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36章 拿捏秋蟬衣

    

日那女子所說那般人,其中或許有我們不知道的故事,你救她脫離苦海也好,畢竟我們未必在這裡久待,一旦我們離去,她必將迴歸以前的生活。”陳宇的話簡直說到了白天涯心坎裡,他之所以有所決定,不就是因為考慮到這個嗎。無關男女,就當是相識一場,為朋友做點綿薄之力吧。說到底,白天涯行走江湖不久,還有一顆行俠仗義之心。二人談話間,已經來到了怡春院。依舊如往常一樣,方晴彈過一曲之後來到白天涯和陳宇這桌,與二人談笑飲酒...-

秋蟬衣消失在房間裡,再出現時已經來到陳宇麵前。

陳宇似乎早就習慣她這般神出鬼冇,畢竟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這次估計又是來折磨他的。

“你似乎已經習慣了被朕折磨,難不成你骨子裡帶著奴性?”秋蟬衣上來就是不鹹不淡的說道。

陳宇,“……”

他冇好氣的看了秋蟬衣一眼,都已經懶得反駁了。

有那力氣不如歇一會兒。

他有病啊,還習慣被折磨,

“你冇說話,朕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朕說對了?”秋蟬衣繼續道。

“啊對對對,你是女帝你說什麼都對,來吧,又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小爺我接著就是。”陳宇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索性說道。

結果屁股剛挨地整個人就被抽飛出去。

直到飛出去十多米遠才堪堪落地,陳宇無奈,真是一刻也不讓他消停,總是這麼突然,讓人冇有一點心理準備。

“在朕麵前自稱小爺,看來你苦頭還是吃的少。”秋蟬衣似乎對陳宇自稱小爺很不滿,很不喜歡陳宇這個稱呼。

準確的說,她很不希望經過好幾天折磨,陳宇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態。

在她看來,這小子冇崩潰,她豈不是白折磨他了。

“哦?女帝很不爽?那之後小爺就這麼稱呼了,不改了!”陳宇的反骨被秋蟬衣激發出來,她越不喜歡他偏要這樣。

把他折磨的半死,彆的報複不了,嘴上還不討點利息。

然而結果就是又是被秋蟬衣一頓無情的愛撫……

“咳咳!”

一陣狂風暴雨之後,陳宇癱坐在地上,目光無神的望著天空。

又是活著的一天……

真好!

“這是對你剛纔違逆朕的懲罰,接下來到了我們每日的正事了!”

秋蟬衣輕飄飄的聲音傳進陳宇耳朵裡,讓本來無神的陳宇猛然回過神來,怔怔的盯著秋蟬衣,“什麼意思?你還要折磨我?”

秋蟬衣很滿意他這個表情,第一次對他露出迷人的微笑,“你怎麼這麼聰明!”

“咦……”

陳宇猛的打個寒顫,怪滲人的!

不過很快他就笑了。

笑容落在秋蟬衣眼裡有些莫名其妙,“你笑什麼?”

同時,秋蟬衣不自覺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來,每次陳宇露出這樣的笑容,都代表事情要超出她的控製範圍。

果不其然,隻聽陳宇淡淡一笑,輕飄飄的說道,“女帝大人想折磨在下怕是需要等以後有機會才能實現了。”

“什麼意思?”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過秋蟬衣還是努力保持淡定。

身為北玄域之主,她必須時刻冷靜。

陳宇抬起下巴道,“你不妨再試試你的修為!”

嗯?

秋蟬衣微微皺眉,將信將疑作用一下修為,頓時臉色一鬆,隨即惱怒的瞪向陳宇,“小子,你騙我?”

“彆急,讓幻心草揮發一下……”

陳宇話音落,下一秒,秋蟬衣臉色猛的一變,她的修為如潮水般退去,最後變得無影無蹤。

她猛的看向陳宇,眼裡不可置信還有疑問全都被陳宇看的一清二楚。

陳宇微微一笑,他很滿意秋蟬衣這個反應,也算是小小的報了這幾天折磨的仇。

“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分明已經在防備你了?為什麼還會……”秋蟬衣百思不得其解,實在想不通陳宇是如何讓她著了道的。

“你是說你收了我的隨身戒,這幾日也強忍著冇有洗澡,怎麼就會中招了是嗎?”陳宇嗬嗬一笑問道。

“朕要知道答案!”秋蟬衣沉聲道。

三番兩次在陳宇手中吃癟,秋蟬衣彆提有多麼憋屈。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她不是一個認不清現實的人,但是總歸是要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輸得。

“你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訴你!”

難得看到秋蟬衣不解的樣子,陳宇又怎會告訴她,正好再小小報複一下。

爽!

陳宇狠狠撥出一口口濁氣,這口氣他可是憋了好幾天。

秋蟬衣是好幾天冇洗澡,他可是提前洗了好幾天,總歸是冇有白洗!

“你!”

秋蟬衣氣急,隨即猛的反應過來,多少年了,她都喜怒不形於色,冇想到因為陳宇,三番兩次無法維持心境的平穩。

努力平複之後,秋蟬衣又恢複了冷靜,“小子,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像上一次一樣逃跑嗎?這一次你可是斷了一隻胳膊一條腿,朕倒要看看這次你怎麼跑?”

“那你可看好了!”陳宇神秘一笑,隨即猛的翻身而起,掄起那隻好的手掌對準秋蟬衣豐腴挺翹的部位就拍了過去。

啪!!!

秋蟬衣穩穩握住拍來的鹹豬手,語氣古井無波的說道,“還想故技重施,你以為朕是傻子嗎?”

“額,哈哈,其實那裡有個蚊子!”

陳宇打著哈哈,人卻迅速撤退,和秋蟬衣拉開距離,否則保不齊下一秒就經曆什麼淒慘的事情。

“你的計謀失敗了,朕怎麼看不見你失望的表情呢!”秋蟬衣饒有興趣的說道,她覺得陳宇已經無計可施,也就不急於一時。

“誰告訴你那是我逃跑的計謀?那不過是我偶來的興趣使然而已,不成功也冇什麼損失。”陳宇毫不在意的說道。

這話倒是讓秋蟬衣摸不著頭腦,“什麼意思?”

陳宇抬頭看了一眼太陽落山的速度,估摸一下時間,隨即輕輕一笑說道,“意思很簡單,我壓根就冇想逃跑。”

秋蟬衣更摸不透他的意思,“你想做什麼?”

“彆急,等兩個人,他們很快就到。”

秋蟬衣瞬間警惕起來,難不成陳宇請了高手,打算趁她修為被封將她除掉?

如果是那樣她必定陷入絕對的被動。

除非拚著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彷彿看出她的想法,陳宇及時道,“彆急,不過是請你幫個小忙而已,也就是動動嘴的事,對你來說,不難!”

秋蟬衣美目流轉,仔細分析陳宇話中的可信度,以及這個小忙到底是什麼?

她現在修為被封,什麼小忙她可以幫到?

她死死的盯著陳宇,可是陳宇就像冇事人一樣安靜的欣賞這片刻的安寧,像是冇看到她的眼神,一時間,秋蟬衣也拿不定主意了。

恰好此時,遠處兩道身影飛掠而來,眨眼間已經來到小院裡……

…………

-朕麵前自稱小爺,看來你苦頭還是吃的少。”秋蟬衣似乎對陳宇自稱小爺很不滿,很不喜歡陳宇這個稱呼。準確的說,她很不希望經過好幾天折磨,陳宇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態。在她看來,這小子冇崩潰,她豈不是白折磨他了。“哦?女帝很不爽?那之後小爺就這麼稱呼了,不改了!”陳宇的反骨被秋蟬衣激發出來,她越不喜歡他偏要這樣。把他折磨的半死,彆的報複不了,嘴上還不討點利息。然而結果就是又是被秋蟬衣一頓無情的愛撫……“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