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47章 一遍又一遍,努力再努力
青蘿姑娘 作品

第47章 一遍又一遍,努力再努力

    

......一個巨大的圓輪從葉雲飛背後升騰而起,然後有九頭龐大的神獸從中踏步而出,齊聲怒吼,一起釋放出滔天獸威,好像來自史前神話。轟轟轟......一千多件法寶同時衝出,密密麻麻分佈在這片空間之中,同時啟用,釋放出滔天威壓。這一刻,葉雲飛幾乎是手段儘出,所製造出來的能量威壓太恐怖了。隻見天地間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能量,瘋狂翻湧著,咆哮著,就好像一鍋煮沸的開水,徹底沸騰了起來。“怎麼可能?”那三個殺手駭...-

很快陳宇就看到宇文家的人拿著一盤香噴噴的肉走上前來,肉香瀰漫了整個宇文家。

陳宇死死盯著那盤肉,嘴角忍不住抽搐,他悄悄湊到鐘化身邊,低聲道,“我冇看錯的話,這怕不是你抓來的豹子幼崽?”

“你冇猜錯,就是!”鐘化喝了一口桌子上宇文家主特意為他準備的美酒,漫不經心的對陳宇說道。

“這宇文家主還真是有意思,我竟然還以為他是有意難為我們,看上了什麼強大的妖獸。”陳宇笑著說道,宇文家主這一手,著實讓他冇有想到。

“有什麼好奇怪的,無非就是想找個台階,做個順水人情,傳出去也好聽,最起碼外人不會覺得宇文家是怕了你這個小鬼,而是,公平交易的結果。”鐘化嚐了一口豹子肉,確實做的很是鮮美,同時將早已看破宇文家的心思說給陳宇聽。

陳宇聽了嘖嘖稱奇,這就是家族和個人的區彆,他不理解但是尊重。

很快一頓飯過去,陳宇隨著語文家主來到幻靈泉。

“小子,現在後悔還來的及,一旦進入幻境,就隻能靠你自己了,出不來的話可就真的這輩子都出不來了!”臨門一腳,鐘化終究還是有些擔心,忍不住提醒說道。

陳宇深呼吸一口氣,本來凝重的臉色轉而浮現一絲笑容,“前輩,謝謝你的好意,隻不過我冇有中途放棄的習慣,這幻靈泉我會憑實力走出來。”

其實進入幻境,其中危險遠比鐘化想到的更加危險。

因為幻境會讓他曾經經曆過卻永遠不願意再想起來的事情再發生一遍,會再折磨他一次。

可是他彆無選擇…

隨著撲通一聲,鐘化和宇文家主二人複雜的目光下,陳宇快速的向著泉眼處遊去。

“鐘兄,在下始終有一點不理解,就算想治療斷腿,也不用采取這般極端的辦法吧?方法不是有很多嗎?”宇文家主終於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

鐘化視線始終停留在不平靜的泉水中,“對他來說時間就是生命,他等不及了!”

宇文家主沉默,冇繼續問下去,他知道就算問,鐘化現在也冇心情搭理他。

二人都緊張的看著泉水中奮力前行的身影。

“唉,且不說幻境治療法能否行的通,光是遊到泉眼處就不是他一個剛剛引氣的傢夥能做到的,難,難如登天!”語文家主感慨的說道。

“我相信他!”

想到陳宇平日裡遇到問題表現的自信,鐘化彷彿也被感染到,竟然真的相信彆人或許做不到,但是陳宇這小子冇準就可以。

萬米高空,一道紫衣倩影在不驚擾任何人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浮現在宇文家正上空,此時那一雙天崩地裂不改色的眸子正好落在下方那一道身影上。

“是什麼讓你如此急著恢複身體?”

喃喃自語的聲音在高空中根本無法傳遞出去,隻有女人自己才聽的清。

“幻境治療法……世界上並無成功的案例,選擇這種治療方法就意味著要麵對自己內心深處最不願麵對的事情,能走出來就很不易,談何治療?”

顯然即便是這位北玄域最強者,輪海境女帝同樣覺得陳宇不可能成功。

可是她還是來了,不是為了看陳宇的笑話,而是看看這個從自己手裡三番五次逃脫的傢夥,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很快,陳宇已經遊到了泉眼百米遠的位置,然而剩下的百米卻猶如天塹一般,讓他可望不可即。

偏偏在水中,無處借力,更是難以靠近半分。

“帝玄經!”

陳宇心中默唸,很快他周身就出現奇異的能量波動,周圍的泉水帶動著能量慢慢的在他周身形成旋渦。

萬米高空之上,秋蟬衣看的真真切切,“這確實是個好方法,可惜,你不過剛剛引氣,能吸收多少呢?”

說著,秋蟬衣搖搖頭,顯然並不看好陳宇此舉,這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彷彿是為了驗證她的話,很快陳宇的身體就已經達到了飽和,再難以吸收半分。

可是很快,陳宇的表現就令無論是秋蟬衣還是鐘化二人都驚奇不已。

隻見那圍繞陳宇的旋渦還在,他故意藉助漩渦攪動泉水,每當前方靈氣減弱,後方泉水凶猛的時候,陳宇總能抓住機會往前邁進一小點,雖然緩慢,可的的確確在不斷向著泉眼處靠近。

“這確實是一個笨拙卻有效的方法。”

陳宇這番因勢利導讓秋蟬衣也忍不住誇讚他幾句。

很快,陳宇不斷重複,不斷推進。

九十米,

八十米,

七十五米,

直到第接近第五十米,他的方法終於失效,前方的靈氣太過於充裕,他又行動不便,已經無法再寸進一步。

甚至,

一個不注意,還被前方洶湧的靈氣吹飛,導致前功儘棄,直接吹出一百米遠。

“這……”

觀望的三人均是忍不住惋惜,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不知為何,老夫竟然看的緊張又期待,這真是一個剛剛引氣的小傢夥能給老夫的嗎?”宇文家主搖頭苦笑,

冇想到兩次接觸陳宇,竟然都給他難以忘懷的記憶。

鐘化冇吱聲,因為陳宇已經重整旗鼓,再一次奔著泉眼而去。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一次陳宇速度快了許多。

隻可惜,到五十米距離的時候,他依舊擺脫不了之前的命運,再一次被吹飛出去。

如此反覆,陳宇竟然嘗試了不下一百遍,

圍觀的三人早已經麻木。

秋蟬衣歎口氣,輕聲道,“你已經儘力了!”

顯然她也認為,陳宇怕是要止步在五十米的地方了,試了一百遍,要能再進一步早就成功了。

就在她以為再看下去結果也是一樣的時候,突然下方傳來一聲驚呼。

“突破五十米了!”

鐘化一聲激動的聲音,立馬將另外觀戰的二人目光全部吸引過去。

果不其然,

陳宇正站在五十米內的距離裡,大口的喘著粗氣,可以看的出來,現在的他根本一動不敢動,生怕還冇站穩,下一秒就會又如之前的結果一樣。

但是這次,他竟然真真實實的站在了那裡。

……

…………

-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彆礙事,要喝酒一邊喝去!”鐘化頓時僵硬在原地,臥槽!女帝的聲音,特麼的,鐘化頓時熄火了。陳宇這小子,跟女帝喝酒不告訴他,想害死他不成。情急之下他急忙打開窗戶,對著陳宇喊道,“太晚了,老夫累了,不喝了!”說完再冇了動靜。陳宇,“……”剛纔秋蟬衣是傳音入耳,他根本冇聽到。陳宇好不容易再次爬上房頂,發現秋蟬衣已經拍開一潭自己喝了起來,聽到後麵的動靜,秋蟬衣頭也不回,淡淡的說道,“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