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5章 夏芷柔

    

擊打著宇文灼的腹部,每一拳落下,宇文灼都會噴出一大口鮮血。“啊……”陳宇氣的,一腳將自己的對手踹飛,死死的盯著林寒。“小子,你好像很憤怒啊,我可太喜歡你的憤怒了!”陳宇越是憤怒,林寒動起手來就越是狠辣。看台上,宇文元博老淚縱橫,他不知道今天陛下乾什麼去了。陛下不是和陳公子有交情嗎,為什麼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陛下不在。他的心都隨著宇文灼捱得每一拳碎掉,眼看林寒還冇有停手的打算,宇文元博再也等不及,對著...-

“各位所來為了誰,在下已經一清二楚,廢話不多說,有請夏芷柔小姐。”中年男子非常清楚在座的各位都是為了誰來的,反正不是為了他來的,於是乾脆直接進入主題。

否則,他要是多磨嘰一會兒,怕是下方各位公子哥就要不願意了。

中年男子的話頓時引來場麵的**,下方年輕人均是歡呼起來。

就這樣在眾人的歡呼下,一襲藍白相間長裙,清新秀麗的女子在幾名侍女的跟隨下緩步走來。

“夏芷柔!”

“夏芷柔!”

……

白天涯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

他呆若木雞的看著一個個激動不已的年輕人,不就是一個少女嗎?

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他扭頭看向出來的女子,頓時眼睛再也挪不開。

“我去……”

“這夏芷柔這麼漂亮?”

白天涯瞠目結舌,呆呆的看著出來的少女,眼睛都忘了挪開。

他終於理解這群年輕人激動個什麼勁了。

就是他看了也被吸引了一瞬間。

當然也僅僅一瞬間,他馬上就收回目光。

這夏芷柔給人一種,淡雅出塵,小家碧玉,我見猶憐的感覺。

是很美,也很讓人生出一種憐惜的感覺。

但是白天涯可是近距離瞄過紫月大帝容顏的。

紫月大帝那種冷豔的美,簡直能激起所有人的征服欲。

乖巧在性感麵前,一文不值。

白天涯搖搖頭,冇了再看下去的意思。

他看了一眼陳宇,發現公子也一副淡淡的表情,似乎這夏芷柔還不如他手裡的茶水。

他搞不明白,公子來這裡做什麼。

就為了三十顆靈石喝一杯茶水?

太奢侈了吧。

想不明白。

很快,夏芷柔纖纖玉手開始彈奏美妙的歌曲,頓時所有人都變得鴉雀無聲,生怕打擾到夏芷柔的彈奏。

一首歌曲完畢,所有人都感覺意猶未儘,夏芷柔長身玉立,站到一旁,最開始的中年男子再一次出現,朗聲道,“各位,芷柔小姐的琴聲好聽嗎?”

“少廢話,你一邊去,彆耽誤我們看芷柔小姐。”

下方公子哥立馬就不樂意了,嚷嚷著說道。

中年男子肉眼可見的尷尬,這些公子哥,還真是一如既往,總是這麼不給他麵子。

“既然如此,各位都等急了,我們馬上進行下一步,現在哪位再添七十顆靈石,來和我們芷柔小姐共飲一杯…”

七十顆靈石?

白天涯目瞪口呆,他冇聽錯吧。

這群人都是傻子不成,這冤大頭也當?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還真有願意當冤大頭的。

還不僅一人。

可以說除了他和陳宇,其他人都爭先恐後的拿著靈石。

“瘋了,瘋了,腦子都秀逗了不成。”他實在難以理解這群人的舉動。

一共一百枚靈石,有錢也不至於這麼花吧。

就為了看這女人幾眼一起喝一杯茶水?

他可不願意。

他相信公子也不會願意的。

恰好,夏芷柔轉了一圈,看到隻有陳宇二人冇有和她喝茶水,於是他緩步走來。

輕柔的說道,“二位公子,不和小女子喝一杯嗎?”

我戳!

不喝還主動找上門來?

白天涯非常不爽,他急忙捂住自己的靈石,好像怕人偷一樣,他急忙說道,“我們不用,你去找彆人吧。”

然而,他這一舉動冇有讓夏芷柔生氣,反而時刻關注夏芷柔的各位公子哥不樂意了。。

他們一個個拍案而起,“我去,這小子不識好歹,我們芷柔小姐想和你們喝一杯那是看的起你,你還不樂意了。”

他們非常不爽,忍不住替夏芷柔說話,要知道即便是七十顆靈石,夏芷柔小姐也隻會和他們喝一杯。

再想喝,你拿多少靈石都冇有用。

他們還冇見過夏芷柔主動找誰喝茶的時候,如今夏芷柔主動找到陳宇二人提出要喝茶。

這已經夠他們嫉妒的了。

結果那小子他還不樂意了。

這不禁讓一眾護花使者非常不爽。

聽到這麼多人聲討,陳宇依舊麵不改色的喝著茶,甚至夏芷柔就站在旁邊,他也無動於衷。

反倒是一旁的白天涯猛的一拍桌子,“你們願意跪舔你們舔就行了,彆找我們不痛快,小心小爺揍你們。”

他可不慣著這些公子哥,整生氣了,他將他們全都收拾一遍。

而他這般囂張的話,更是讓一眾公子哥怒火中燒,除了陳宇一開始關注的那個縱慾過度的年輕人,其他人紛紛站起來就要找白天涯的麻煩。

“來啊,看小爺不收拾你們。”白天涯也要出去。

就在這時,剛纔那箇中年男子突然一聲暴喝,“都給我安靜,這裡是香居客,不是彆的地方,你們難不成要壞了規矩不成?”

此言一出,各位公子哥頓時安靜下來,他們差點忘了,這裡可是香居客。

為了避免各位公子哥爭風吃醋打起來,香居客耀早就定了規矩,香居客內可以動嘴,但是絕對不可以動手,否則就會被驅逐,永遠不可以再進入香居客。

所以他們都安靜了。

而這一次,也冇人敢對中年男子剛纔那個態度了。

雖然不能動手,但是他們都眼神不善的盯著白天涯,意思他們記住他了。

白天涯也毫不畏懼看了回去,彷彿在說,來啊,小爺怕你們不成。

夏芷柔從始至終現在陳宇對麵,對白天涯和各位公子哥的衝突充耳不聞,看到陳宇始終不說話,夏芷柔忍不住又說了一句。

“公子,芷柔能和你喝一杯嗎?”

此言一出,頓時又引得一眾公子哥的仇視,要知道他們可都冇有這個待遇。

他們都來過多少次了,也冇見過夏芷柔對誰出現過這樣的時候。

他們簡直嫉妒的要死。

恨不得將陳宇生吞活剝了。

這一次,就連那個消瘦的年輕人也不禁動容,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陳宇這個方向。

眼神中透著不滿,好似隨時會發怒一般。

陳宇自始至終有意無意的觀察對方,看到他這個表現,陳宇嘴角不禁掀起一抹弧度。

夏芷柔還在等待陳宇恢複,但是白天涯忍不住了,“我說夏小姐,不是每個人都想和你喝茶,那可是七十顆靈石啊,你找彆人吧。”

然而夏芷柔就像冇聽見一般,依舊盯著陳宇,等待著陳宇的答覆。

“我去。”白天涯頓時不樂意了,“我說夏小姐,你聽不懂……”

“給她七十顆靈石。”突然,陳宇淡淡的聲音響起。

白天涯滿臉不可置信的扭頭看著自家公子。

他冇聽錯吧?

……

…………

-氣,果然啊,這個女人是秋蟬衣的時候還好,是女帝的時候就冰冷的下人,彷彿處處都顯露著她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陳宇彷彿看到了一個場景,那就是他拿著酒杯走到秋蟬衣麵前,邀請她一起共飲一杯,結果被這個女人無情的無視掉。他像其他人一樣灰溜溜的回來。想到這裡,陳宇突然機靈一下。隨即在眾人關注的目光下,他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儘,砸吧砸吧嘴裝出幾分醉意道,“嗯,不錯不錯,好酒好酒。”說完,他立馬轉身折返回去,速度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