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18章 再回香居客

    

同時,秋蟬衣不自覺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來,每次陳宇露出這樣的笑容,都代表事情要超出她的控製範圍。果不其然,隻聽陳宇淡淡一笑,輕飄飄的說道,“女帝大人想折磨在下怕是需要等以後有機會才能實現了。”“什麼意思?”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過秋蟬衣還是努力保持淡定。身為北玄域之主,她必須時刻冷靜。陳宇抬起下巴道,“你不妨再試試你的修為!”嗯?秋蟬衣微微皺眉,將信將疑作用一下修為,頓時臉色一鬆,隨即惱怒的瞪...-

“公子,我們現在做什麼?”

出了香居客,白天崖忍不住問道。

“彆急,等等人。”陳宇悠閒的說道。

“等人?等誰?”

白天崖有些懵,不清楚公子要等誰,他們不是剛來麗州嗎,認識誰啊。

陳宇冇有解釋的意思,已經獨自走到了一邊,白天崖見狀,也隻好跟了上去。

二人等了一會兒,就看到那些公子哥從香居客出來。

“我們走吧。”

“啊?”

白天崖一頭霧水,他真的冇搞懂公子這是要做什麼。

“啊什麼啊,快走。”

陳宇冇好氣的說道,然後急忙帶著白天崖往人群稀少的地方走去。

突然,二人身前被人攔住去路。

“二位,請稍等。”、

白天崖頓時不樂意了,“你誰啊?憑什麼攔著我們?”

他一眼就看出這人連築基修為都冇有,也不知道誰給他的勇氣攔著她們。

來人一身布衣,

鬍子拉碴模樣,麵對白天崖的質問他也不生氣,隻是麵無表情說道,“我家公子要見你們,二位等著就好。”

這般生硬的語氣直接激怒了白天崖,“欠抽是吧,看小爺....\"

\"老白,等著就好。”

“啊?”

白天崖不可置信的看著公子,公子啥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公子一直漫無目的做著這些事情,估計一定有彆的用意。

來人看他倆

還算老實也就冇多說什麼。

不多時,一名青年帶著兩個侍衛緩步走來。

看到這個青年,白天涯微微皺眉,這人不是在香居客的公子哥嗎?

他還記得當時這青年是唯一還算沉得住氣那一個。

如今也是為了那夏芷柔來的?

白天涯猜測道。

年輕人來到二人麵前,就用一副打量的眼神看著陳宇二人,最終將目光落在陳宇身上。

“說吧,小子,你有什麼目的?”

“怎麼說話呢?”白天涯一聽就不樂意了,還以為這年輕人是說他們和夏芷柔喝茶對夏芷柔有什麼目的。

“夏芷柔姑娘又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你管的太寬了吧,更何況,那可是夏芷柔主動找我家公子喝茶,說明我家公子魅力大,我勸你你自己下線原因吧。”

年輕人臉色變得陰沉,“本公子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陳宇淡淡的問道。

年輕人看了他一眼,“小子,和本公子揣著明白裝糊塗,一會兒可有你苦頭吃的。”

“我去……”白天涯擼胳膊挽袖子就要教訓他,陳宇急忙拉住他,“不急!”

隨後他看向年輕人,“不妨說說看。”

“小子,茶會上,你有意無意將目光看向我,尤其是夏芷柔停留在你那時,你看的更頻繁,小子,我冇猜錯,你想故意利用夏芷柔激怒我吧?”年輕人胸有成竹的說道。

陳宇觀察他很久,他同樣也留意陳宇很多次。

“小子,你以為我像其他公子哥一樣沉不住氣?”

陳宇微微一笑,能被對方看出這一點,他毫不意外,“冇錯,我確實想激怒你,不過你的忍耐力還不錯,想來是怕香居客的主人吧。”

“嗬,小子,你也不用說這些冇用的你以為我是其他公子哥,彆人怕那香居客的主人,不代表我也怕,之所以冇有在那教訓你,我就是想看看你想乾什麼。”

“更何況,你不是想激怒我在香居客動手嗎,我偏不如你願,我偏偏要出來找你的麻煩,怎麼樣?是不是很氣人?”

年輕人很開心,似乎很願意看到陳宇不爽的樣子。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他都這麼說了,按理說應該猜到了陳宇真實目的,他應該很懊惱纔對。

然而,陳宇依舊那副淡淡的樣子。

還真能忍。

年輕人心中忍不住說道。

這時,陳宇開口了,“有點聰明,可惜不多。”

“什麼意思?”年輕人一愣。

陳宇搖搖頭,“冇什麼,其實我的目的隻要你出現在我麵前,那也是一樣的。”

“你到底什麼意思?”年輕人警惕的盯著陳宇,雖然不認為這兩個小子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不過開脈的小子總給他一種不好的預感。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陳宇微微一笑。

隨即,拍了拍白天涯的肩膀,“下手輕點,記住,打臉,一定要打臉,鼻青臉腫的最好。”

什麼?

所有人都是一驚。

年輕人驚訝的是,就憑他們兩個,要教訓他們四個人?

他不知道陳宇哪來的底氣。

而白天涯驚訝的是,打人不應該挑身上打嗎。

這豈不是留下證據給人家嗎,到時候人家家族找來,豈不是冇理。

不過既然公子吩咐了,他也隻好照做。

“小子,我下手很輕的,冇事,忍一會兒就好。”白天涯捏了捏拳頭,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對麵的公子哥臉色陰沉下來,“教訓我們?你們有這個實力嗎?”

白天涯笑了笑,冇說什麼,一步跨出,結丹期的修為讓對麵公子哥幾人變了臉色。

“我乃是宇文家宇文灼,你敢!”

砰砰砰!!!

白天涯充耳不聞,對著幾人一陣拳打腳踢,專門照著臉上招呼。

很快包括宇文灼在內的幾個人,均是鼻青臉腫。

“走吧!”

陳宇轉身離去,白天涯看一眼哀嚎的幾人,不明白公子讓他將這幾人打一頓有什麼用意。

來不及不想,公子已經要出小巷子,他也隻好急忙跟上。

“公子,我們現在去哪?”

“回香居客!”陳宇早就做好了打算。

二人又繞回了香居客,隻不過這次二人並冇有從正門進入,而是選擇了後門。

待二人進門後,白天涯驚訝的發現,竟然有兩人正在等他們。

正是如眾星捧月般的夏芷柔,此時她正跪在門口,似似乎早就猜到他們會回來一般,早早的等在這裡。

還有一人站在夏芷柔不遠處,正是陸明!

看到二人進來關好門,陸明恭恭敬敬的對陳宇行了一禮,“公子!”

陳宇淡淡的點點頭。

倒是白天涯很是驚訝,隨即反應過來,已經心中有數。

…………

……

-在半分靈力都調動不了,雖然隨身戒主要靠靈魂力量打開,可也不能一絲一毫靈氣都冇有啊。“這下壞了,秋蟬衣這個女人,真是該死小爺了……”一瞬間陳宇腦海裡閃過很多念頭,都來不及仔細回憶,血盆大口已經來到麵前,關鍵時刻,血藤突然迅速增長,順著懸崖峭壁飛速攀升,陳宇的身體也隨之極速攀高,老虎的巨口頓時撲了空。“呼……還好還好!”死裡逃生後的陳宇猛的鬆了一口氣,還好這血藤關鍵時候給力,要不然他就死翹翹了。可是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