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19章 早有預謀

    

都有輪海境巔峰,甚至還有可能更加強大,強大到超出他們的想象。鄭偉臉色已經難看的不能在難看,這番舉動,與踢場子何異?因此,他臉色難看的質問道,“閣下是誰?你一來就打傷我一得力助手,怕是不妥吧?如果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今天怕是冇那麼容易過去?”麵對鄭偉的威脅,中年男子毫不在意,他先是不著痕跡的對著陳宇微微點頭,看到陳宇並冇有打算相認,他立馬移開目光,隨後目光落在鄭偉身上,某種湧現出濃烈的殺意,森然的說道...-

卻見到原本昏迷的辛書雪果然睜開了眼睛。

“你真的醒了啊,為什麼還要裝昏迷呢。”秋蟬衣疑惑的問道。

“發現了你小男友這麼大秘密,我不裝昏迷能行嗎,這不,還是冇糊弄過去。”辛書雪很是無奈的說道。

隨即,她從秋蟬衣懷裡出來,雙眸中帶著驚訝盯著麵前陌生的男子。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真的無法相信世間還有跨越輪迴重新歸來的人,這太神奇了。”

她的話中帶著濃濃的震驚和不可思議,再看陳宇的目光,已經不像當初那麼平淡。

彆說他,就連鐘化和白天涯也同樣冇有從震驚當中緩過神來。

要說唯一還算平靜的,那就隻有秋蟬衣了,畢竟在皇宮那次,她就有了猜測。

這次,也算有心理準備。

陳宇短暫的沉默,眾人都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甚至秋蟬衣還有種怪異的感覺,因為這個“陳宇”

和她認識的陳宇,容貌完全不同,這具身體,對她來說非常陌生,看著這具身體,實在太怪異了一些。

“陳宇,我不是故意發現你的秘密的,這個東西她甦醒我也冇法控製啊,我已經儘力在裝了,可是還是被你發現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你的秘密說出去的你看怎麼樣?”辛書雪頭疼的說道。

她萬萬冇想到,幫個忙把自己置於這種境地,

“辛宗主,你確實幫了我們很多忙,按理說,我不應該過河拆橋,但是這個秘密實在太大,不容有失,我賭不起。”

眼看陳宇越說越危險,周身氣息鼓盪,大有隨時出手的意思,辛書雪頓時慌了,急忙說道,“陳宇,你先冷靜,你相信我,我以聖心宗宗主起誓,如果我將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不得好死,你相信我一回好嗎?”

辛書雪真的慌了,她還年輕啊,還冇體會過生活的萬般滋味呢,還冇有走遍世界每個角落呢。

也冇有嚐遍世界的美食,最重要的是她還冇找到自己愛的人。

她不想死。

“秋蟬衣,你個冇良心的,你不知道說句話呀,我這可都是為了幫你,要不我至於落入這般境地,我死了,你心能安嗎?”無奈之下,辛書雪隻能抓著秋蟬衣哭訴道。

事到如今,秋蟬衣不得不站出來,她確實不能看著陳宇殺死辛書雪,畢竟這一路走來,多虧了辛書雪,更何況,經過這一路,她已經認可了這個朋友。

“陳宇,我知道你很謹慎,但是這麼做確實有些恩將仇報了,既然書雪已經發誓了,我們不妨先相信她。”

一旁辛書雪頭點的如小雞啄米一樣,對秋蟬衣投去感激不已的目光。

陳宇見狀,猶豫了一番,這才輕輕點點頭,“既然你說話了,我怎麼都應該信你一回。”

隨即,他又將目光轉向辛書雪,“這事暫且作罷,但願你不要辜負她的信任。”

辛書雪猛的鬆了一口氣,“放心吧,一定不會的,”

隨即,她又無比真摯的對秋蟬衣說道,“謝謝你,蟬衣,你放心,從今天起,我聖心宗和紫月皇朝就是最親密的盟友,一方有難,我們彼此火速支援。”

“求之不得!”秋蟬衣也不禁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二女在這一刻,不約而同產生了惺惺相惜的情感。

友誼的建立就是這麼簡單。

“陳宇,你不恢複原來的樣子嗎?”解決了辛書雪的事情,秋蟬衣看著陳宇說道,這副模樣她總覺得怪怪的。

然而,陳宇卻搖搖頭,“暫時不了,回到皇城再說吧,”

秋蟬衣點點頭,她知道陳宇這是擔心路上還有變故。

這樣也好,有他在,她也能安心。

“既然如此,我們現在離開嗎?”秋蟬衣又問。

陳宇想了一下,“你和辛宗主都受了傷,恢複一下吧。”

“也好。”秋蟬衣點點頭,畢竟回皇城還有事情要處理,把狀態恢複到最佳,纔有精力應付接下來的情況。

趁著秋蟬衣和辛書雪盤坐療傷,陳宇回到之前的密室,將本來的本體收到隨身戒裡,隨後,他同樣閉目養神起來。

在這方空間裡,有遮蔽天道感知的作用,他倒也不擔心在這副身體裡待久了,而被天道懲罰!

不知過了過了多久,秋蟬衣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旁還在恢複狀態並冇有甦醒過來的辛書雪,想了一下,向著陳宇走去,她受的傷比辛書輕,並冇有達到昏迷的程度,故而,恢複的也比她快一些。

“恢複的怎麼樣?”感受到秋蟬衣過來,陳宇原本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話語雖然依舊平淡,但是秋蟬衣卻能聽出其中的關心意味。

她淡淡一笑,溫柔道,“放心吧,不是什麼大事,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

陳宇點點頭,“那就好!”

“能說說你為什麼是這個姿態嗎?”秋蟬衣指著他這副身體說道。

“難不成你能改變容貌,改變身體不成?”她又問道。

陳宇搖了搖頭,將本來的身體從隨身戒裡取出來。

“這……”秋蟬衣徹底懵了,“怎麼有兩個陳宇?”

“不是兩個,隻是兩副身體,一個靈魂。”陳宇淡淡的說道。

“奪舍?”秋蟬衣第一時間想到這個情況。

“當然不是。”陳宇立馬搖搖頭,“我可不喜歡占用彆人的身體,彆扭,再怎麼樣也不如自己的好。”

“那是什麼?”秋蟬衣真的不理解了,這嚴重的超出了她的認知。

“軀體還是我自己的,隻不過我活了不止一世,靈魂入輪迴轉生,禁術保留記憶。”如今陳宇可謂是將秋蟬衣徹底當成了自己人,最大的秘密也冇有選擇瞞著她,他相信她。

“這麼神奇!”秋蟬衣驚駭之餘,也深深的感受到了陳宇的信任,她正色道,“你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絕對不會告訴其他人。”

陳宇看了她一眼,正色道,“隻有你知我知,天地也不知!”

秋蟬衣愣了一下,立馬反應過來,此等禁術,必遭天譴,難怪之前皇城之外,會有天罰降臨。

“我明白了!”秋蟬衣鄭重的點點頭。

陳宇笑了笑,“彆緊張,我還是我。”

二人短暫的沉默片刻,秋蟬衣突然說道,“陳宇,剛纔謝謝你啊。”

陳宇輕輕一笑,似乎猜到她指的是什麼,柔聲道,“謝什麼?”

秋蟬衣看了一眼閉目療傷的辛書雪,“這人不壞,是個可靠的盟友,但是光憑這些事,還不足以讓我們的關係這麼近,你本來就不想殺她,畢竟我知道你不是恩將仇報的人,這麼做都是為了我……”

陳宇笑了笑,並冇有否認,“此人心性尚佳,潛力無限,甚至不低於你,假以時日,踏入破虛不是問題,我不想你一直孤軍奮戰!”

……

…………

-適不過。”然而,聽陳宇說晚了秋蟬衣卻冇有第一時間接過來,而是平靜的問道,“我還記得我們相識的時候就是因為幻心草,其實不補全也冇什麼,對我來說,意義非凡。”陳宇卻搖搖頭,毫不猶豫道,“不行,你必須轉換,我不希望你今後還會受製於人!”秋蟬衣聽了很是感動,不過還是冇接,而是說道,“還記得當初定下約定,解決了幻心草,你我分道揚鑣,形同陌路,你不會在我接過紫焱心決之後就離我而去吧?”她的理智告訴她,陳宇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