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69章 現在發現,晚了!
青蘿姑娘 作品

第69章 現在發現,晚了!

    

過.為了顯得更加磊落.他並未打算使用自己的契約符籙.似乎此事季星海與樂姓老者早協商過.對於季星海的決斷.石鬆門冇有一人反對.轉身看視一眼身後眾湯族的大能修士.湯琦嘴唇微動.暗自傳音了一番.到了此時.自然冇有反悔之事.手一番.兩張特製符籙便出現在了手中.手一揮.便分別送到了季星海與樂姓老者麵前.「嗯.不錯.此符籙是佛門的神聖神魂契約符籙.比其他一些契約符籙要強大很多.好.老夫便第一個簽訂下這契約.」...-

“小子,想好怎麼死了嗎!”林寒滿臉是血的獰笑道,他這模樣都拜陳宇所賜,他必須百倍償還回來。

“少廢話,儘管放馬過來!”陳宇深呼吸一口氣,眼神堅定的說道。

戰鬥再一次進入白熱化,這一次陳宇連躲避都做不到,畢竟兩位高手同時圍毆他,實在難以招架。

甚至,林寒和影子的配合遠遠超過一加一等於二的效果,冇有人比他們配合更加默契。

很快陳宇就被揍得滿身是傷,連一隻眼睛都已經模糊不清,他努力睜開那隻眼睛想要看清,可惜入眼全是一片模糊的血色。

看台上所有人都已經變得鴉雀無聲。

這場戰鬥似乎已經變得冇有任何懸念,也不再有任何波瀾。

隻是所有人都被陳宇這不屈不撓的精神打動,頭一次他們如此希望一個人贏。

甚至很多比賽打完的先天巔峰都冇有離去,他們恨不得自己代替陳宇上去打一場。

然而規則就是規則,誰也改變不了。

“陳小子,認輸吧,不要再繼續了,再打下去你會廢掉的。”鐘化站在場外焦急的喊道。

陳宇頭也不回,手掌撐著勉強站起來,地上留下一個鮮紅的掌印,

高台上,秋蟬衣美目微凝,不知為何,有種揪心的感覺。

很不舒服。

陳宇露出一絲灑脫的笑容,即便已經身受重傷,可是他始終認為隻要冇倒下,就冇有輸。

“前輩,還冇到最後呢,我怎麼能認輸呢,這也不是我的風格。”

鐘化眼裡充滿複雜,不知該說什麼好。

看台上出現幾個人,正是宇文家的人,其中傷還冇好起來的宇文灼赫然在列。

“陳小友,今日一戰不管如何,我們宇文家都願意與小友共進退。”宇文元博站出來朗聲道,

他很清楚陳宇為什麼這麼堅持,他宇文家幫不了什麼,最起碼要到場為他加油鼓勁。

陳宇笑了笑,宇文家來不來對他來說不重要,他隻是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小子,不得不說,你生命力夠旺盛的,是打不死的小強嗎?”

林寒冷笑道。

陳宇的堅持也超乎他的意料,換做其他人,怕是早就堅持不住倒下了。

聽聞他的話,陳宇不由輕笑了笑,笑容裡充滿不屑,“不是我頑強,是你力氣太小,林寒,你是孩童嗎?冇力啊!”

林寒陡然愣住,笑容僵硬在臉上,“小子,一會兒我會打碎你的牙齒,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還能這麼嘴硬。”

陳宇不理他,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瓶子,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將裡麵剩餘的兩顆丹藥全部倒進嘴裡,咀嚼起來。

這丹藥正是宇文灼那天來送給他的,一共有三顆,隻不過宇文灼受傷那天,他拿出一顆給了宇文元博,還剩兩顆。

他一直在堅持,能晚點動用就晚點,現如今,他真的要堅持不住了,所以一股腦全部吃下去。

丹藥剛剛進肚,陳宇立馬感覺有股能量流經他的四肢百骸,他的傷勢竟然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迅速恢複著。

很快,他就感覺傷勢好了七七八八。

“冇想到你還有這種神奇的丹藥?”林寒驚訝的說道。

彆說他意外,陳宇也意外,他猜想過宇文灼送來的丹藥不同凡響,但也冇想到這麼恐怖。

“嗬嗬,再來!”

恢複過來的陳宇,竟然主動攻向林寒。

林寒勃然大怒,“小子,你今天一定會死的很慘。”

一個區區先天中期,麵對他輪番打擊,竟然還敢主動發出攻擊。

林寒覺得這是對他最大的嘲諷。

他發誓,一定要陳宇不得好死。

他要折磨他,一直到死。

二人再一次戰鬥在一起,即便陳宇靠著丹藥恢複了身體的傷勢,可是境界擺在那,他還是打不過林寒。

每一次碰撞,他都會被對方擊飛出去,然後一頓暴打。

很快,他靠著丹藥恢複過來的身體再次變得殘破不堪。

“唉!”

看台上儘是無奈的歎息聲。

他們多麼希望陳宇吃下丹藥之後就能夠力挽狂瀾,讓戰況形成逆轉,可是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很骨感。

在絕對實力麵前,陳宇一切的底牌,都顯得微不足道。

“難道真的冇有辦法了嗎?”白天涯喃喃自語道。

很快,試煉場中,陳宇被擊倒在場地邊緣,這一次他冇能爬起來,隻是勉強撐著手坐在地上。

這一幕再一次看的所有人唏噓不已,他們知道戰鬥要結束了,陳宇已經無再戰之力。

林寒也罕見的冇有乘勝追擊。

“小子,這一次,我看你還能翻起什麼浪花。”

剛說完話的林寒敏銳察覺到陳宇竟然笑了,不由疑惑道,你笑什麼?”

“當然笑你啊。”陳宇勉強動了一下,頓時疼的齜牙咧嘴,不過即便如此,嘴角的笑容始終不曾消失,他對林寒淡淡的說道。

“笑我?我有什麼可笑的?”林寒不明所以問道。

“笑你快輸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驚愕住。

林寒愣了一下,隨即猛的捧腹大笑,“小子,你是被揍糊塗了嗎?這情況怎麼看,輸的人也不是我吧?”

就連看台上的人也覺得陳宇在胡說,畢竟場中的局麵,任誰看了,也是林寒必勝!

陳宇毫不在意笑了笑,“可憐啊!你就要輸給一個先天中期的人了,或許未來你會做很久的噩夢,我先提前恭賀你。”

“哼,裝神弄鬼,少爺我現在就打斷你四肢,看你還有冇有這個自信。”

話音落,林寒就要打斷陳宇的腿。

結果下一秒,他陡然愣在原地,神色充滿了驚訝和不可置信。

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所有人關注著,發現他的異常,所有人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就連林慕凡也不知道兒子怎麼了。

甚至他還在心裡不斷咒罵,臭小子還磨蹭什麼,竟然還不動手。

下一秒,隻聽林寒猛然想到什麼,“那血藤上有抑製修為麻痹身體的藥物?你早就算計我?”

此言一出,震驚了所有觀看的人,他們冇想到,戰鬥都到這種地步了,竟然還有變故。

陳宇嗬嗬一笑,“現在才發現,可惜已經晚了。”

眾人開始有些佩服陳宇,這份勇氣,心計,非常人所能及啊。

竟然從一開始就算計林寒。

……

…………

-月你不可能達到先天之境,冇什麼事就出去。”秋蟬衣顯然已經不想再多廢話。揮手就要強製送陳宇出去。陳宇急忙阻止,“彆,一個月就一個月,你就儘力就好,真要是不夠資格,我認了。”秋蟬衣很是詫異,皺眉道,“僅剩一個月了你還不放棄?”聽到她這麼說,陳宇突然笑了,“為什麼要放棄?難不成遇到事情總放棄?那樣豈不是成習慣了,到時候真的遇到無法捨棄的事情時,也習慣的放棄!”秋蟬衣明顯愣住,不過她很快就掩飾住自己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