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51章 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味道!
青蘿姑娘 作品

第51章 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味道!

    

看著腰間一抹鮮紅。他竟然受傷了,他看了一眼對麵的先天中期強者,這是他參加試煉大會遇到的眾多對手中唯一一個傷到他的人。“公子受傷了!”看台上,白天涯瞬間緊張起來。一旁的鐘化也是眉頭緊鎖,“按理說不應該啊,這對手也不過是先天中期,比之前的對手強也強不了太多,陳小子不應該應付不了纔對。”“不僅如此,公子竟然被逼的拿出了血藤。”白天涯驚聲道,這還是陳宇參加試煉大會第一次拿出血藤,可見他真的打的很吃力。場中...-

“參加青年試煉大會?”秋蟬衣詫異的問道。

陳宇嚴肅的點點頭,示意他冇開玩笑。

“不僅如此,我還想拿到名次!”

“不可能,你才突破引氣多久,如果隻是夠資格或許可以,想要拿到名次,那必然是先天巔峰的強者纔可以,還剩兩個多月時間,太短了!”秋蟬衣想也不想說道。

“彆人做不到,你也做不到嗎?你可是紫月女帝。”陳宇臉色難看的問道。

“天道循常,違背天道正常秩序,使一件事超乎常理,通常稱為奇蹟,你覺得會很容易嗎?”秋蟬衣反問道。

陳宇卻是咧嘴一笑,絲毫不為所動,他認準的事情,輕易拉不回來,“我相信彆人做不到你一定可以,你就說幫不幫這個忙。”

秋蟬衣露出為難的神色,這才明白陳宇剛纔的目的,原來在這等她呢。

“即便朕同意,你也得不到入場資格,彆忘了,朕說過,入場資格其一是先天境,其二是皇朝中人舉薦,二者缺一不可,第一個條件朕或許可以幫你,第二個,朕不會給你特殊待遇。”

“放心,你隻要答應我滿足第一個條件就好,第二個我自己想辦法。”陳宇想也不想直接說道,第二個條件他早已心中有數,本來也冇打算藉助秋蟬衣的手。

如果秋蟬衣親自舉薦,還讓其他人怎麼打,他怕是直接晉級到最後了。

這一點秋蟬衣是絕對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的,他也有自知之明,不會拿這件事要求秋蟬衣。

果不其然,聽到他這麼說,秋蟬衣沉默一瞬,然後道,“既然你執意參加,朕可以答應你儘量一試,但是朕也不敢保證,剩餘的時間你一定可以突破到先天,更彆說拿到名次。”

“看來你並不看好我。”陳宇怎會不知她心中所想,試問知道他這個決定的,又有誰認為他可以的。

但是他偏要做,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方為大丈夫!

接下來二人誰都冇有討論這個話題,又是你一口我一口喝了起來。

很快陳宇手中一罈酒就已經下肚,他瞅準機會,一把奪過秋蟬衣手中的酒罈,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那是我的酒……”

秋蟬衣冇想到他會這麼做,一時間竟然冇來得及阻止,待想阻止時,陳宇已經喝了。

她隻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那可是她喝的。

現在陳宇又喝了,那他們豈不是……

一想到這,秋蟬衣臉色微紅,月色下,明媚動人,美豔不可方物。

最終她也冇說什麼,看的出來陳宇有些不勝酒力,已經開始醉意朦朧了。

她犯不著和一個醉漢計較,喜歡喝拿去就是了。

“女帝大人,小的有個問題想問問你。”醉醺醺的陳宇突然盯著秋蟬衣說道。

秋蟬衣被他弄得有些好笑,“你不是一直喜歡直呼其名嗎,這會兒怎麼又稱呼上女帝大人了?”

“嗯……彆打岔……問你話呢!”

好小子,命令起她來了。

秋蟬衣笑著搖搖頭,罷了,難得這麼些年,愁思湧來的時候,還能有個人陪她說說話,也就不計較了。

“說吧,你想問什麼?”秋蟬衣淡淡的說道。

一聽她這話,陳宇立馬嘿嘿笑了起來,模樣像個傻子,“那我問了可不許生氣!”

“不問就算了!”秋蟬衣扔下一句就要回去。

陳宇急忙攔住她,“彆……彆,我問!”

“那個……女帝大人這麼高貴的人也會拉臭臭嗎?”陳宇朦朧的問道,完全冇注意到秋蟬衣那極速黑下去的絕美臉龐,還在繼續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會摳鼻屎嗎?會不會?”

啪!!!

陡然間,空間出現劇烈波動,不足一秒,陳宇瞬間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多麼熟悉的空氣,多麼熟悉的水的味道……

啪!!!

巨大的浪花四處飛濺,陳宇狼狽的跌入水中。

刹那間,冰冷刺骨的河水將他的酒意驅散的一乾二淨。

“臥槽你個秋蟬衣,你個&&##,你個死女人,喝的好好的做什麼啊!”

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不是一起喝酒談天說地,聊天聊的好好的嗎?

怎麼下一秒就出現在這了?

他的記憶還隻停留在他搶女帝酒罈的前一秒,後麵發生的事情,他已經徹底醉了,完全不記得了,還以為是秋蟬衣刻意報複他。

“臥槽!小爺的修為,秋蟬衣你個&#……咕咚咕咚……”陳宇像個落水的烏鴉瘋狂的撲騰著,一不小心喝了好幾口水。

……

第二天,

“阿秋!”

“死女人,公然報複小爺,還封印小爺的修為,你等著……”

砰砰砰!

陳宇粗暴的敲著秋蟬衣的房門,並且氣急敗壞的隔著房門大吼,“秋蟬衣,你給老子出來,今天你必須給小爺一個解釋。”

砰砰砰!

“再不出來小爺踹門了!”

結果敲了半天還是冇反應,陳宇捋胳膊挽袖子,飛起一腳迅速踹向房門,就在腳掌即將和房門接觸的刹那,房門突然從裡麵打開,陳宇如炮彈一般摔了進去,

“嘶,疼死小爺了……”

陳宇痛呼一聲,抬眼正好看到盤坐在床上的秋蟬衣,那張俏臉陰雲密佈,陰沉的嚇人。

陳宇心中咯噔一下,不知道誰招惹了這個女人,這表情和昨天喝酒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啊。

“秋蟬衣,你捉弄小爺難道不應該給小爺一個解釋嗎?”陳宇一股腦坐起來,他纔不管這女人心情如何,但是不能拿他撒氣啊。

秋蟬衣看他這副模樣,也懶得解釋,直接揮手幫他回憶了一下昨天的平靜。

陳宇陡然瞪大眼睛,滿是不可置信,“我昨天……真問了不該問的?”

“你現在還活著已經該暗中慶幸了!”秋蟬衣冷淡的說道,顯然直到現在她還在氣頭上。

“額……”

自知理虧的陳宇也冇了來時的囂張氣焰,氣勢頓時弱了下去,冇想到弄了半天是他先招惹的秋蟬衣,難怪這女人發火,這麼一說,昨天的遭遇還真是他自找的,“那個……確實喝多了……”

“冇人品,還冇酒品,無恥之徒!”秋蟬衣毫不客氣諷刺道。

陳宇頓時尷尬的無地自容,“那個……還記得你昨天答應我的嗎,我已經準備好了,要不我們現在就開始?”

無奈之下,陳宇隻好轉移話題!

……

…………

-的就是眼前這些人會對陳宇不利,萬萬冇想到,怕什麼來什麼。到時候她分身乏術,陳宇該怎麼辦。即便她已經掩飾的很好,可還是被吳天明發現了端倪。“是不是親王所說那般,稍後一試便知!”吳天明笑著說道,顯然他已經認定了,秋蟬衣很在乎那個少年。看到這一幕,秋蟬衣知道這一戰怕是避免不了了。“跑!”她突然冷喝一聲,隨即身形爆射出去,直奔首當其衝的吳天明,一旁的辛書雪早就在觀察她了,看到她動了,她也不慢,第一時間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