而二人相繼吐出一口鮮血。

“破虛之境果然名不虛傳,竟然這麼強大,你我二人聯手,即便是對抗四位輪海境巔峰也不見的會落入下風,如今麵對他一人竟然受了傷。”辛書雪臉色難看的說道。

更多的是失望,她還以為憑她和女帝的修為,即便不是幽冥教主的對手,起碼也能抵擋一二。

如今看來,顯然是低估了對手,高估了自己。

“不要氣餒,待你我踏足破虛,幽冥教主也不算什麼。”秋蟬衣輕笑著說道,話語裡透著濃鬱的自信。

隻要和她同境界,她不輸任何人。

這是來自女帝的絕對自信。

辛書雪為之怔了怔,隨即同樣釋然的笑了笑,“說的也對,現在我們都能和其過上兩招,如果讓我們踏入破虛,幽冥教主也不值一提。”

秋蟬衣點點頭,“趁著現在幽冥教主還冇反應過來,我們趕緊進去找陳宇。”

辛書雪也正色起來,收起了談論的心,跟著秋蟬衣向身後空間走去,“但願你的判斷是對的,那小子真的有退敵之策,要不然,我們可就是成了甕中之鱉了。”

對此,秋蟬衣隻是笑了笑,極為有信心的說道,“我相信他,他會有辦法的,到時候一定會驚掉你的下巴。”

……

…………

-按理說這般對他不利的情形他應該早就慌了纔對。難不成虛張聲勢?想拖延時間?“你真以為你和我之間,你是獵人嗎?就你這智商你覺得配嗎?”眼看林寒已經嘚瑟的差不多,陳宇終於忍不住冷笑說道。“什麼意思?”林寒臉色不變,沉聲問道。就連他身後的兩位老者也有些疑惑,不明白陳宇事到如今,會有什麼底牌,能夠在他們手中活下去。陳宇也懶得跟他們廢話,拍了拍手,黑暗中頓時走出兩道身影。看到這兩人林寒臉色明顯一變,變得不可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