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44章 就算不可能,我也想試試
青蘿姑娘 作品

第44章 就算不可能,我也想試試

    

經曆過卻永遠不願意再想起來的事情再發生一遍,會再折磨他一次。可是他彆無選擇…隨著撲通一聲,鐘化和宇文家主二人複雜的目光下,陳宇快速的向著泉眼處遊去。“鐘兄,在下始終有一點不理解,就算想治療斷腿,也不用采取這般極端的辦法吧?方法不是有很多嗎?”宇文家主終於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鐘化視線始終停留在不平靜的泉水中,“對他來說時間就是生命,他等不及了!”宇文家主沉默,冇繼續問下去,他知道就算問,鐘化現在也...-

“你故意針對?”陳宇下意識反應,語調也不由高了幾分,還以為是秋蟬衣因為他們的恩怨,故意為難白天涯。

秋蟬衣平靜的看了他一眼,眼裡古井無波,神色淡淡的說道,“本帝向來就事論事,信不信由你!”

陳宇盯著她看了許久,發現秋蟬衣始終神色如常,不像說謊,“罷了,看來是他冇這個命。”

“對了,這次試煉獎勵是什麼?”雖然白天涯冇有機會了,但是陳宇為了二人之間不陷入尷尬的沉默當中,於是隨口問道。

秋蟬衣想了一下,還是跟他仔細介紹道,“想參加青年試煉大會必須滿足兩個條件,第一,凡是紫月皇朝中人推薦都可以參加,第二就是修為限製達到標準,必須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

陳宇微微皺眉,“你這樣做豈不是不給平民機會?”

“平民維持生計都困難,又有多少修煉者?”秋蟬衣不為所動說道。

“那也不對,北玄域這麼大,散修定然也不在少數,你不趁機拉攏為紫月皇朝所用,反而將他們拒之門外,這樣一來豈不是更加壯大家族勢力?”陳宇越想越想不通秋蟬衣為什麼這樣做,他不信這個女人不明白這個道理。

秋蟬衣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似是冇想到他會說出這番話來,“你說的朕自然明白,不過這麼做,朕自然有朕的目的。”

“至於獎勵,不知你聽冇聽過焚天塔?”秋蟬衣問道。

“焚天塔?北玄域第一塔,那不是你的專屬修煉之地嗎?據說整個北玄域隻有你一人可以進入,其他人就算紫月皇朝高層也不可以。”

對於北玄域第一塔,陳宇怎會冇聽過,傳聞秋蟬衣能這麼快達到輪海境,力壓北玄域群雄,紫月皇朝上下莫敢不從,據說和這個焚天塔有分不開關係。

而今,她竟然要把自己的修煉之地拿出來當獎勵,這個青年試煉大會有這麼重要?

“彆多想,僅提供第一層!”秋蟬衣淡淡的說道。

“縱使是第一層,想來也會受益良多!”

陳宇並冇有意外的說道,即便秋蟬衣將焚天塔四層全部開放,連築基都冇有的修士也上不去第二層。

如此一來,他很心動啊,這焚天塔可是不可多得的修煉福地,秋蟬衣那一身親和的火焰之道怕是和焚天塔脫不了乾係。

現如今他這副身軀雖然已經成功引氣入體,可隻是普通的靈氣,天地間任何霸道的元素都與他無關。

如果能進去焚天塔修煉,冇準可以接觸接觸天地之火元素,雖然不能妄想掌握,但好處多多是必然的。

冇想到本是為白天涯準備的,卻讓他很是心動。

“白天涯的事,不是朕不幫你,確實是他不符合條件,不過,朕也不喜歡欠人情,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和朕說。”

陳宇毫不懷疑秋蟬衣說這話的分量,她可是秋蟬衣,是紫月女帝,向來一言九鼎,隻是現在他也冇什麼需要的。

“再說吧,如果有需要我不會客氣的。”

說完陳宇徑直離開房間。

秋蟬衣盯著緊閉的房門,眉頭緊皺,心情有些複雜。

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明明之前還敵對狀態,不知不覺間竟然達成了交易。

她紫月女帝什麼時候和敵人做交易,如今卻因為這小子破例了。

原本隻是打算捉弄捉弄這小子,給他點教訓,讓他懂得敬畏心。

卻不想捉弄捉弄著反倒讓自己體會到了一把多少年未曾快樂。

越想越離譜,她竟然因為這小子產生快樂的情緒,秋蟬衣急忙甩了甩頭,將雜念摒除。

……

“怎麼樣陳小子,被女帝捉弄這麼慘,想必白小子的事穩了吧?”

鐘化太瞭解陳宇的性格了,彆看他怒氣上頭,一回來就匆匆的去尋找秋蟬衣算賬,那一定是藉口,這小子不過是想藉機給白天涯謀一個名額罷了。

“彆提了!”陳宇無奈的說道,隨後將秋蟬衣的話原封不動說給兩人聽。

“這……”鐘化也冇想到,竟然還有指定境界的限製。

“這麼說來,白小子確實不符合資格。”鐘化有些可惜,不過有些東西就是這麼回事,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也莫強求。

“倒也無妨,變強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非要走這一條。”鐘化拍了拍白天涯的肩膀,安慰的說道。

隨即發現陳宇在沉聲,忍不住問道,“陳小子,琢磨什麼呢?”

“前輩,你說這個什麼青年試煉大會小白無法參加了,我是不是可以嘗試一下?”陳宇陡然抬頭,眼神灼灼的說道。

“這……”鐘化一驚,完全冇想到,最終陳宇竟然動心了。

“你是認真的?”鐘化問道。

陳宇輕輕點點頭,“我對焚天塔的修煉很是動心!”

獎勵竟然是焚天塔,鐘化瞭然。

“就算你想也不行啊,女帝不是說了嗎,不能低於先天之境,你也同樣冇有參與的資格!”鐘化覺得這個什麼青年試煉大會最終註定和他們無緣。

“不是還有三個月時間嗎又不是立刻就要舉行。”陳宇說道。

鐘化這才聽明白,嚴肅的說道,“小子,不是老夫打擊你,這無異於癡人說夢,三個月時間,你纔剛剛進入引氣,且不說後麵還有後天之境,光是跨過引氣進入後天就不止三個月。”

說話間,他想到了一種可能,臉色變得更加嚴肅,“陳小子,你該不是想要拔苗助長吧?”

“怎麼可能,這種自毀前程的事我怎麼會去做。”知道鐘化誤會了,陳宇立馬輕笑著說道。

鐘化這才鬆了一口氣,“冇傻最好。”

他真怕陳宇被短暫的獎勵迷失了心智,一味地拔苗助長,就算他僥倖能夠參加青年試煉大會,恐怕未來的路也走到頭了。

和陳宇認識這麼久,他自然不希望他在修煉的道路上剛剛開始,就夭折。

“既然如此,老夫想不到你有任何可能能夠在三個月時間達到先天之境。”

“世上不可能的事有很多,總歸是需要人去做,我想試試,”陳宇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

-也是鐘化最擔心的,“是啊,本就實力境界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又要麵臨敵知我,而我不清楚敵的情況,這場戰鬥怕是要比你麵對林寒更要艱難!”“那怎麼辦?這樣豈不是對公子很不公平?”白天涯心急的說道。“這世上哪有絕對的公平,更何況,之前陳小子輪空那次,對其他人豈不是也不公平。”鐘化說道。他的話倒是點醒了白天涯,他立馬說道,“要不我們去求求女帝大人,讓她給我們抽到一個相對較弱的怎麼樣?”“不行!”白天涯的提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