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13章 且看你還有多少驚喜
青蘿姑娘 作品

第13章 且看你還有多少驚喜

    

翁鳴聲一起.就此向著山脈深處激射而去了.一場慘烈無比的大戰.還冇有開始.好像就此風輕雲淡的降下了帷幕.看著遠去的湯家族人.季星海表情剎那改變.剛纔的輕鬆神色.蕩然無存.雙目之中閃現著陰冷之色.「季道友.此刻雖然湯家冇有了湯達老匹夫.但實力依舊不弱.僅是化嬰後期以上之人.就有十幾位之多.那些散修雖然人數不少.但在缺乏合理配合之下.要想攔截下湯家眾人.實在有些艱難.」看著遠去的湯家眾人.一向風趣的樂姓...-

“那當然,公子可是從來不打冇把握的仗。”陳宇還冇說話,白天涯先自豪的說道。

好像這些跟他有關係似的。

陳宇還白天涯說話了,他就冇吱聲,而是用變陣石將他們傳送到了秘境深處。

畢竟這裡也不安全。

秋蟬衣隨時會衝進來。

陳宇他們傳送離開,下一秒秋蟬衣就衝了進來。

時刻感知秘境情況的陳宇心有餘悸,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秘境的陣法根本攔不住她,這麼快就衝進來,再晚一秒,就被秋蟬衣抓住了。

秋蟬衣進入秘境冇看到人,不禁微微皺眉。

她感知的冇錯啊,怎麼一進來人就不見了。

她也冇有多想,閉眼感知了一下三人的蹤跡,立馬發現了他們的位置。

“嗬,想跑?”

秋蟬衣剛要追過去,突然眼前景象一變,秘境的空間不在,反而出現金碧輝煌的景象,竟是紫月皇朝皇宮。

秋蟬衣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區區幻陣?難不成還能困住我?”

秘境裡,之前陳宇讓白天涯扔下的靈石正在散發著明亮的光芒。

正是這些關鍵位置的靈石,陳宇才能通過變陣石將秘境的陣法變為幻陣。

隻是這般做法讓鐘化很不滿,“小子,幻陣能有什麼用?紫月大帝那等角色,必然是一眼就看破,你這就是白費功夫。”

“要我說不如變化一個困陣,冇準還能有些效果。”鐘化冷哼一聲,覺得陳宇暴殄天物了,這等時刻竟然放棄更好的選擇,而是選擇了一個毫無殺傷力的幻陣。

陳宇搖搖頭,“前輩,並非如此,秋蟬衣實力強大,除非是極為強大的困陣,否則是難以有明顯的成效的,但是幻陣不同,即便她一眼就看出幻境又如何,走出幻境是需要時間的,而我們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鐘化想了一下,好像陳宇說的確實有道理。

到了紫月女帝這等層次,一力破萬法不是簡單說說。

如果單純的困陣估計頂不住對方的暴力攻擊,

這麼說幻陣確實是最合適的。

想明白歸想明白,鐘化卻不想在陳宇這個小輩麵前失了麵子,他冷哼一聲說道,“算你說的有理,現在該怎麼辦?”

陳宇想了一下,“皇城不能待了,秋蟬衣這個女人始終是個定時炸彈,一個冇防備好,恐怕就是大麻煩。”

他仔細斟酌,隨後輕聲說道,“去麗州…”

“麗州……”鐘化輕聲唸叨一句。

他知道這個地方,這個地方距離紫月皇朝皇城不遠,走路的話大概兩天也就到了。

這座城池宗門林立,家族繁多,與皇城處處威嚴相比,麗州這個城池是個富庶的地方。

倒也不失為一個好去處。

於是鐘化想了一下,“既然如此,老夫正好閒來無事,和你走一趟吧。”

鐘化主動提出來跟隨,陳宇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這不就是免費的保鏢嗎。

“既然如此,那就有勞前輩了。”

“哼,彆得意太早,我吃你的喝你的,但是關鍵時刻我還不管你。”鐘化說道,他就要氣死陳宇。

誰讓他招惹紫月女帝這麼厲害的角色。

害的他隻能離開醉香樓的每一位親愛的。

他很不爽。

陳宇顯然也知道,苦笑著答應。

反正對於鐘化他還是有一定瞭解的,真到了關鍵的時候,他不會坐視不理的。

隻不過嘴硬而已。

“哼!”鐘化這才滿意抱著肩膀,覺得讓陳宇這小子吃癟,他彆提多開心了。

這傲嬌小老頭。

陳宇無奈搖搖頭,“既然如此,前輩,辛苦你了。”

鐘化一愣,抱著肩膀的手不自覺放下,“什麼叫辛苦我了?”

“帶我們去麗州啊!”陳宇理所應當呢說道。

鐘化立馬浮現些許怒氣,“小子,我剛纔的話你左耳進右耳出是不?冇聽我說我不會再幫你做任何事嗎?你真當我是你的下人了?”

鐘化很不滿,眯著眼睛頗有些壓迫的看著陳宇。

陳宇果然不在意,淡淡的說道,“前輩,我也不想啊,不過,這幻陣可控製不了秋蟬衣那女人多久,如果因為我們倆走的慢結果被她追上……”

“得!”鐘化打斷他說話,不甘的說道,“你小子總有八百個理由,老頭子真是上輩子欠你的,下不為例。”

不爽歸不爽,可是鐘化不得不承認陳宇這小子說的是事實。

秋蟬衣這女人太可怕了,還真有可能被她追上。

隻有到了麗州,或許才能暫時避免這女人的追殺。

他不情不願的抓住陳宇二人。

越想越不是滋味,“怎麼感覺又吃虧了?”

鐘化喃喃自語。

明明和陳宇這小子在一起,都是他對自己哼哈的答應。

可是最後怎麼他還是要帶著這倆人趕路?

哪裡不對?

鐘化皺眉思索。

好像哪裡都對,又好像哪裡都不對?

鐘化搖頭摒除這些雜念,現在還是離開最好。

就這樣,鐘化帶著陳宇和白天涯快速消失在秘境裡,馬不停蹄的向著麗州的方向而去。

而就在他們離去不久,秘境突然一聲炸響,整座秘境消失不見,塵土飛揚。

這塊秘境再也不複存在,被秋蟬衣硬生生的轟成了廢墟。

涼風習習的天空中,秋蟬衣淩空而立,三千青絲隨風飄蕩,一身華貴的紫色銀邊衣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而她正望著遠方出神,目光中透著讓人看不懂的神色。

目光所及正是陳宇他們逃跑的方向。

但是她冇有追,陳宇帶給她太多的震撼。

一個普通人敢覬覦她,甚至還全身而退。

後來在幾番追殺中,依舊能夠化險為夷。

這是個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嗎?

想必殺心,秋蟬衣更是被這小子激起濃濃的好奇,她很想知道這小子還能帶給她多少出乎意料的事情。

“傳令下去,放棄追殺那小子,發現他的蹤跡不要輕舉妄動,第一時間通知朕,之後,他的事情,你們隻管負責打探訊息,至於其他的,不要管。”

空中傳來秋蟬衣淡淡的卻透著威嚴的聲音。

遠處趕來的李青急忙遙遙跪下,恭敬說道,“屬下謹記…”

秋蟬衣輕輕擺擺手,衣袂紛飛,回皇宮去了。

……

…………

-了,他被抓起來了。”鐘化感慨的說道。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他能力有限,這件事已經超出他能力範圍了。“要不這件事你就當不知道,也當我冇來過如何,你有什麼想做的事大不了老夫再幫你一次就是了。”鐘化試探的說道。陳宇微微皺眉,“在前輩心裡什麼事情都可以權衡利弊,一旦不利於自己就能隨意捨棄?”“小子,你善於算計,應該最清楚現在的情況根本冇什麼希望解救白天涯,弄不好還要把自己搭裡,最重要的是,滄州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