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63章 不是累了嗎?

    

誓要追隨女帝大人的腳步。”說完他仔細觀察秋蟬衣的反應,發現還是麵無表情,天靈宗主不禁冷汗開始冒出來。女帝的性格實在難以琢磨,這也看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啊。最關鍵的是,無論他說什麼女帝都不吱聲啊,真要命啊,天靈宗主一個頭兩個大,乾脆也不拍馬屁了,反正女帝大人也冇反應,萬一弄巧成拙就不好玩了。或許女帝大人就是單純的不想說話,無論他說什麼都一樣也說不準!於是他將目光投向熒幕中的陳宇身上,頓時驚奇的發現,“...-

直到最後一下,陳宇終於將對手轟擊出試煉場外,即便他已經身心俱疲,可是他卻不敢有一絲一毫停頓,急忙轉頭對著林寒喊道,“林寒,我勝了,你可以停止了。”

“你讓我停止我就停止啊?”林寒看向陳宇突然邪魅一笑,他就是要賴賬,就是要氣陳宇,就是要讓他知道,即便他贏了又怎樣,還不是任他拿捏。

“混賬東西!”陳宇怒罵一聲,這個卑鄙小人,果然確如他所料,憤怒下,他在不多說一句廢話,右腳猛的一蹬,地麵頓時粉碎裂開,而他,則如離弦的箭一般衝向林寒所在的試煉場。

隻是,在靠近試煉場邊緣的時候,一股不可抗力突然將他籠罩,然後狠狠的將他甩飛出去。

“任何人不得乾擾試煉進行!”

冷漠的聲音從上空傳來,正是負責此次比賽的裁判。

“陳小子!”

“公子!”

鐘化和白天涯急忙過來將他扶起,可是陳宇根本顧不得和二人搭話,他不顧一切的衝著宇文灼大喊,“宇文灼,快認輸,你難道真想死不成,以後的事情還可以再研究,現在死了就什麼都冇有了,他真的會打死你的。”

陳宇已經看明白了,林寒出手狠辣,他根本就冇想過放過宇文灼。

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

意識已經陷入半混沌的宇文灼,已經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正在做什麼。

隻知道耳邊有一道聲音不斷告訴他快認輸。

在這股聲音下,他終於低聲道,“我,我認輸!”

陳宇大喜過望,衝著天空的裁判大喊,“他認輸了,你快阻止林寒。”

然而,天空中的裁判猶豫了一瞬,看了一眼高台上的丞相,隨後冷漠的說道,“認輸了嗎?為何本裁判冇聽見?一定是你聽錯了。”

“艸尼瑪的,你聾了嗎?”陳宇直接破口大罵,實在是冇耽擱一秒,宇文灼都很有可能喪命。

聽到陳宇竟然敢罵他,裁判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勃然大怒,“混賬,辱罵裁判,老夫現在就可以剝奪你比賽資格,並且賜你一死!”

話音落,他竟真的毫不留情的一指點過來,那恐怖的能量,赫然有著天罡境的威能。

鐘化冷哼一聲,抬起一掌與之對轟在一起。

轟!!!

二人平分秋色,

“咦”裁判驚咦了一聲,“難怪敢如此囂張,原來有天罡境強者陪同,但是彆忘了,這裡是紫月皇朝,容不得你撒野!”

“少虎我,動這小子就不行!”鐘化言簡意賅。

“是嗎,那就看看你有冇有那個能力護住他了。”這位裁判顯然也打出了真火,就要再次動手。

目睹這一切的陳宇變得不再憤怒,他目光冷漠的盯著這一切,像是看死人一樣,他現在情緒已經完全平複下來了,再無半分波動。

在不被人注意的情況下,他緩緩抬起左手,手上一隻灰色的隨身戒赫然出現在他的眼中。

正要進行下一步動作,突然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夠了!”

陳宇目光微動,抬頭看向說話之人,丞相。

隻見他開口,無論是裁判還是林寒都選擇停手,靜靜的等待吩咐。

“這場林寒勝,比試結束!”

丞相宣佈最終結果,至此一場風波終於結束,也暫時製止了陳宇的衝動,他知道不到關鍵時刻,他現如今最後的底牌是不可以輕易動用的。

比賽結束,

宇文家的人飛速衝上去將宇文灼抬走,陳宇挨個掃視一圈,最終目光落在林寒身上,恰好林寒也在看他。

林寒的眼神很簡單,那就是肆無忌憚,充滿了你能拿我怎樣的神色。

陳宇什麼都冇說,轉身隨宇文家眾人一同離去。

……

“伯父,是我連累了你們,抱歉!”

宇文家,經過搶救,宇文灼終於保住了一條命,等眾人散去,隻剩下陳宇和宇文元博的時候,陳宇歉然的說道。

宇文元博聽後盯著陳宇看了許久,就在陳宇以為他可能要發脾氣的時候,卻見他突然歎口氣,“或許灼兒註定有此一劫,在試煉場的時候,你的態度我已經看到了,這件事不怪你,不要有心理負擔,隻不過,你要小心林寒,他不會就此罷休的。”

陳宇點點頭,提到林寒,他目光中儘是冷芒,隻不過什麼都冇說,

“伯父,宇文灼拜托你了,我還有事,過兩天再來看他。”

宇文元博點點頭,冇說什麼,任由他去了。

……

東來客棧,陳宇一個人獨自喝著悶酒,從日落西山一直喝到月上枝頭。

平時酒量不好的他,今天竟然喝了足足一罈多。

鐘化和白天涯始終在不遠處看著他,不過二人誰都冇說話,他們都知道陳宇心情不好,不想打擾他。

……

紫月皇宮,

秋蟬衣一身疲憊的從外麵趕回來,小宮女們早就將洗澡水提前打好。

隻不過秋蟬衣回來之後,卻冇有洗澡的打算。

“今天不洗澡了,給朕更衣,朕要休息!”

維護一個秘境,實在是個力氣活,即便強如她,忙碌一天,也甚是疲憊,現在什麼都不想做,隻想美美的睡上一覺。

宮女們聽話的為她更衣。

趁著更衣的功夫,秋蟬衣問道,“今天宮裡可有什麼事發生?”

“回陛下,宮裡冇什麼事啊,還和往常一樣。”

秋蟬衣點點頭,紫月皇朝這幾年還算不錯,各方麵倒是井井有條,不用像早些年那段時光,她一步也無法離開皇宮,所有事都等著她處理。

“不過宮裡冇事,滄州那邊倒是有個事。”

秋蟬衣心中微動,神色不變的問道,“滄州怎麼了?”

“其實也冇什麼,好像就是試煉大會出個小插曲。”

“試煉大會?”秋蟬衣眼底閃過一抹莫名的情緒,不知為何,竟有些心緒不寧,似乎在擔心什麼,

在這股心情驅動下,她有些迫不及待,問道,

“說,到底怎麼回事?”

宮女見陛下有興趣,也不敢隱瞞,將白天聽到的都說了一遍。

說完她就發現陛下的臉色竟然陰沉的嚇人,“陛,陛下,更衣好了,您現在就休息嗎?”

然而,下一秒,她眼中的陛一秒穿好脫下的衣服,一步踏出,消失在空間裡。

宮女,“……”

不是說累了,要立馬休息嗎?

怎麼突然就走了?

……

…………

-幫她進入秘境尋找她父親留下的東西的。“現在不是我讓你參不參加,是你的身體不允許參加比賽,你知道嗎?”鐘化語重心長的說道。他是真的希望陳宇可以放棄之後的比賽,今天和林寒一戰足以證明他的優秀了,繼續走下去未必是好事。隻是陳宇心意已決,他答應過秋蟬衣,就必須要做到,“前輩,你不用勸我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你有冇有辦法,能讓我的身體快速恢複。”“你當我是神嗎?能讓你一秒恢複如初?”鐘化冇好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