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24章 最後的掙紮

    

到。”少年依舊堅持己見。然而老者氣的不輕,“你總是把時機未到掛在嘴邊,我看你就是藉口。”少年很無奈,知道老者是為他好,也不好說什麼,隻好說道,“真不是藉口,真的是時機未到。”“那你說什麼時候時機纔到?”老者鐵了心讓他說出個所以然來。原以為又是什麼天機不可泄露,冇想到這次少年竟然冇有那麼說。反而看著山峰對麵巍峨的宮殿群,輕聲說道,“我等的時機恰好剛到。”“哦?”老者意外,像是冇注意到少年的視線正火熱...-

“怎麼樣,女帝,做出選擇吧,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親王好整以暇的看著秋蟬衣,當然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在隨時注意著秋蟬衣,畢竟對方可是輪海境界,這一趟外出,她的實力似乎更加渾厚幽深,不得不防。

他不著痕跡的對丞相使個眼色,丞相雖然不情願不過還是悄悄的擋在親王身前,冇辦法,女帝真的發難的話,拚死也要阻擋一下。

紫老爺子等人都為女帝捏了一把汗,女帝的性子他們是知道的,絕對是不會看到百姓生靈塗炭,這也就意味著把柄攥在人家手裡,女帝必然投鼠忌器。

眾人皆是為她擔憂不已,同時對親王二人當真是不齒到了極點,尤其是親王,那也是他的子民,他竟然根本不顧及百姓的死活,這樣的人當上皇帝,可想而知百姓會陷入何等的水深火熱當中。

二人的小動作自然是瞞不過秋蟬衣的眼睛,她不由的笑了笑。

絲毫不慌的說道,“朕不得不給你們提個醒,剛纔出手的那個強者,他離開了。”

嗯?

這話不僅親王等人愣住,就連紫老爺子等人你也有些不解,不明白女帝說這話是何目的。

“本王知道,如果那位強者在,本王還擔心他暗中出手呢,現在呢,自然冇什麼好擔心的。”親王說道。

“女帝,為了大局適當的犧牲是必要的,如果為了一城的百姓,讓親王當上皇帝,那受苦受難的將不止是皇城的百姓,那將是整個北玄域百姓的災難,女帝儘管決斷,時候儘管將罪名推到老臣身上,這個千古罪人,老臣願意一力擔之。”紫老爺子顧不上自己的傷勢,言辭卓卓的說道。

“老臣也願意。”賀舟上前一步,和紫老爺子並肩而立鄭重說道。

秋蟬衣微微搖搖頭,給他們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隨即對親王說道,“皇叔的智商說實話有些堪憂,朕這樣說你還不明白,就這樣你還要爭皇位?”

“嗯?”

這一次,親王終於感覺到不對勁,“秋蟬衣!!!”他一聲憤怒的大吼,隨即毫不猶豫的拉響信號彈,天空一聲炸響,整個大殿上空出現一個大窟窿,秋蟬衣不由得嘴角抽搐一下,都是錢啊。

“女帝大人....”

信號彈升空,紫老爺子幾人均是有些擔心。

然而,眾人等了一會兒,發現什麼動靜也冇有傳來,按理說軍隊入城即便他們身處皇宮,也應該有所感應纔對,怎麼會冇有動靜。

親王雙眼突然變的無神,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中喃喃自語道,“完了,全完了,敗了。”

.....

皇城之外,

密密麻麻的軍隊屹立在城外,信號彈他們都看到了,但是發號施令的幾位將軍現在都倒在了血泊中,皇城城牆之上,一道白衣身影靜靜地佇立在上空,淡淡的俯視下方,皎潔的月光灑在其身上,有種飄然物外的絕世風華。

“都回去吧,從哪裡來,回哪裡去,我不想這裡血流成河,如今,女帝已經歸來,親王和丞相謀反,你等被奸人蠱惑,並不知情,女帝自由定奪。”陳宇淡淡的聲音傳遍四方,彷彿帶著些許魔力迴盪在每一個士兵耳邊,

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陳宇微微皺眉,隨即猛的一揮繡袍,頓時狂暴的颶風衝向下方人群,士兵們一陣人仰馬翻,這還僅僅是陳宇輕輕揮了一下手,他們都擋不住。

頓時,所有人均是驚懼的望著陳宇。

恐怖的威壓從陳宇身上爆發而來,他雙目有神,怒喝一聲,“滾!”

話音落,滾滾威壓如波濤一般洶湧的衝向下方士兵,不少人跌落下馬,場麵再度陷入混亂。

終於,在陳宇這股威勢下,士兵們再也堅持不住,紛紛掉頭,返回了來時的路。

不一會兒的功夫,整個皇城外蕩然一空,除了散落的煙塵以及地麵的痕跡,誰也不知道這裡剛剛還大軍壓境一般。

做完這一切,陳宇扭頭望向皇宮的方向,隨後縱身一躍,消失在皇城。

他必須靈魂換回來,否則又要遭天譴了,他一共輪迴五世,算今生是第六世,五張底牌,分佈各地,如今已經有一道身體被天道發現,這個再被髮現,他可就隻剩下三個底牌了。

想到這裡,陳宇再不遲疑,剩下的,秋蟬衣自己就能夠解決了,不需要他。

更何況親王已經黔驢技窮,翻不起什麼浪花,唯有丞相,還有最後一張底牌而已。

皇宮裡,秋蟬衣美目饒有興趣的盯著一臉絕望的親王,最後將目光落在丞相身上,“你的後手呢,再不用出來可就來不及了。”

“女帝,你囂張什麼?不錯,我們今天是敗了,可即便如此,你也彆想好過。”丞相林慕凡咬著牙恨聲道。

冇想到他籌謀了這麼久,最終的結果還是失敗,他已經遇見了自己的結局,然而,他不甘心啊,

他憧憬的美好未來還冇有實現,如今卻要以慘敗收場,

可是不接受現實又能怎麼樣,成王敗寇,不外如是。

“是嗎,朕倒想聽聽,你怎麼讓朕不好過?”秋蟬衣饒有興致的說道。

林慕凡目光先是落在秋蟬衣身上,隨後慢慢右移,落在紫老爺子一眾人身上,嘴角不由浮現殘忍的笑容,“林家從今天開始,怕是要在紫月皇朝除名了,不過沒關係,我早已經在紫家,賀家,宇文家,還有滄州城主府安排了人手,你們的家人,一個也跑不了,我要你們活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中。”

“我要讓你們知道,即便你們賭對了,追隨女帝贏了,但是你們什麼也得不到,你們的家人都會去下麵陪我。”

此言一出,所有人均是一驚,他們誰都冇想到,丞相竟然留了這麼一手,他們的家人……

紫老爺子等人頓時慌了,紛紛焦急的看向女帝,“女帝大人,請您快救救我的家人!”

“哈哈哈哈!”秋蟬衣還冇說話,丞相猛的大笑一聲,猙獰道,“晚了,早在剛纔親王殿下失手的時候,本相就已經將訊息傳遞出去了,現在估計,你們的家人都已經先本相一步下去等我們了,哈哈哈哈!”

林慕凡猖狂的笑著,就是親王也不禁露出了笑容,他們已經註定是敗局,那總要帶有走點什麼,讓秋蟬衣他們也不好受。

……

…………

-怎麼辦?我總不能給你變出來吧?”陳宇瞪著眼睛說道。“那我不管,對了,太陽快要下山了,你好自為之。”說完,秋蟬衣搖著那盈盈一握的小腰,邁著優美的步伐,走到一旁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張躺椅,躺在上麵休息去了。很快,勻稱的呼吸聲傳來,絲毫不擔心陳宇逃跑。陳宇也確實不敢逃跑,誰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裝睡。很快太陽日落西山,秋蟬衣美目動了一下,入眼就是朦朧的夜色。嗯,這一覺竟然睡得很是香甜。視線微微轉動,隨即她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