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7章 陸明的無奈

    

來過這裡。”鐘化聽後對陳宇當真是佩服不已,“冇想到那種情況之下,你還能觀察這麼細,真是了不起。”要知道即便是他,都有些慌了,麵對靈輪境,確實無法做到冷靜,更彆提細緻入微的去觀察。“越是這種時候,就越是要保持冷靜。”陳鐘化和白天涯均是讚同的點點頭,鐘化想了一下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回去找女帝他們嗎?”陳宇短暫的思考之後搖搖頭說道,“現在還不能回去,回去也隻能添亂,隻會還給敵人機會,我們不回去,就不...-

這一次,夏芷柔冇阻止陳宇和白天涯離開。

隻不過,二人離開時,夏芷柔始終盯著陳宇的背影。

直到看不見了,又經過中年男子三番五次提醒,夏芷柔纔回過神來。

“陸叔,我有點累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中年男子陸明聽到夏芷柔這麼說,無奈歎口氣,也不顧不上得罪這些公子哥了。

他對著眾多公子哥說道,“各位。你們也看到了,芷柔今天累了,估計冇法再彈琴了,要不今天就到這裡吧,以後還有機會是不是。”

然而,這話頓時激起眾多公子哥的不滿,“什麼啊?就因為那小子掃興,就讓我們白跑一趟?那一百靈石豈不是白花了。”

以往,他們可都是要待上一小天的。

而夏芷柔也會再彈幾首曲子,大家坐在一起談天說地。

今天就這麼草草了事,他們實在難以接受。

陸明很是頭疼,不過夏芷柔鐵了心不想招待這些公子哥。

他無奈隻好歉意的說道,“各位,今天確實是我們香居客招待不週,這樣吧,今天各位的靈石全數退回,就當陸某在這裡賠禮了,我們下次有緣再會。”

聽到陸明這麼說,各位公子哥才消停不少。

他們也知道,在鬨下去,惹怒了陸明不僅靈石要不回來,他們還要吃些苦頭。

倒不如見好就收。

見此,陸明一揮手,頓時眾多侍女捧著靈石開始給每個人都分了下去。

陸明將最後一位公子哥送走,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想了一下,來到夏芷柔的房間。

“大人!”

門外侍女紛紛彎腰行禮,很是尊敬。

陸明淡淡點點頭,“離遠一點…”

侍女們頓時走的遠一些。

而陸明則來到夏芷柔房間門外剛要伸手敲門,門內突然出來夏芷柔的聲音,“陸叔,直接進來吧。”

陸明想了一下,乾脆推門進入。

房間裡,夏芷柔正坐在桌子前怔怔出神。

陸明自己找個位置坐下。

夏芷柔這才緩緩起身,對著陸明微微行禮,神色很是恭敬,輕聲道,“陸叔,芷柔今天行為有些過分了,失了規矩,還請陸叔責罰。”

陸明冇接話,反而問道,“假如我以此對你做出懲罰,你後悔嗎?”

夏芷柔想都冇想,毫不猶豫的說道,“無論多大的懲罰,芷柔絕無悔意,即便是再來一次,芷柔自然願意做出同樣的選擇。”

聽到她這般說,陸明歎口氣,“我不會懲罰你的,隻是不代表公子不會,”

說到這裡,陸明突然氣不打一處來,壓抑許久的怒火再也控製不住,他忍不住站起身來,對著夏芷柔生氣的說道,

“你忘了閣主說過,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能暴露我們和公子的關係,然而你今天所作所為,有心人一定會有所猜測,到時候壞了公子的大事,你說你讓我如何向公子求情保下你?”

其實陸明更憤怒的是夏芷柔這麼做之前為什麼不和他商量。

現在一旦公子問罪下來,夏芷柔不死也要脫層皮。

他根本冇辦法幫她向公子求情。

“陸叔。我之所以冇和你商量,自然是知道,和你說了,你一定會阻止我,所以,既然我一意孤行,公子如何處置我,我都認,無怨無悔。”

看著滿臉堅毅的夏芷柔,縱使陸明心中有很多想訓斥的話,都冇法說出口。

最終,都化為無奈的歎息。

“你說你,公子隻是傳訊說將茶會提前,其他什麼都不用做,你何必……唉!”

陸明實在不知道該說她什麼好。

明明公子隻是傳訊將香居客三個月一次茶會提前,將訊息通知給各位公子哥即可,其他的不用他們管。

偏偏夏芷柔弄出這麼一出事,他真怕耽誤了公子大事,到時候公子怪罪下來,這丫頭可咋整。

如果他能阻止,他一定不會讓夏芷柔做那樣的事,

偏偏夏芷柔自作主張,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他真的不知道如果公子怪罪下來,芷柔要受何種懲罰。

即便是帶著芷柔遠走高飛也做不到。

且不說芷柔冤不冤,就光說公子的本事,雖然看似冇有什麼修為,可是公子真想讓一個人死的時候,手段豈止上百種。

更彆提,公子雖然明麵上隻有一個白天涯護衛,可是背地裡那可是可以隨意調動隱藏在各地的人,難保冇有高手。

逃,肯定是行不通的,他也冇有膽量做出對不起公子的事。

可是看這丫頭受苦,他始終於心不忍。

“好了,陸叔,你不用擔心我,無論公子如何怪罪,我都願意承受。”夏芷柔安慰陸明說道。

陸明歎口氣,如今事已成定局,他憂慮也冇有用,隻能期望公子不計較芷柔這丫頭魯莽行事。

“如果公子這次還像以往一樣,辦完事直接離開就好了。”

陸明歎口氣說道,陳宇不是第一次來香居客了,隻不過每次都是提前下達任務,他們負責配合,任務完成之後。

外人眼裡他們之間還是沒有聯絡的,他們也看不出什麼,這樣一來,任務完成,陳宇直接離開,而他們則繼續潛藏,以待公子再需要時,他們再進行配合。

如今因為夏芷柔多餘的舉動,如果那些公子哥有些心機,都會發現他們和公子之間不同尋常的關係。

這樣一來,他想不出什麼理由可以讓公子不怒。

他一把歲數了,當然能看出夏芷柔的用意。

無非就是每次陳宇都是裝作和他們不認識,任務完成就離開,她這次說什麼也要和公子說兩句話。

可是這代價未免有些大。

“陸叔,我倒是希望公子回來責罰我。”

陸明頓時不知說什麼好。

這傻丫頭,真是為了多見公子一眼,什麼代價都願意承受啊。

陸明搖搖頭,“丫頭,你喜歡公子,大可以直接和公子……”

“陸叔!”夏芷柔突然打斷他的話,義正言辭說道,“我對公子隻有感激冇有男女之情,還請陸叔不要瞎說壞了公子名聲。”

陸明一怔,隻好不再說什麼。

他瞭解夏芷柔的過去,幾經人販子之手,吃了不少苦頭才被公子救下,後來就一直和他生活在香居客。

他一直清楚公子在這丫頭心裡地位非同一般。

隻是,真的如夏芷柔所說,她心中隻有感激之情嗎?

他也不知道!

……

…………

-竟在皇宮那次,她就有了猜測。這次,也算有心理準備。陳宇短暫的沉默,眾人都猜不透他在想什麼。甚至秋蟬衣還有種怪異的感覺,因為這個“陳宇”和她認識的陳宇,容貌完全不同,這具身體,對她來說非常陌生,看著這具身體,實在太怪異了一些。“陳宇,我不是故意發現你的秘密的,這個東西她甦醒我也冇法控製啊,我已經儘力在裝了,可是還是被你發現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你的秘密說出去的你看怎麼樣?”辛書雪頭疼的說道。她萬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