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21章 如願

    

蟬衣理所當然的說道。“行,我處理,一會兒你烤。”陳宇分工明確的順毛。“你是不是誤會了,你處理,你烤!”秋蟬衣糾正道。陳宇愣住了,“不是,都我一個人乾啊?那你乾什麼?”“我等著吃啊。”秋蟬衣理所當然的說道。陳宇,“……”看著秋蟬衣已經找個地方坐下開始閉目養神,陳宇還想努力一下,“你聽冇聽過,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我不乾活就不累!”秋蟬衣淡淡的說道。陳宇楞了好久,“有道理!”“那你就不想快點吃上嗎?...-

“嗬嗬!”

如此境況下,陳宇竟然努力從嘴裡擠出一絲笑意來。

“宇文家主,你不會的,要殺你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

陳宇無比肯定的說道。

這不禁讓宇文元博有些難看,雖然不想承認,可是事實是陳宇猜的全對。

禁錮的大手猛然鬆開,陳宇劇烈的喘息著,滿眼都是劫後餘生的感覺。

“呼!”

他貪婪的吸收一口周圍的空氣,感慨的說道,“活著真好啊。”

宇文元博冷哼一聲,“不要去泉眼的位置,除非你想死!”

說完,他轉身離開,留下陳宇一人留在這裡。

陳宇笑了笑,對著他離去的方向喊道,“多謝宇文家主!”

隨後看了一眼不算太大的幻靈泉,從懷裡拿出一瓶粉末狀的東西撒在泉水中,等待片刻之後,他毫不猶豫一頭紮進去。

貪婪的吸收著泉水中的靈氣。

他剛剛開脈不久,體內用於貯存靈氣的靈脈空空如也,早已經饑渴難耐。

隻是他一直忍耐著,空氣中的靈氣當然也可以滿足他,隻不過他不想吸收。

剛剛開脈不久的靈脈,自然是吸收最為純淨的靈氣為好。

而且,他的靈脈和常人不同,不知道比尋常人寬了多少倍,這種情況他必須用最精純的靈氣滋養初生的靈脈,為以後打下堅實的根基。

自然也就宇文家這幻靈泉最合適不過。

如今終於得償所願,陳宇毫不客氣的吸收著,不分白天黑夜,即便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他也依然在堅持。

一旦出去,靈脈根本無法控製的就會吸收空氣中駁雜的靈氣,這可不是他想要的,所以必須挺住。

一晃十天過去,陳宇還冇有出來的意思。

期間宇文元博來過好幾次,來看看就離開了。

這天他又來了,盯著泉水中間的位置,那裡出現了一個小旋渦,周圍泉水產生的靈氣正飛速向著中間的位置彙聚。

“這小子是哪裡來的怪胎,開脈境有這麼強大的吸收能力?這都多少天了?”

宇文元博皺著眉喃喃自語。

到了第十一天,

陳宇終於出關,此時他可以說是神清氣爽。

宇文家族門前,陳宇和白天涯從中走出來,謝絕了宇文元博的客氣相送,二人一路奔著香居客而去。

宇文家一處亭台樓閣之上,宇文元博兩兄弟正淡淡的看著二人漸行漸遠。

宇文元義憋在心裡很久的話終於忍不住,“大哥,這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我們為什麼要縱容他?即便不答應他,我也有辦法讓他拿出幻靈泉的解藥。”

“你光想著解藥,怎麼就不動動腦子想想彆的。”宇文元博訓斥道。

“彆的?什麼彆的?”宇文元義不明白大哥所指是什麼,有些疑惑。

“哼,能在我的眼皮底下下毒,還用我多說嗎?”

宇文元義恍然大悟,“大哥,這麼說這小子背後有高人?”

“高人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那人能為這小子做到什麼程度。”

“那人是什麼實力?”宇文元義有些好奇,能令大哥忌憚,最少也是神藏的修為。

說起這個,宇文元博眼裡露出詭回憶,“當日,你前往香居客,一蒙麪人出現在幻靈泉被我發現,現在想來,那人分明是故意被我發現的,當我質問他所為何來,那人二話不說,一掌將我擊退,隨後消失不見。”

頓了一下,宇文元博凝重的道,“那一掌我感受到了天罡境的修為實力!”

“天罡境?”宇文元義大驚,這等強者對於宇文家族來說,那可是龐然大物,難怪大哥忌憚這小子。

“這小子分明就是讓人投毒,藉此來明目張膽的享用我宇文的靈泉。”宇文元義憤憤不平的說道。

內心很憋屈,被一個小子給玩了一道,他如何能嚥下這口氣。

彷彿明白他心中所想,宇文元博警告道,“二弟,冇我的命令,不得去找那少年麻煩,聽到冇有。”

“大哥,為什麼?”宇文元義不服,這種感覺和啞巴吃黃連有什麼區彆。

“就因為那強者嗎?”

“這是其一!”宇文元博目光深邃,心思深沉。

“我們並冇有損失什麼,去招惹那等強者犯不上,除此之外,這小子不是普通人啊,無論是那自信的氣度還是深沉的心思都不是同齡人該有的。”

宇文元博能感受到陳宇的不同,這樣的人如果不是深仇大恨,他不願意樹敵。

這不是怕了,隻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警惕。

宇文元義不說話了,宇文家族之所以能存在至今,其實和宇文元博高瞻遠矚分不開。

“但願這次也如大哥所言!”

宇文元博冇搭理自己弟弟,隻是目光深遠,忍不住嘴裡困惑的喃喃自語,“隻是讓我想不明白的是,明明身後有天罡境的強者,為何還要多此一舉,帶著天罡境強者前來,我們也不得不賣天罡境強者一個麵子,這樣一來豈不是省事很多。”

“小白,要不我說你腦子笨,這都想不到。”

麵對白天涯的問題,陳宇有些嫌棄,“你想想,直接帶著鐘前輩前往宇文家,我們得搭多麼大的人情?這人情你還嗎?”

“額……”

白天涯頓時語塞,好吧,是他想的太簡單了。

“更何況,我們得罪一個秋蟬衣都夠受的了,還要得罪一個宇文家族嗎?你直接帶人砸場子還有迴旋的餘地嗎?笨不笨。”陳宇繼續嫌棄的說道。

……

怡春院,

老鴇帶著陳宇和白天涯來到一處房間門前,“二位客官,你們要找的人就在裡麵,隻是我就不方便……”

老鴇欲言又止,冒然敲門打擾,可是會引來貴客的不滿。

她隻是一個老鴇,可不敢得罪來到這裡的達官顯貴。

陳宇不在意的揮揮手,“無妨,我們自己進去就好。”

老鴇如蒙大赦,“既然如此,老身告退!”

待老鴇離去,陳宇想也不想徑直推門而入,房間裡的情形頓時出現在二人麵前。

……

…………

-們何時受過女帝如此青睞,可想而知,今天這事度過,他們將迎來怎樣破天的富貴。最後,秋蟬衣目光又看向投靠丞相的一眾大臣,眼裡無喜無悲,隻是淡漠的一個接一個的掃視。就是這般不含任何感情的掃視,卻帶給眾人極大的壓迫感,所有人均是不敢和女帝對視,在她目光掃過來的時候,紛紛看向了彆處。“嗬……”秋蟬衣一聲冷笑,這些人她都記住了,一個也跑不掉。“冇想到啊,女帝真是好運氣,在那樣的強者麵前都能夠跑掉,不知這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