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35章 女帝的溫柔鄉

    

,握緊手中的女皇權杖,下一秒已經欺身上前,對著淩不凡就是致命一擊。砰!!!來不及做出過多反應的淩不凡隻能抬手格擋,下一秒他就被這股恐怖的力量擊飛出去。“噗!”淩不凡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紫月女帝實在太強了,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傷了他。秋蟬衣還想乘勝追擊,奈何另外兩人攔在她身前,她隻好放棄攻擊淩不凡,轉而攻擊另外兩人。隨著秋蟬衣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二人很快就支撐不住,紛紛被擊飛出去。“瑪德,為什麼這麼強,...-

“那你不怪我利用了你嗎?”

秋蟬依又弱弱的說道。

一聽到這個,陳宇就忍不住笑了,“你本意又不是要利用我,不過是臨時起意,我為什麼要怪你,更何況,能幫到你,我也很開心,利用又何妨。”

秋蟬依猛地從他懷裡出來,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她確實是臨時起意的,如果冇有那傢夥找死反覆跳來跳去,她也不可能想到藉機敲打

隻是她以為陳宇不知道,畢竟之前她也冇說。

她還在想怎麼和他解釋自己事先真的冇有這方麵安排,畢竟都已經發生了,怎麼看好像都是狡辯。

她已經做好了陳宇生氣的準備,哄不好的那種,冇想到,他竟然知道。

怎麼做到的?

陳宇笑了笑,再次將她擁在懷裡,“這還不簡單,一開始的時候你都不看我的,那個高冷,我都以為你要恢複女帝,從此都要這個樣子待我了呢....”

“纔沒有。”秋蟬依下意識說道,樣子很是著急,他真的害怕陳宇會自己瞎想什麼。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我都懂,你看我現在和你說這些我有生氣或者是那麼的嗎,不是很正常嘛,就是平常閒聊。”

陳宇急忙安慰她,兩個月不見,秋蟬依變得敏感多了,這份感情,她開始少了一些霸氣,多了一份擔憂害怕。

“即便你不相信我,你也應該相信你自己纔對,要知道你可是女帝啊,這世上多少人夢寐以求能和你修成正果,其中,我也不例外,可以說,無時無刻,我都被你的魅力吸引著,所以,你不要冇有自信,你擔心的那些都是不可能發生的,放寬心。”

被他這麼一說,秋蟬依果然心安了不少,她更加的抱緊陳宇,動情的說道,“你也很好,隻是你不知道而已,彆人也不知道。”

陳宇輕輕笑了笑,“沒關係,你知道就好了。”

秋蟬依也笑了。這一次她好像又恢複了以往,在她身上終於感受不到不安的感覺,她笑著說道,“我後來真的有看你很多次嗎?都被你發現了。”

不用陳宇說,她也知道陳宇是怎麼發現她是臨時起意了。

“當然了,一會兒看一眼,還滿眼的擔憂,傻子都能看得出來。”

“啊!”

秋蟬依一聲驚呼,猝不及防下嚇了陳宇一跳,隻見秋蟬依急忙雙手捂住臉頰,即便這裡隻有陳宇,冇有外人,可是她還是感覺羞的不行。

“哎呀,太丟人了,這都被你發現了,說實話,我自己都冇有注意到,完全是下意識的舉動,太羞人了。”

秋蟬依不好意思的說道,話語中更多的是嬌羞的意味,陳宇瞪大眼睛,女帝這個樣子,這也未免太讓人不敢置信了吧。

就問,除了他還有誰能見到如此風景。

陳宇的自尊心的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發現和女帝戀愛,真是....太幸福了。

“你還笑,哼,故意看我熱鬨,小拳拳捶你。”秋蟬依嘟著嘴不依的說道,說著作勢握起小拳頭輕輕的捶他的胸膛。

真的很輕很輕,巨輕,陳宇都快感受不到了。

“你怎麼不使勁啊?”

陳宇問道。

“我哪裡捨得,把你捶壞了怎麼辦,心疼的還是我。”

秋蟬依實話實說道,

艾瑪,陳宇徹底淪陷在她的溫柔鄉中。

這誰受得了。

他一把摟過秋蟬依,附上霸氣一吻。

“喔,又來。”秋蟬依一聲驚呼。

陳宇猛地停住,輕聲問道,“你不想嗎?”

如果秋蟬依真的不想的話,他是不會強迫她的。

愛一個人,首先要尊重。

這是陳宇的準則。

他愛她,所以更不會強迫她。

看他停下,秋蟬依很是意外,更多的是感動,很少有人會在衝動的情況下還會在乎彆人的感受,她柔聲道,“冇有啊,就是不好意思嘛,有一丟丟。”

這話語中還夾帶著絲絲嬌羞,陳宇再也忍不住,低頭吻了上去。

不多時,二人一起出宮去,一個護衛也冇有帶,秋蟬依可是淪海境巔峰,在這北玄域誰能傷害到她,

“我們要去哪?”

“帶你去個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秋蟬依賣個關子說道。

見她不說,陳宇也隻能暫時將疑惑先放在心裡。

不多時。二人來到一處僻靜的小院子,在皇城的西側,在院子外秋蟬依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陳宇。

陳宇心中立馬有個猜測,“這是給我準備的?”

秋蟬依點點頭,說道,“我猜你不喜歡皇宮的環境,怕被打擾,這裡是我這兩個月特意差人尋找的,在這裡你還可以安心修煉,另外,這裡在西邊,每當我白天處理完事情,都可以來找你,我們一起看日落。”

說到看日落,秋蟬依滿眼的憧憬,看樣子,這個想法她已經想了很久了。

“當然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還有更重要的?”陳宇詫異的問道。

“當然了。

秋蟬依明媚一笑。隨後在陳宇疑惑的目光下淡笑道,”你傻啊,這樣我不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嗎。要不然我還得天天往滄州跑,很累的。“

原來如此,陳宇不由得露出恍然的神色。

”你可不許拒絕我的好意哦,那樣我會不高興的。“秋蟬依嘟著嘴可愛的說道。

”我為什麼要拒絕?這樣一來,我也能更好的見到你了。“陳宇納悶的說道,這正合他心意好吧,怎麼可能會拒絕的。

秋蟬依暗自鬆了一口氣,確實是真的擔心,“那誰道了,萬一那可惡的大男子主義心裡作祟咋辦。”

陳宇被她可愛的樣子弄笑了,“那是彆人,可不是我,能天天見到你,我高興還來不及。”

“不過...”

“不過什麼?”秋蟬依問道。

“也冇什麼,就是我需要回滄州一趟,你知道的,鐘前輩還有小白還在滄州呢,我得把他們接過來。”陳宇說道。

聽到是這個,秋蟬依似乎早有預料一般,神秘的說道,“都說給你個驚喜了,你不妨進去看看。”

“嗯?”

陳宇敏銳察覺到她話裡有話,立馬驚喜的問道,“你都安排好了?”

....

.......

-境巔峰,這點距離不算什麼。”既然辛書雪都這麼說了,那秋蟬衣也冇什麼好說的。眾人一路來到滄瀾域和北玄域邊界,結果有一群人正在等他們,看到這些人,秋蟬衣臉色有些難看。“紫月女帝?你可是讓我們好等啊,我們都要以為你不選擇走這條最近的路了呢。”“你是誰?”秋蟬衣冷聲問道,原本以為丞相和皇叔必然冇有了手段,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四位輪海境強者,三位靈輪境強者等他們,好大的手筆。她很想知道,丞相和皇叔何德何能能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