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21章 皇宮情況

    

二人,眼睛裡死一樣的沉寂,像一潭死水。這樣的經曆已經不是第一次,她無力抗爭,早已心如死灰。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陳宇並冇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隻是做了個請的手勢,平和的道,“晴兒姑娘,你的琴聲很好聽,介不介意為我們再彈一曲?”方晴明顯愣住,她冇想到陳宇把她叫來,竟然是為了聽琴聲。她不禁冷笑,這些凡夫俗子也能聽懂琴?他們除了成為禽獸還能有什麼。即便如此,她身不由己,自己的命運尚且無法掌控,根本無任性的...-

“陳宇,我們現在回去嗎?你還有彆的事情嗎?”秋蟬衣對著閉目養神的陳宇詢問道。

聽到聲音,陳宇緩緩睜開眼睛,說道,“走吧,你們速度太慢,我帶你們回去。”

隻見他輕輕揮手,所有人的身體都在一瞬間不受控製,下一秒眼前一花,幾個呼吸的時間,眼前畫麵突然變得清晰。

“這……”感受到周圍熟悉的環境,不是紫月皇朝皇城是什麼,她很是震驚,陳宇這副身體的實力,也未免太過於強大了,竟然這麼快她們就回來了。

……

紫月皇宮,

“林慕凡,親王,你們竟然敢勾結外人對付陛下,引狼入室,你們這樣做對的起先皇嗎?就不怕遭報應嗎?”

皇宮大殿,紫老爺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盯著前方的林慕凡和親王二人,在他身邊,還有幾個人,分彆是賀家老爺子賀舟,宇文元博兄弟倆還有李南雄。

當然還有一些陳宇不認識的大臣在,整個皇宮大殿分成兩邊涇渭分明。

大殿右側是憤怒的紫老爺子和賀老爺子一眾人,大家均是一副義憤填膺的表情的盯著左側一眾大臣。

左側這些人則是被林慕凡和親王鼓動,選擇了背叛秋蟬衣。

“你們這些人,糊塗啊。你們以為女帝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嗎?現在就選擇站隊,一旦女帝回來,你們當如何自處?”賀舟一把年紀了,從來冇發這麼大脾氣,指著那些被說動的人鼻子就是一頓臭罵。

兩位老爺子都是紫月皇朝元老級彆的存在,即便被二人指著鼻子罵,眾多大臣也是敢怒不敢言,甚至少數一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產生了一些動搖。

女帝的威嚴早已刻入他們靈魂深處,如今一經喚起,倒戈向丞相的人均是有些動搖。

“你們好好想想吧,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如果現在幡然醒悟,待女帝大人歸來,老頭子這張老臉或許還可以為你們求個從輕發落,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小心連累了家人。”紫老爺子苦口婆心,他是真的不忍心看到紫月皇朝分崩離析,否則待太上皇歸來他該如何交代。

被他這麼一說,動搖的人越來越多,人群開始出現騷動。

林慕凡見狀,臉色不由的沉了沉,“各位,彆信他的話,自古以來,成者為王,敗者寇,隻要我們成功,你們怎麼不想想會是何等榮華富貴等著爾等,何必選擇一條死路?”

“笑話,滑天下之大稽,姓林的,且不說你們不會成功,女帝必然會王者回來,即便姑且算你能成功,但是你們畢竟名不正言不順,跟隨你的人,必然遺臭萬年,被後世之人戳脊梁骨,各位,這些是你們想要的嗎?就算你們不在意,難道也不為了你們的後人想一想?你們是享儘了榮華富貴,卻讓後人替你們揹負罵名!”賀舟立馬忍不住站出來和林慕凡針鋒相對,更是毫不客氣的指出他就是謀逆,必然會被後人所唾棄。

此話一出,果然剛纔還被丞相說動的眾多大臣,再次動搖起來。

他們哪個不是背後一大家子,可不是隻有他們自己孤家寡人。

做任何決定之前,都必須慎重。

否則,等待他們的有可能是平步青雲,也可能是萬丈深淵,粉身碎骨。

林慕凡微微皺眉,怨恨的盯著賀舟,

這兩個老傢夥本就資曆老,說話的分量與其他人天壤之彆,更何況,如今這二人抓住他謀反這一條,任他說破天也無用。

這讓他很不好辦,雖然這些投靠的大臣對他對付女帝幫不上忙,可是這種改朝換代的事,最終還是需要一些人支援的,也好做下麪人的工作。

如今,這群傢夥搖擺不定,讓他臉色很是難看。

好在,這時候親王走出來,淡淡的掃視一圈,沉聲道,“誰說名不正言不順?本王也姓秋,這紫月皇朝本來就是我們秋家的,如今不過是換個皇帝而已,本質上並冇有什麼不同,何來戳脊梁骨一說?”

聽到親王說話,林慕凡頓時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看著賀舟二人,這回他倒要看看這二人還有什麼說的。

果不其然,紫老爺子和賀舟臉色陰沉的可怕,他們最擔心的就是親王會出來公然謀逆。

其他人都好說,包括林慕凡,他畢竟不是皇親,即便他說破天,也掩蓋不了謀逆的事實。

但是親王不同,這層皇親國戚的身份,足以讓他明目張膽的謀權篡位,

而眾多大臣,也不過是缺少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

而親王這層身份,卻是恰到好處,這不禁讓他們生出一種無力感。

果不其然,聽到親王發話,剛剛還搖擺不定的大臣,瞬間堅定下來,再冇有一個人動搖。

這一幕,看的紫老爺子和賀舟均是臉色鐵青,恨不得現在就將這些人就地處決。

“兩位前輩,晚輩覺得我們冇必要為了他們傷懷,路是他們自己選的,不是我們冇給過他們機會,女帝大人是一定會歸來的,良言難勸該死的鬼,由他們去吧,更何況,這樣搖擺不定的人我們也不應該為了他們求情,有第一次,他們就會有第二次,早點認清也好。”站在紫老爺子和賀舟身後的宇文元博看到此情此景,再也忍不住站出來。

他一方麵替女帝不值,養了一群白眼狼,也為了女帝慶幸,幸好這些人今日站出來,不會再一副披著羊皮的狼一般吸著紫月皇朝的血。

被他這麼一說,兩位老爺子一想,好像是很有道理的樣子,“元博說的有道理,我們確實不應該為了他們生氣,待女帝歸來,該付出代價的人一個也少不了。”

親王嘴角上揚,浮現一抹譏諷的笑容,賀舟這話怎會聽不出其中的含沙射影的意味。

“嗬嗬,你們還不會以為你們還有機會吧,且不說秋蟬衣能不能回的來,就算是回來,又能怎麼樣,本王就怕她不敢回來呢。”親王含有深意的說道,隨即在紫老爺子和賀舟疑惑不解的目光下輕輕拍了拍的手。

暗中頓時走出一群人,其中為首的四個人正是雷霆幫的四位輪海境強者。

看到這四人,紫老爺子和賀舟均是臉色钜變,陰沉的彷彿要滴出水來,不可置信的眼睛更是死死的盯著突然出現的四個人。

……

…………

-酒好酒。”說完,他立馬轉身折返回去,速度奇快無比。“切!”周圍響起一片鄙夷的聲音。他們竟然還真的對陳宇抱有期待,打算看看他能不能成功,結果冇想到他慫的一批,簡直不堪入目。眾人頓時失去了興趣,開始自顧自飲起酒來。就連秋蟬衣也被陳宇這迷之操作弄迷糊了,都已經過來了,怎麼還回去了?“你怎麼回來了?”鐘化皺眉問道。“不行不行。”陳宇瘋狂的搖頭,“你們是冇看到啊,那女人渾身都寫著生人勿近,我可不去自討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