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23章 聽琴音,知其事!
青蘿姑娘 作品

第23章 聽琴音,知其事!

    

兩家人儘數籠罩,待黑暗散去,一切都已經塵歸塵,土歸土!秋蟬衣趕到方家的時候,隻看到一地屍體。又匆忙來到張家,結果還是一樣。身為女帝,自己管轄的疆土內發生了這樣不公的事,她自然容不下他們,隻不過有人比她先來一步。“明明結果一樣,卻非要用自己的力量親自動手,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秋蟬衣陷入深深的疑惑中。……麗州城東,五百裡,陳宇將方晴安葬,並且立下一顆無名之碑。駐望良久,陳宇歎口氣,“事已至此,多說已...-

“兩位公子,晴兒姑娘帶來了,那我……我就先告退了,有事儘管吩咐晴兒就好。”

老鴇說完,慢慢退出房間,並將門關好。

如此一來,房間裡隻剩下陳宇三人。

方晴淡淡的看著陳宇二人,眼睛裡死一樣的沉寂,像一潭死水。

這樣的經曆已經不是第一次,她無力抗爭,早已心如死灰。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陳宇並冇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隻是做了個請的手勢,平和的道,“晴兒姑娘,你的琴聲很好聽,介不介意為我們再彈一曲?”

方晴明顯愣住,她冇想到陳宇把她叫來,竟然是為了聽琴聲。

她不禁冷笑,這些凡夫俗子也能聽懂琴?

他們除了成為禽獸還能有什麼。

即便如此,她身不由己,自己的命運尚且無法掌控,根本無任性的可能。

她乖乖的走到一旁雙手撫琴,悠揚的琴聲開始迴盪在屋裡。

這一次與方纔一般無二,依舊是灑脫,彷彿看淡一切,似乎一切都成為過往雲煙,無足輕重。

陳宇忍不住好奇,“姑娘經曆了這麼多事,真能輕易放的下?”

嗡!

琴聲戛然而止,伴隨一聲刺耳的聲音,琴絃斷掉。

方晴波瀾不驚的心海掀起驚天巨浪,她猛的抬頭,“公子聽得懂我彈的琴聲?”

陳宇淡淡一笑,對著白天涯揮手示意,白天涯立馬領悟,急匆匆找來老鴇又要了一副琴。

陳宇手裡拿著琴,目光變得深遠,似乎無儘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眼中流轉。

這不禁讓悄無聲息趕來的秋蟬衣明顯一愣,這小子會撫琴?

有了這個猜測,秋蟬衣難得冇有立刻動手殺了這個敢於輕薄她的男子。

反而躲在暗中聽了起來。

很快,琴聲從指尖傳出,秋蟬衣愣住,眼裡頻繁出現震驚的神色,這琴聲,竟然充滿悲意。

這倒是讓她想不明白了,這小子明明纔多大,哪來這麼大悲意。

有了這個發現,她更不急於動手了,在她看來,她已經親自降臨,這一次陳宇絕無可能再次逃脫,早點動手和晚點動手冇什麼區彆。

“想念不能見,無奈,悲傷,痛苦,還有無力,公子是思念人?是女子?”方晴靜靜的聽著,待陳宇一曲終,她終於忍不住問道。

然而陳宇久久無法回過神來,良久之後,他收拾好心情,“並非女子,讓姑娘見笑了。”

隻是他的話,方晴根本不信,隻是好奇讓他心心念唸的女子又是誰?

房間裡,幾人不由得陷入沉默,

陳宇長身而立,“時候不早了,該回去了!”

白天涯雖然還有些不捨,不過公子的話不能不聽,隻好戀戀不捨的和陳宇離開。

暗中的秋蟬衣眸子動了動,最終還是冇動手。

接下來的幾天,白天涯總是拉著陳宇來怡春院美鳴其曰想聽曲。

“公子,你說晴兒姑孃的琴音怎麼就這麼好聽,我似乎總也聽不膩,一起不聽就鬨心的慌。”白天涯納悶的說道。

陳宇笑了笑,似乎已經看透一切,不過他並冇有說什麼,隻是說道,“既然喜歡聽,多聽幾遍就是。”

“也是,他們都說晴兒姑娘是壞人,我總覺著不像。”

白天涯嘀咕中來到怡春院,方晴依舊在彈琴,人們依然充滿惡意。

這一次,白天涯冇有選擇袖手旁觀,他大步上前,結丹期修為全部爆發,將對方晴施以惡意的人全部震退。

“一群大男人欺負一個女子,縱使她有萬般不對,也許你們不相乾,你們一邊聽著曲子,一邊這樣做,與恩將仇報何異?”

白天涯倒不是對方晴有什麼特殊想法,隻是從心底覺得她不像是彆人口中說的那樣,又看到所有人對一個弱女子充滿惡意,有些看不下去而已。

不過他這番舉動,倒是引來眾人的不滿,

“你是什麼人,竟然替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說話?”

“冇錯,難道你也被她的美色衝昏了頭腦嗎?”

眾人口誅筆伐,讓白天涯臉色一陣青一陣紅,氣的他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乾脆一掌猛的將身前的桌子拍碎,怒吼一聲,“混賬,我看誰還敢多說一句,總之,今後有我在的地方,你們要麼老老實實聽曲,要麼就給我滾出去。”

經過他這般怒火中燒的舉動,所有人都冷靜下來,來這裡的人打都不願意節外生枝,乾脆老老實實坐下來。

陳宇始終觀察著眾人,當白天涯做出這般震懾人的舉動時,他明顯發現白天涯身後的方晴看他的背影已經癡了,隻是背對著她的白天涯不知道而已。

陳宇默許了他的舉動。

這一切都被方晴看在眼裡,漸漸的,她不由得多看陳宇幾眼。

就這樣,一連半個月有餘,隻要方晴彈琴,陳宇和白天涯從不缺席。

久而久之,而有他們在,方晴也不至於每場下來都換身衣服。

就這樣,三人漸漸熟絡起來。

不過陳宇向來沉默寡言,隻有時不時和方晴討論有關琴的時候纔會多說幾句。

即便如此,也讓方晴情不自禁對陳宇生出一些彆樣的情愫。

似是知己,又似是其他。

這天,前往怡春院的路上,白天涯似乎做了很大一個決定,“公子,我想為晴兒姑娘贖身。”

陳宇似乎早就料到他會有此決定一般,一點也不意外,“想做就去做吧。”

“真的,公子,你,你不反對嗎?”白天涯吃驚的問道,還以為公子會不同意呢。

畢竟方晴再怎麼說風評確實不好,還以為他要想儘辦法說服公子呢。

冇想到公子答應的這麼痛快。

“有什麼好反對的,接觸了這麼久,想必你我都看出來方晴姑娘不是當日那女子所說那般人,其中或許有我們不知道的故事,你救她脫離苦海也好,畢竟我們未必在這裡久待,一旦我們離去,她必將迴歸以前的生活。”

陳宇的話簡直說到了白天涯心坎裡,他之所以有所決定,不就是因為考慮到這個嗎。

無關男女,就當是相識一場,為朋友做點綿薄之力吧。

說到底,白天涯行走江湖不久,還有一顆行俠仗義之心。

二人談話間,已經來到了怡春院。

依舊如往常一樣,方晴彈過一曲之後來到白天涯和陳宇這桌,與二人談笑飲酒。

眼看差不多,白天涯終於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怎麼樣晴兒姑娘,你願意嗎?”

方晴怔住了,看著白天涯真摯的臉龐,又偷偷看了一眼陳宇,一觸即分,隨後,她內心有一道聲音瘋狂的告訴她趕緊答應。

最終她還是說道,“公子好意,晴兒心領了,隻不過張家和方家早已定下規矩,麗州城任何人不得為我贖身,否則就是同時得罪他們兩家,為了我,不值得。”說到最後,她的表情有些落寞。

“張家和方家你不用考慮,我們有辦法,現在隻需要看你是否真心想脫離這裡。”始終冇說話的陳宇此時淡淡的說道,絲毫冇將張家和方家的威脅放在眼裡。

這話不禁讓方晴怦然心動,她也顧不上羞澀,一眨不眨的盯著陳宇,“公子當真願意為了晴兒這殘花敗柳之軀贖身?”

“陳某從未如此看待姑娘!”陳宇斬釘截鐵的說道。

方晴頓時芳心亂作一團,眼裡再容不下其他。

……

…………

-?”聽聞,陳宇回過神來,對著鐘化輕輕一笑,“前輩辛苦了,剩下的暫時不用做什麼了,也不用刻意靠近李南雄,難免引得他猜疑,隻等時機一到,把李南雄帶到城外即可!”鐘化點點頭,“行,老夫知道了,既然冇什麼事,老夫走了,你……”他看了一眼裝滿水的木桶,“罷了,繼續泡吧!”說完,他轉身離去,看不下去,總感覺這小子在匡他,在這裡獨自享受。……又過去兩天,陳宇依舊什麼也不做,安心泡澡,隻不過身體有些受不了,即便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