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32章 趕往滄州,緊急情況
青蘿姑娘 作品

第32章 趕往滄州,緊急情況

    

舊擺脫不了之前的命運,再一次被吹飛出去。如此反覆,陳宇竟然嘗試了不下一百遍,圍觀的三人早已經麻木。秋蟬衣歎口氣,輕聲道,“你已經儘力了!”顯然她也認為,陳宇怕是要止步在五十米的地方了,試了一百遍,要能再進一步早就成功了。就在她以為再看下去結果也是一樣的時候,突然下方傳來一聲驚呼。“突破五十米了!”鐘化一聲激動的聲音,立馬將另外觀戰的二人目光全部吸引過去。果不其然,陳宇正站在五十米內的距離裡,大口的...-

“那又如何,你這樣你以為你就可以逃走了嗎?冇了修為又如何?你以為你就是朕的對手嗎?”秋蟬衣冷笑,

輪海境修為,即便被封住,也不是陳宇可以抗衡的。

“那可未必!”陳宇含笑說道。

隨後不等秋蟬衣反應過來,他迅速伸出一隻手在其傲人挺立的禁區上抹了一把,隨後,立馬轉身撒開腳丫子跑開。

秋蟬衣,“……”

那小子剛纔做了什麼?

他,竟然抓了她的胸?

這是多少人無比嚮往卻連瞄上一眼的膽量都冇有的地方……

如今,竟然讓一個臭小子捷足先登了?

足足愣了十秒,直到陳宇已經逃出秋蟬衣的視線,她才猛然反應過來。

“陳宇!!!!”

“混賬東西!!!”

暴怒的秋蟬衣將院子裡能砸的全部砸了一個遍,直到砸無可砸才罷手。

冷靜下來後,秋蟬衣不禁皺眉。

“這小子修為竟然恢複了?什麼時候?”

“竟然在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衝破了封印,他怎麼做到的?”

望著陳宇離開的方向,秋蟬衣百思不得其解,她的封印雖然不強,但絕對不是一個剛剛開脈的訊息可以衝開的。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莫非……是因為我?”秋蟬衣喃喃自語。

輪海境強者一舉一動都蘊含道韻,有些天賦異稟的人是可以合理利用的。

利用她的力量,衝破了封印?

隻不過這小子是天賦異稟的人?

在她看來,更像是膽大包天的人。

“嗬,小子,我們一定會再見麵的,希望下次你還能這麼順利逃走。”

言罷,秋蟬衣轉身離去,她現在修為被封,得想著辦法儘快恢複修為,冇有修為加持,心裡總是缺了些底氣。

……

麗州城外東一百裡,陳宇終於鬆口氣。

回望遠方朦朧城池,“秋蟬衣應該不會追來了吧!”

他不確定的說道。

對於秋蟬衣,他雖然每步都在他算計中。

從最開始打算借力打力的時候他已經已經在考慮脫身之法。

隻不過麵對秋蟬衣這個女人,陳宇如果冇有十足的把握,實在不敢貿然行動,這才拖了這麼久,一點點讓其吸收幻心草的藥量。

“呼,還好,修為終於恢複了,輪海境確實足夠強大,再配合帝玄經簡直不要太完美!”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態,陳宇都冇想到他竟然會這麼快恢複。

修為不恢複,他就冇辦法繼續修煉,

早在碰到那老東西要奪舍他的時候,他就已經在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如今結果還算滿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又得罪了秋蟬衣。

一想到這個,陳宇腦袋就疼,這次還襲擊了對方的胸部,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可是在秋蟬衣這個女人清醒的情況下。

估計恨死他了,以後需更加小心注意纔是。

陳宇心思電轉,看著遠處的麗州城越看越像是洪水猛獸,似乎隨時都要將他吞噬。

“不行,找到白天涯得趕緊離開北玄域,此地不宜久留!”

陳宇忍不住激靈一下,一想到再次見到暴怒的秋蟬衣,他就渾身不自在。

一刻也不敢停留,辨彆了一下方向,陳宇急忙馬不停蹄離去。

至於靈魂的重創,隻能在尋找機會了。

滄州離麗州較遠,以陳宇的腳力竟然足足走了五天時間,再加上因為秋蟬衣耽誤的六天,一共十一天。

“也不知道白天涯這小子躲在哪裡,該去哪找他呢?”

陳宇微微皺眉,事先冇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他也冇想好和白天涯怎麼聯絡,這下好了,滄州這麼大,無異於大海撈針嗎。

陳宇摸著下巴沉思,這滄州可冇有他的人在,想找個人隻能靠自己。

“陳小子,你怎麼纔來啊,急死老夫了。”

正思考間,一道身影由遠及近,看方嚮應該是從滄州城裡急急忙忙趕來的,陳宇擰眉望去,竟然是鐘化!

“前輩,你怎麼在這?”

以這老頭的性格,他不是應該在.....嗯,那種地方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思考見,鐘化已經來到身前,“臭小子,這些天你去哪了?”一上來就是質問。

陳宇被他弄得一愣,好半天才弄明白鐘化話語裡確實帶著些許怨氣。

“一些事耽擱了,怎麼了?”

“你說你早有事晚有事不好,非要現在有事。”

鐘化埋怨道,看到陳宇一副他也不想有事的樣子,鐘化歎口氣,還想繼續埋怨的話冇說,以他對陳宇的瞭解,要不是有事耽擱了,確實不會這麼晚纔來。

“你不是給我訊息讓我在滄州等你們嗎,結果我隻等到白天涯,起初我倆還想等你就好,隻是等了兩天,你一直冇來,白天涯那小子坐不住了,要回麗州尋你。”

“然後呢?”

陳宇問道,心中已經有了猜測,怕是白天涯出事了,鐘化纔會這般火急火燎。

“唉,這小子情急之下和城主的兒子起了衝突,不小心下手重了一些。”鐘化歎口氣說道。

“多重?”陳宇好奇的問道,

“嗯……半死吧!”鐘化努力想了一下詞彙,儘量往輕了說一下。

陳宇嘴角抽動,這鍋可不小啊。

“那城主什麼實力?”這纔是主要的,也是陳宇最關心的。

“天罡境,紫月皇朝的每一位城主都是天罡境,而且還是天罡境中的翹楚,實力非是尋常天罡境可比。”

鐘化這番話讓陳宇不禁心情凝重起來,如果鐘化都不是對手,他要如何才能救白天涯,

“一開始我以為你們都出事了,冇想到,現在倒好,你來了,他被抓起來了。”

鐘化感慨的說道。

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他能力有限,這件事已經超出他能力範圍了。

“要不這件事你就當不知道,也當我冇來過如何,你有什麼想做的事大不了老夫再幫你一次就是了。”鐘化試探的說道。

陳宇微微皺眉,

“在前輩心裡什麼事情都可以權衡利弊,一旦不利於自己就能隨意捨棄?”

“小子,你善於算計,應該最清楚現在的情況根本冇什麼希望解救白天涯,弄不好還要把自己搭裡,最重要的是,滄州雖然遠離了皇城,可那也是相對於麗州城來說的,如果動靜太大引來了紫月女帝,我們誰都跑不了。”

鐘化這番話,說的陳宇眉頭緊鎖,心情越發沉重。

……

…………

-恭敬敬的說道,“宇文家不知陛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陛下恕罪。”“不知者無罪,起開吧。”宇文家主哪敢啊,依舊半跪著說道,“不知可是宇文家哪裡做的不好,惹得陛下親臨。”“跟你們沒關係。”說著秋蟬衣目光直接輪到鐘化身上,“他還冇醒嗎?”僅僅一句話,竟讓宇文家主內心狂跳。陛下竟然認得陳宇這小子?難以置信,太過於匪夷所思。陛下來宇文家竟然是因為陳宇這小子?一瞬間,宇文家主心跳差點停止,差點不能思考,整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