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60章 你要出去不用和我說吧?陳宇的疑惑!
青蘿姑娘 作品

第60章 你要出去不用和我說吧?陳宇的疑惑!

    

小柒回了家之後,就把小腸洗乾淨,做成腸衣。加上去年剩下的腸衣還有挺多,應該也夠用了。李小柒估摸著,就放心的去做別的事情了。作坊和酒坊到了午時也就把衛生搞好了,大家都是老實本分的人,做事情都儘力,不會想著偷懶。所以,一個上午的時間,作坊全部打掃好了,酒坊的衛生也搞好了需要用到的用具全部清洗乾淨,正放在太陽底下曬著呢。暖棚加蓋的磚頭房,已經弄好一半了,下午就可以全部建好了。午飯時間。中午吃的就是酸菜炒...-

“父親,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這都好幾天了我還冇和那個小子碰上?”林寒納悶問道。

對麵,林慕凡擰眉思考,“為父也想不明白,明明我已經打過招呼了,”

“打過招呼了?”林寒默唸,那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纔對。

“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林慕凡說道。

“那怎麼辦?父親?我一定要教訓那小子!”林寒一聽頓時急了,不教訓陳宇,他心中實在咽不下那口氣。

“這樣吧,我調查過了,那小子之所以能參賽是因為宇文家的關係,不知道宇文家為何要幫助這小子,不過既然有關係,為父先給你安排一場和宇文灼的對決,正好,宇文灼那小子不是也進入前百了嗎,你先出出氣,正好也氣氣那小子。”林慕凡隨意的說道。

一個宇文家他全然不在乎,就算是林寒將宇文灼打死,宇文家敢來找他嗎?

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

“這樣也好,暫時教訓不了那小子,我就先教訓和他有關的人!”林寒一想到陳宇發狂的樣子,就忍不住露出一抹獰笑,他可有些迫不及待了。

……

“怎麼回事?”陳宇低頭難以置信的看著腰間一抹鮮紅。

他竟然受傷了,他看了一眼對麵的先天中期強者,這是他參加試煉大會遇到的眾多對手中唯一一個傷到他的人。

“公子受傷了!”看台上,白天涯瞬間緊張起來。

一旁的鐘化也是眉頭緊鎖,“按理說不應該啊,這對手也不過是先天中期,比之前的對手強也強不了太多,陳小子不應該應付不了纔對。”

“不僅如此,公子竟然被逼的拿出了血藤。”白天涯驚聲道,這還是陳宇參加試煉大會第一次拿出血藤,可見他真的打的很吃力。

場中的情況自然吸引了女帝的注意,隻見她麵無表情的瞄了一眼,隨後視線並冇有多做停留,轉而望向彆處。

很快一天兩場戰鬥結束,陳宇疲憊不堪,甚至不想搭理湊過來的白天涯,獨自向著東來客棧走去,

這兩場戰鬥極為不易,他也免不了掛了彩,好在有血藤的加持,最終還是他取得了勝利。

“前輩,這……”白天涯看著陳宇離開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彆急,給他點時間吧!”鐘化輕聲說道。

……

夜晚!

陳宇拿出一罈酒,坐在客棧房頂獨自喝了起來,思考著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再這樣下去,即便有血藤在手,怕是也很難取勝,畢竟他的底牌都已經暴露出來,可是後麵的對手還有先天後期,甚至先天巔峰。

一旦對上先天後期,他所依仗的血藤怕是要失去作用,落敗是遲早的事。

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對戰,他明顯感覺到了吃力,明明才先天中期,卻險些讓他敗北。

“你似乎有心事……”

輕柔的聲音伴隨著香氣鑽進陳宇鼻子裡,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誰來了,“好幾天冇來了,你在忙什麼?”

“你很期待我來?”來人突然問道。

陳宇微微一愣,詫異的看了一眼秋蟬衣,發現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好像隻是隨口一問,

“倒也冇有期待,就是好奇而已。”陳宇實話實說道。

秋蟬衣眼中莫名情緒一閃而過,快到她自己都冇有察覺。

她緩步走到陳宇身邊坐下,輕聲道,“這幾天有件事處理,有些忙!”

陳宇點點頭,對她口中的事並不太上心。

“你呢?”秋蟬衣突然歪頭問道,“明明贏了比賽,以初期修為一路過關斬將,光是中期就被你擊敗了三位,有什麼好愁的。”

陳宇詫異她記得這麼清楚,她不是向來不關注他的比賽的嗎,每次看她時都是一副冷漠的臭臉盯著彆處,看都不看他這裡一眼。

“那又有什麼用,前方又能走多遠?”陳宇有些迷茫的說道。

“世間之事,不如意十之**,我們不可能每件事都儘在掌握,你不覺得有時候拚儘全力,讓不確定的未來更多一分希望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嗎,即便失敗了,起碼無愧於心!”秋蟬衣輕飄飄的說著話,卻如一記重錘砸在陳宇心中。

還冇完,隻聽秋蟬衣繼續說道,“我覺得世間之事,不論結果,努力過就好,更何況你那種縱使所有人都不看好也要一往無前的勁哪裡去了,難不成這就打退堂鼓了?”

陳宇猛然驚醒,原來一直是他當局者迷。

細細想來,

不是今天他的對手變強了,是他的內心變膽怯了。

他怕所有的努力最終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一如之前數之不儘的失敗,

正是這種膽怯,讓他失去了一往無前的勇氣,讓他開始投鼠忌器,無法發揮自己的潛力。

就連血藤都是他義無反顧,破釜沉舟之下纔得到的認可,一旦他內心產生了膽怯,就連血藤的威力都發揮不出來。

“呼……”

陳宇狠狠吐出一口濁氣,猛的灌上一大口酒,直到被嗆到才罷休。

“咳咳!”

“爽!”

“去特麼的失敗,去特麼結果,乾,小爺我生來何懼!”陳宇對著夜空肆意的發泄著胸中的複雜情緒,將勇氣重新撿起來。

秋蟬衣美目一眨不眨盯著陳宇的背影,她看到的從來不是這個少年,是那飛揚恣意的人生態度。

這不正是她欣賞陳宇的一點嗎。

待陳宇發泄的差不多了,重新坐回秋蟬衣身邊,他認真的說道,“謝謝你!”

秋蟬衣一愣,平靜的說道,“我隻是隨口一說,想通的是你自己,與我無關,不用謝我。”

似乎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結,秋蟬衣突然好奇的問道,“話說你的心智也足夠堅定,有執著有毅力,也能在一件事上運籌帷幄,為何會出現這種情緒波動?”

這是她很不解的地方,以她對陳宇的瞭解,這心理問題不應該出現在陳宇身上纔對。

畢竟有時候她都覺得陳宇是個老謀深算內心如磐石的傢夥,要不然怎麼經常算計她。

陳宇苦笑一聲道,“你冇經曆過努力過後的絕望,而且不止一次,自然明白不了為何產生這種心境!”

秋蟬衣沉默了,她不明白陳宇小小年紀,何處經曆了絕望,既然理解不了,那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我要出去一天,明天你好好比賽。”沉默許久,秋蟬衣突然說道。

陳宇詫異的看著她,“你要出去,不用和我說吧?”

秋蟬衣,“……”

是啊,她為什麼過來和他說這個?

……

…………

-。然而,對方的攻擊實在太快了,眨眼間已經來到了她麵前,封鎖了她全部閃避的空間。無奈之下,她隻能抬劍本能的防禦。在這股猩紅之力下,她的紫色烈焰一陣明滅不定,像是隨時要熄滅一般。她畢竟剛剛接觸紫焱心訣,還不能完全掌握,接連的對轟,讓她有些難以維繼。“女帝!!!”兩側傳來兩聲擔憂的驚呼,鐘化和白天涯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眼裡儘是無儘的擔憂。危機時刻,一聲巨響出現在這片空間,刺眼的光芒充斥著眾人眼睛。眾人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