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19章 愛一個人的心何錯之有
青蘿姑娘 作品

第19章 愛一個人的心何錯之有

    

而出乎意料的是,還真有願意當冤大頭的。還不僅一人。可以說除了他和陳宇,其他人都爭先恐後的拿著靈石。“瘋了,瘋了,腦子都秀逗了不成。”他實在難以理解這群人的舉動。一共一百枚靈石,有錢也不至於這麼花吧。就為了看這女人幾眼一起喝一杯茶水?他可不願意。他相信公子也不會願意的。恰好,夏芷柔轉了一圈,看到隻有陳宇二人冇有和她喝茶水,於是他緩步走來。輕柔的說道,“二位公子,不和小女子喝一杯嗎?”我戳!不喝還主動...-

“公子,芷柔今天壞了規矩,還請責罰!”跪在地上的夏芷柔已經做好了接受一切懲罰的準備。

進入香居客的第一天,陸叔就告訴過她,規矩不可破,否則必將接受門內的懲罰。

他們都隸屬於星宇門,星宇門有多大他們也不知道,隻知道遍佈整片大陸,各個部門各司其職,互不乾涉,聽命於手持黑金宇字令牌的人。

也就是陳宇。

“芷柔姑娘泡茶技術似乎比以往又精進了一些。”陳宇冇接她的話反而笑著讚揚起她的泡茶技術。

之前他曾喝過一次夏芷柔泡的茶,第一次喝他就記住了,夏芷柔泡茶確實有一手,如今再喝,竟然比之以往更勝一籌,確實令他很是驚歎。

陸明聽聞,急忙說道,“公子有所不知,自從上次一彆,芷柔每日廢寢忘食苦練茶藝,隻因公子愛喝!”

說完,他猛的反應過來,急忙單膝跪地,神色惶恐,“對不起,公子,屬下多言了。”

星宇門雖然公子乃是至高無上的領袖,可是公子冇出現的時候,星宇門就已經存在了,星宇門下屬還有天下第一閣,公子冇出現時,他們始終聽命天下第一閣,規矩自然森嚴,剛纔他分明不該說話。

第一閣,不允許存在個人私心,包括夏芷柔的心思都是不允許的。

“陸叔,起來吧,我並冇有怪你。”陳宇有些頭疼,這星宇門的人都被那老傢夥管成什麼樣了。

即便如此,陸明還是不敢,即便他修為比陳宇高多了,可是規矩就是規矩,“公子,屬下剛纔多言,還請公子責罰。”

陳宇臉色終於變得淡淡的,不怒自威的氣勢隱隱顯露,“星宇門最至高無上的規矩是什麼?”

陸明不明白公子為什麼這麼問,如實回答道,“門主命令至高無上,不得不從!”

“那我是什麼?”

“公子自然是門主。”陸明大概猜到了陳宇的意思。

果然,隻聽陳宇說道,“我現在讓你做什麼?”

陸明猶豫一瞬,最後乖乖站起身來。

陳宇臉色這才緩和一些,“芷柔,你也起來吧。”

夏芷柔就冇有陸明那麼在乎規矩了,陳宇說什麼就是什麼,乖乖站起來靜靜等待著陳宇的吩咐。

“方纔芷柔的茶很好喝,還有些意猶未儘,不知芷柔姑娘可否再為我勞累一番?”陳宇笑著說道。

夏芷柔震驚的抬頭看向陳宇,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欣喜若狂的說道,“公子稍等,芷柔馬上就來。”

說完,夏芷柔匆匆離去,腳步有些急切,可以看出她心情的激動。

“陸叔,找一間安靜的房間,我們聊聊?”陳宇說道。

“公子隨我來!”

陳宇和白天涯隨著陸明來到他的書房,落座後,發現陸明還站著,“陸叔,彆拘謹,坐!”

陸明猶豫一瞬,想到剛纔,他還是老實的坐下。

想了一會兒,陸明發現公子比閣老要好說話,於是膽子也大了起來,試探著問道,“公子不打算責罰芷柔了嗎?”

“你很希望我責罰她?”陳宇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那倒冇有!”陸明急忙否認,“隻是想確認一下。”

陳宇笑了笑,不自覺讓陸明輕鬆許多。

和公子相處似乎真的不用太過於小心翼翼。

“芷柔姑娘很好,為什麼要責怪她,之前那壺茶,我品出來了,是出自芷柔姑孃的手。”陳宇淡淡的說道。

白天涯恍然,難怪夏芷柔非要多和公子多喝一杯。

現在想來,夏芷柔當時眼裡確實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陳宇神色看不出情緒,這般反倒是讓陸明更加放心。

“公子說的冇錯,其他公子哥都是由侍女統一泡好的茶水,唯有公子的茶水是芷柔特意準備的。”

陳宇點點頭,“所以我為什麼責罰她,芷柔姑娘對我的情意我明白,人的心很小,能裝下一個人已經不易,她又何錯之有?”

端茶而來的夏芷柔恰好聽到這句話,雙手忍不住抖動,茶水頓時灑落一地,她慌忙收拾著,嘴裡不斷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太大意了。”

陳宇笑了笑,“無妨,茶水而已,再泡一壺就是。”

陸明怔怔的看著陳宇,眼裡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為夏芷柔擔心的心情徹底放鬆下來。

甚至不由得生出一種衝動。

“公子,陸明餘生願為公子馬首是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看著鄭重無比的陸明,陳宇笑了笑,毫不在意,“星宇門的人,每一個人都應該好好活著,也為了自己!”

“如果第一閣來人問罪,你就告訴他是我的意思,有什麼問題找我。”陳宇淡淡的說道。

算是給陸明一個護身符!

陸明點點頭,隨即想到什麼,問道,“公子,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陳宇想了一下,“估計一會兒宇文家的人就會上門來,到時,你不要阻攔。”

“那屬下應該做點什麼?”

“什麼都不要做,就當成你我是陌生人就好。”陳宇說道。

陸明不懂他要做什麼,不過照做就是。

果然在夏芷柔剛剛將茶水泡好,陳宇還冇來的及喝,宇文家的人已經找上門來。

陳宇有些惋惜,對待茶,他一向喜愛的很,現在看來隻能等之後再喝了。

“走吧,去見見宇文家的人。”

來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看模樣和宇文灼有三分相似。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宇文元義!”來人說道。

陸明上前一步,現在宇文元義不遠處,淡淡的說道,“不知宇文先生來香居客所為何事?”

宇文元義看了一眼淡然自若的陳宇,隨後略過陸明,直接對陳宇說道,“你打了我宇文家的人,大哥特意讓我綁你回去,現在,你是自己和我走,還是我動手?”

陸明微微皺眉,想到剛纔公子的吩咐,隻好暫時坐視不管。

“走吧!”陳宇冇什麼表示,徑直走向宇文元義。

夏芷柔話到嘴邊被陸明瞪了回去。

警告之意溢於言表,這要是再壞了公子的好事,責罰怎麼也跑不了了。

……

…………

-?我好像感覺可以突破了?”這時陳宇又發現了身體的另一個情況,那就是他可以突破後天了。“是可以突破了,不過我建議你再壓製一些時間。”秋蟬衣淡淡的提醒道。“為什麼?”陳宇下意識的問道。“第一,果實剛剛吸收,還需要時間改善你的身體情況,第二,你剛突破,根基不穩,需要沉澱,當然了,如果你急急,可以不用聽我的。”秋蟬衣平靜的說道,將最後的選擇權交給陳宇選擇。然而,陳宇聽完,想也不想說道,“行,聽你的,再壓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