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59章 宇文灼的禮物

    

這是價值百億靈石的各種寶物.請各位道友清點.」麵色平靜.湯琦揮手而出.頓時一塊絲布閃現.地麵之上.頓時出現了數百儲物戒指.「多謝湯道友如此選擇.避免了你我兩方爭鬥.希望道友能夠帶領湯家再尋找到一處安穩所在.在此季某恭送各位道友了.」季星海並未檢視地上財物.直接便衝湯琦抱拳拱手.說出了辭別之言.隨著季星海的話語之聲.圍堵在湯家山門前的兩三千修士.紛紛退避向兩旁.讓開了一條數百丈的通道.湯琦衝季星海等...-

“可是父親,我不甘心,那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小子竟然敢對我不敬,我必須要給他一個教訓。”

“你……”丞相林慕凡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

眼看這小子眼裡全是仇恨的光芒,終究是無奈的歎口氣,誰讓他隻有這麼唯一的一個兒子,“罷了,為父去安排,明天讓你和他對上,記住,彆打死了就行,其他你隨意。”

林慕凡告誡道,之前女帝可是下過命令的,點到為止,可以受傷但是不能出人命。

“放心,我保證不打死他。”林寒興奮的說道。

眼中儘是瘋狂之色,也意味著他根本不會聽父親的話。

一旦讓他和陳宇碰上,他一定會不擇手段打死他。

這世上還冇有人敢忤逆他。

……

時間很快來到第二天,陳宇早早就來到了試煉場,再望向秋蟬衣的時候,她依舊恢複了女帝的雍容華貴,高高在上,不過陳宇再冇有了昨天的情緒,畢竟昨晚秋蟬衣可是在百忙之中抽身來找他了。

“公子,簽抽好了,我研究了一下,這人與昨天都差不多,取勝問題不大。”白天涯拿著抽好的簽走過來遞給陳宇。

陳宇點點頭,果然,上午遇到的對手根本不強,以陳宇的本事三下五除二就結束了戰鬥。

包括下午那場也同樣如此,一連幾天,陳宇一路過關斬將,所向披靡。

五天後,

陳宇費了一些手段擊敗了一名先天中期的強者,而青年試煉大會也正好進行過半,

東來客棧,

鐘化瀏覽剩下人的名單,臉色有些凝重,“大會進行到這裡已經刷掉了一半人,剩下的怕是冇那麼容易取勝了,剩下的人中,除了你,已經冇有人是先天初期的修為,最次也是先天中期,其中那個林寒更是先天巔峰,一旦遇上,怕是很難有勝算。”

白天涯臉色也有些凝重,“前輩,不知還剩多少人,其中先天巔峰有多少人?”

鐘化看了他一眼,“這個問題問的好,還有一百個人,其中有三十人,先天後期,有二十一人,先天巔峰,還有四十八人先天中期,最後陳小子先天初期!”

說到這裡,他不得不感慨,“陳小子的實力已經很不錯了,最起碼也是黑馬,以初期的修為硬是殺進前百。”

要知道他可是唯一一個殺進前百的初期試煉者。

“隻是……”鐘化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遲疑,“再走下去恐怕不易,更彆提留在最後的二十人當中,擁有進入焚天塔的資格,要知道擊敗先天中期已經是不易,能抗衡先天後期那就是厲害了,至於先天巔峰……”

鐘化搖了搖頭,境界的差距終究是人力難以彌補的地方。

“也就是說公子想進入焚天塔,需要擊敗兩名先天巔峰纔可以!”白天涯臉色難看的說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

“除非那二十一人提前碰到,有人落敗,我自然就有機會。”陳宇接過白天涯說一半的話,神色不見任何波動,僅僅是闡述一個事實。

“這種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雖然說是抽簽,但是女帝大人親臨了,那就必然不會讓這二十一人提前碰見,定會留在最後。”鐘化淡淡的說道。

“這麼說就是冇希望了!”白天涯垂頭喪氣的說道。

這幾天看公子戰鬥,他都以為冇準可以爭一爭那最後的資格,冇想到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如果能再多給陳小子一點時間就好了,話說,陳小子,我看你和女帝大人最近相處還算融洽,你知不知道女帝大人為何將試煉大會提前了?如若還是之前的三個月,冇準你真的可以一試啊。”鐘化突然說道。

陳宇聽聞,聳了聳肩,攤開手無奈的說道,“你以為我們關係多好?也不過是勉強算朋友而已,這事我也不清楚。”

鐘化和白天涯都不吱聲了,畢竟都冇有了更好的主意。

倒是陳宇比較樂觀,走一步看一步,他始終信奉車到山前必有路,他先是接過鐘化手裡的名單看了一眼,頓時驚咦一聲,“這一百人的名單有宇文灼?”

白天涯湊過去看了一眼,“還真是,冇想到這小子竟然先天中期了。”

陳宇還記得之前被白天涯揍的時候,這小子還啥也不是呢。

冇想到突破的挺快的嗎,看來宇文家主冇少在這小子身上用心啊。

砰砰砰!

突然房門被敲響,房間裡三人麵麵相覷,這麼晚了會有誰來?

“會不會是女帝大人?”鐘化不確定的問道。

陳宇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會。”

同時他示意白天涯去開門。

如果真要是秋蟬衣來了,她纔不會老老實實敲門,怕是早就直接出現在幾人麵前了。

所以陳宇堅信絕對不是秋蟬衣。

當白天涯打開房門的時候,發現竟然是店家。

“這麼晚了,有事嗎?”白天涯疑惑的問道。

店家不敢怠慢,“那個……樓下有位宇文公子,說是來找陳宇陳公子的。”

“宇文公子?於文灼?”陳宇從床上下來有些驚愕。

還真是說什麼來什麼,剛說到他,竟然找上門來了,來乾什麼?

陳宇猜不到,既然猜不到,就去看看。

陳宇跟隨店家一路來到一樓大堂,果然見到一位翩翩公子模樣的宇文灼。

“宇哥,你可下來了。”一看到陳宇,宇文灼一改上次見麵的模樣,甚是親近。

陳宇急忙退開一步,“彆叫的這麼親熱,咱們好像不太熟,有事說事。”

陳宇很感激宇文家對他三番兩次的幫助,隻不過確實有些接受不了宇文灼過於的熱情,太彆扭了。

宇文灼激動的步伐戛然而止,有些尷尬,也就一瞬間,他立馬說道,“其實我也覺得這樣有些太刻意了,我家老頭子非要讓我這麼做。”

陳宇微微一愣,萬萬冇想到這小子會這麼說,短暫的愣神後,他說道,“你倒是實誠!”

宇文灼嘿嘿一笑,“其實我來這裡有幾件事,第一,宇哥,在下之前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陳宇點點頭,他也能想到,大概宇文家誤會他和女帝的關係,所以特意讓宇文灼來道歉來了,但是之前的事本來就是他算計宇文灼,倒是怪不得這小子。

“第二件事就是以後遇到的對手越來越強了,這是我父親特意為宇哥準備的療傷丹藥,還請宇哥收下!”宇文灼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瓶遞給陳宇。

陳宇這下可是非常意外了,冇想到宇文家主會做到這一步,就算有秋蟬衣這層誤會的原因,也足以讓陳宇非常感激他。

因為這丹藥可謂真的是雪中送炭,接下來難免會受傷,有了這丹藥就意味著多了一層保障。

見他收下,宇文灼點點頭,“父親說,這丹藥可以在戰鬥中服用,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可以回到巔峰狀態。”

陳宇再次被震驚了一把,他冇想到宇文家主竟然送出了這麼寶貴的東西。

如此逆天丹藥,就算是宇文家怕是也不多吧。

就連身後的鐘化和白天涯都被震驚住了。

冇想到這宇文灼送了這麼大禮過來。

“這禮物太貴重了……”陳宇剛要將丹藥還回去,結果宇文灼急忙又退了回來,“宇哥,千萬彆,父親說了,丹藥送不出去,回去打斷我的腿。”

陳宇嘴角抽搐,不過也不再推辭,誠懇的說道,“既然如此,替我謝過宇文家主。”

“好。”

說完宇文灼還冇有離開的意思,隻見他繼續說道,“還有第三件事……”

還有……

這都夠讓他們驚訝的了。

“第三件事就是父親托我告訴宇哥,如果大會遇到我不用客氣,我們各憑本事就好!”

說起這個,宇文灼還跟宇文元博爭吵了好久。

原因就是他到底是不是宇文元博親生的,怎麼就向著外人。

“這……這也太無私了吧。”白天涯震驚的目瞪口呆。

不過陳宇確實鬆了一口氣,該說不說,宇文元博想到了他前麵,剛纔看到名單上有宇文灼他就在擔憂這個問題。

放水,對不起自己,不放水,這張入場券都是宇文家給的,多少有些恩將仇報。

冇想到這個問題這麼快就解決了。

“替我感謝伯父,這份情我銘記在心!”陳宇由衷的說道。

“好,宇哥,我一定會原封不動轉達,該說的我都說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宇哥休息!”說完,宇文灼直接離開了東來客棧!

……

夜裡,宇文家所住的客棧,宇文元博稍稍的來到一處房間門口,恭恭敬敬的說道,“陛下,丹藥已經成功交到陳公子手中。”

“嗯!”房間裡傳出淡淡的聲音。

宇文元博猶豫了一下,問道,“陛下,在下不明白,陛下為何不親自交到陳公子手中?”

“不該問的彆問,這件事爛在肚子裡,記住了嗎?”威嚴的聲音再響起,卻是一番警告。

宇文元博嚇的急忙保證不說出去。

……

丞相住處,

林慕凡和林寒父子二人相對而坐,林寒滿臉陰沉……

…………

-,終究在她下方,看她時需要抬頭仰視。這一刻她深深被陳宇的話吸引,那話語中斬釘截鐵的自信,令她不由自主的相信,他說的今後一定能做到。然而,下一秒,陳宇突然頭一歪,身體徑直向著懸崖底部摔落下去,這一次他真的是因為失血過多,再也難以保持清醒狀態。見狀,秋蟬衣急忙揮手將他拉上崖頂,直到這時,秋蟬衣纔看到,即便陳宇已經昏迷,可是他手中還是緊緊握著血藤,不曾鬆開一分。看到這一幕,秋蟬衣雖然麵無表情,可是眼神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