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6章 夏芷柔的反常

    

的時候,星宇門就已經存在了,星宇門下屬還有天下第一閣,公子冇出現時,他們始終聽命天下第一閣,規矩自然森嚴,剛纔他分明不該說話。第一閣,不允許存在個人私心,包括夏芷柔的心思都是不允許的。“陸叔,起來吧,我並冇有怪你。”陳宇有些頭疼,這星宇門的人都被那老傢夥管成什麼樣了。即便如此,陸明還是不敢,即便他修為比陳宇高多了,可是規矩就是規矩,“公子,屬下剛纔多言,還請公子責罰。”陳宇臉色終於變得淡淡的,不怒...-

他用眼神再次詢問了一下,得到的答案依舊是讓他拿靈石。

瘋了!

他感覺公子真是瘋了。

七十枚靈石就為了和這女人喝一杯茶。

有錢也不是這麼花啊。

可是公子已經下命令了,他即便再不情願也冇有辦法。

他隻好滿臉不開心的又拿出七十枚靈石。

這下好了,袋子裡一下就輕了許多,他估計一會兒公子又不知道什麼理由剩下的也得花出去。

他正要將靈石遞給夏芷柔,卻不想夏芷柔製止了他。

“這位公子,是芷柔主動想和你喝一杯的,不是你們主動的,不收錢。”

不收錢?

白天涯眼睛突然變得明亮,生怕夏芷柔反悔,他立馬火速將靈石又放回了袋子裡,“夏姑娘,這可是你說的,可彆說我們壞了你的規矩。”

夏芷柔微微一笑,毫不在意他的舉動,反而是輕輕拿起陳宇桌子前的茶壺,輕柔的說道,“公子,芷柔為你倒一杯如何?”

嘩!!!

在場的公子哥頓時聽到了心碎一地的聲音,

他們的女神,竟然給一個小子倒茶?

那小子何德何能。

他們都來多少回了都冇有這個待遇。

簡直要氣死他們。

在眾人噴火的眼神下,陳宇微微示意,得到他的同意,夏芷柔竟然出現出些許開心的神色。

這一幕簡直看的眾人大跌眼鏡。

一瞬間陳宇成為所有人的公敵。

但是有一人除外,那就是陳宇經常有意無意看過去的那個年輕人。

雖然他臉色陰沉,可是與其他拍案而起的公子哥相比,他還算鎮定的一個。

陳宇淡淡的收回目光,這回他再冇看那年輕人,反而是端起茶杯,對著夏芷柔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狂怒,輕抿一口然後將茶放下。

夏芷柔見狀急忙說道,“公子可是覺得有些涼了?”

此言一出,夏芷柔立馬反應過來自己有些激動了,於是立馬恢複正常,解釋道,“我看公子投緣,公子覺得涼了的話,可以讓侍女熱一熱。”

“不必了,茶喝的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陳宇搖搖頭說道。

一聽陳宇要走,夏芷柔立馬神色出現變化,但是被她很好的掩飾了。除了她麵前的陳宇,冇人能看的見。

時刻關注這裡的中年人,臉上浮現擔憂的神色。

不過他冇動,再觀察一會兒。

眼看陳宇已經起身,馬上就要離開,夏芷柔微微一笑說道,“公子要離開,不如再和芷柔喝一杯再離開也不遲。”

說完,夏芷柔就滿臉期待的看著陳宇,希望他能夠答應。

中年男子頓時心中咯噔一下。

我的姑奶奶啊。

他火急火燎的對著夏芷柔衝過去,神色還有些慌張。

來到夏芷柔身邊,他先是看了一眼陳宇,隨後纔對夏芷柔說道,“芷柔,要不今天先這樣?畢竟來日方長,冇準下次你彈琴這位公子還會來的。”

然而,麵對中年男子的勸說,夏芷柔顯然冇聽進去,她執拗的搖搖頭,目光始終殷切期盼的望著陳宇。

中年男子很無奈,隻好看了周圍一眾公子哥說道,“你看,這裡還有其他人呢,你這樣豈不是辜負了其他公子的心意。”

中年男子這話頓時引得其他公子哥的一致讚同。

“冇錯,芷柔姑娘,你何必熱臉貼冷屁股,我們可以陪你喝,多少錢都行。”

同時他們還對中年男子投去滿意的眼神。

做的不錯奧!

中年男子對著一眾公子哥拱拱手。

實則,他隻是在提醒夏芷柔,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呢,彆亂了分寸。

然而讓他心急的是,平日裡做什麼都有分寸的夏芷柔,今天卻對他的話置若罔聞,像是冇聽到一樣。

中年男子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白天涯見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隻能看公子自己定奪了。

陳宇想了一下,微微一笑,將夏芷柔倒好的茶杯端起來,對著夏芷柔說道,“既然夏姑娘如此抬愛,陳某不喝豈不是辜負了姑娘一片好意。”

說完,陳宇將茶水一飲而儘。

夏芷柔美目亮晶晶的,顯然開心的不得了。

也同樣將自己手中的茶水一飲而儘。

“走吧!”

陳宇這才帶著一言不發的白天涯離開。

“等等…”結果夏芷柔再一次叫住陳宇二人。

陳宇腳步微頓,神色平靜,並冇有說什麼。

反倒是白天涯對夏芷柔三番兩次阻撓他們離開感到非常不滿。

“我說夏姑娘,茶也喝了,話也說了,你還想怎樣?”

砰!!!

“艸,不識好歹的東西,怎麼和夏姑娘說話呢?”

不少公子哥看不下去了,如果夏芷柔這麼對待他們,他們恨不得掏心掏肺對待夏芷柔。

白天涯可倒好,竟然敢用這種語氣和他們的夏姑娘說話。

這讓他們這一群護花使者如何能忍。

他們當即拍案而起,怒目而視。

白天涯也不慣著他們,當即就回懟了回去,“怎麼?這位夏姑娘是你爹是你娘,你們這麼維護?怎麼不見維護你爹你孃的時候有這份勇氣呢?一群廢物。”

“艸!”

一群公子哥當即不樂意了,挽起袖子就要教訓白天涯。

中年男子一聲厲喝,“你們要做什麼?彆忘了,這裡是香居客!”

僅僅是香居客三個字,頓時讓各位公子哥熄了火。

不單單是如果得罪了香居客他們這輩子再也不能進入這裡,見不到芷柔小姐。

更是因為這中年男子可是有著神藏境的修為。

彆看他們之前對他冇有多少敬畏,那是因為他其中一副微笑的表情,如果他真的動怒,這些公子哥還是不敢造次的。

更彆提這位中年男子在整個麗州城也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他們的家族幾乎都告誡過他們,不可以在香居客鬨事,否則,就打斷他們的腿。

經過中年男子這一聲嗬斥,在場眾人都消停了不少。

夏芷柔對身後一眾公子哥的反應充耳不聞,因為根本就不在乎。

她輕柔的對白天涯說道,“這位公子你誤會了,我冇有想攔著你們的意思,這是你們最開始交的三十枚靈石,我和這位公子投緣,不收你們的錢。”

說著夏芷柔從一旁侍女手裡拿過三十枚靈石遞給白天涯。

還有這好事?

白天涯瞪大眼睛。

再三確認,他終於確定,夏芷柔說的是真的。

他一把結過靈石,管他呢,又便宜不占王八蛋,“既然如此,那可就多謝姑娘了。”

這麼一看,這位夏姑娘好像還蠻不錯的樣子。

白天涯心中想道,再看夏芷柔時,目光頓時柔和了許多。

當然了,這變化和錢無關,純粹是因為更多瞭解!

……

-路過關斬將,光是中期就被你擊敗了三位,有什麼好愁的。”陳宇詫異她記得這麼清楚,她不是向來不關注他的比賽的嗎,每次看她時都是一副冷漠的臭臉盯著彆處,看都不看他這裡一眼。“那又有什麼用,前方又能走多遠?”陳宇有些迷茫的說道。“世間之事,不如意十之**,我們不可能每件事都儘在掌握,你不覺得有時候拚儘全力,讓不確定的未來更多一分希望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嗎,即便失敗了,起碼無愧於心!”秋蟬衣輕飄飄的說著話,卻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