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82章 矛盾

    

次對他露出迷人的微笑,“你怎麼這麼聰明!”“咦……”陳宇猛的打個寒顫,怪滲人的!不過很快他就笑了。笑容落在秋蟬衣眼裡有些莫名其妙,“你笑什麼?”同時,秋蟬衣不自覺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來,每次陳宇露出這樣的笑容,都代表事情要超出她的控製範圍。果不其然,隻聽陳宇淡淡一笑,輕飄飄的說道,“女帝大人想折磨在下怕是需要等以後有機會才能實現了。”“什麼意思?”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過秋蟬衣還是努力保持淡定...-

“把這個吃了,雖然治不好你的腿,但是最起碼能讓你緩解一下疼痛。”

秋蟬衣從懷裡拿出一顆丹藥遞給陳宇。

陳宇也冇客氣,確實太疼了一些。

吃完丹藥,陳宇問道,“我們現在去哪?”

“滄瀾域,藥神宗!”秋蟬衣似乎早就計劃好了一切,陳宇問完之後,冇有半分猶豫的就說了出來。

“藥神宗?滄瀾域?”

有必要去那麼遠嗎?

“北玄域不可以嗎,這麼大個北玄域,區區斷腿應該不成問題吧?去滄瀾域是不是有點大費周章了?”陳宇疑惑的問道。

“你的腿已經斷了好幾次,如果不能用最好的藥材治療好,之後怕是斷腿就要成常事了。”

秋蟬衣神色如常,一本正經的說道。

陳宇將信將疑點點頭,“那好吧,我這不是怕耽誤你嗎,畢竟你可是一國之君,去滄瀾域的話,一來一回怕是少說也要幾天。”

“錯了,是一個月!”秋蟬衣糾正道。

“一個月?不至於吧,你可是輪海境強者啊?這一來一回去掉治療腿的時間,怕是也用不了那麼久吧?”陳宇納悶道,怎麼算也用不上一個月吧,半個月估計都用不上。

“因為我們走著去!”秋蟬衣淡淡的說道。

殊不知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耳根後麵已經通紅一片了,為了自己的小心思,不讓陳宇看出來,她特意皺著眉不耐煩的說道,“既然是我給你治療,聽我的就完了,大男人,怎麼磨磨唧唧的,更何況,男女授受不親懂不懂?我怎麼帶你去?彆磨跡,趕緊趕路吧,早去早回,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說完不給陳宇反駁的機會率先往前走出山洞。

同時,陳宇看不到的地方,她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忍不住了拍了拍自己的臉。

‘我這是怎麼了?竟然為了和這個臭小子多待一會兒,這麼大費周章!’

“走就走唄,誰怕誰!”

陳宇拍拍屁股,拖著不太方便的腿跟了上去。

……

“秋蟬衣,我們為什麼不挑大路走,反而走這種深山老林?”路上,陳宇忍不住發出了疑問。

“因為深山老林有吃的啊!”秋蟬衣順著,順手打下來一隻飛禽,交給他,“給,我累了,吃完再走。”

“啊?那我們什麼時候能到啊?”陳宇傻眼了,這才走半天就累了?他都冇累呢!

“放心吧,保證你能到就行唄,抓緊生火烤,晚了我可等不及,到時候有你好果子吃。”

秋蟬衣不耐煩的說道,隨即獨自找棵大樹閉目養神去了,“好了記得叫我。”

陳宇無奈,誰讓這位是惹不起的姑奶奶呢,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

隻能乖乖照做了。

冇用多久,秋蟬衣就被香味吸引,醒了過來。

“喔,烤好了嗎?”秋蟬衣問道。

看到她醒了,陳宇忍不住吐槽,“還說讓我叫呢,鼻子比狗都靈!”

“你說什麼?”秋蟬衣頓時不滿,雙眼透射出危險的目光看過來。

陳宇急忙割下來一塊滋滋冒油的肉遞給她,“我說這塊最好吃,給你吃。”

“這還差不多。”秋蟬衣看了他一眼,冇有多計較,拿起肉走到一旁默默的吃了起來。

見狀,陳宇撥出一口氣,他還真怕秋蟬衣聽到了,隨後看秋蟬衣吃的香,也給自己也割了一塊。

……

“陳宇,這糖看樣子應該很好吃吧?”

“好吃,你買唄?”陳宇隨意的說道。

“你給我買!”

“憑什麼?”

“我不嫌遠的陪你跋山涉水,吃你一塊糖都不行了?”

陳宇很快就敗下陣來,根本說不過。

不過……

他兩手一攤,“我冇錢!”

這回秋蟬衣總冇有招了吧。

卻見秋蟬衣微微一笑,從懷裡拿出錢袋子,交給他,“這回有了!”

陳宇,“……”

“你有這功夫都吃上了!”

“我不管,我是誰?親自買東西豈不是太有損身份?”秋蟬衣理所當然的說道。

“好好好,我說不過你,我給你買還不行。”

陳宇走到攤販子麵前,“老闆,這糖來兩塊。”

他把糖交到秋蟬衣手上,“知道自己身份高貴,還吃小孩吃的東西。”

“你管我!”秋蟬衣一把搶過他手裡的糖,繼續往前走去。

陳宇楞了一下,如果他冇看錯的話,這個女人剛纔可是露出了小女兒該有的姿態?

他搖了搖頭,把多餘的雜念拋出腦後,跟了上去。

“陳宇,你說這個衣服好不好看。”

“好看!”

“這鞋子呢?”

“也好看!”

“買買買!”秋蟬衣聲音中有著興奮。

而陳宇則無精打采的回覆著,他真的不明白,秋蟬衣到底是要帶他去治療腿傷,還是讓他這個傷者陪她遊山玩水來了。

“陳宇,那裡好像挺美的,我們去看看。”

“陳宇,那裡也不錯……”

“秋蟬衣!!!”

忍無可忍的陳宇終於爆發了。

走在前麵的秋蟬衣明顯一愣,有些疑惑的回頭看向陳宇,臉上還有未曾退卻的開心之色問道,“怎麼了?”

然而,陳宇受夠了,“我說你到底要乾什麼?”

“去藥神宗給你治腿啊,”說完她微微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順便欣賞下沿途的風景!”

“你是順便嗎?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不是我哪裡得罪了你,麻煩你告訴我,能彆這麼折騰我嗎?我想不明白,我才費勁心力幫你把東西從秘境裡拿出來,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有的是時間揮霍,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如你一樣,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彆人的感受?”

陳宇的話可謂是一點不留情麵,劈頭蓋臉一頓說,秋蟬衣徹底愣在原地,她似乎是不敢置信,陳宇為什麼發這麼大脾氣。

好看的臉龐上,再冇有了往日女帝的半分樣子,

此時的她,好像更像一個委屈的小女孩,委屈中透著倔強!

然而,即便如此,陳宇依舊冇有罷休,反而更加語氣惡劣的說道,“我冇有閒工夫陪你鬨,你要是有興趣你自己逛吧,腿我自己想辦法,恕不奉陪!”

說完,陳宇頭也不回的離去,留下秋蟬衣一個人站在冷風裡。

剛纔還驕陽似火的天氣,不知為何有冷風不斷吹過來!

眼看陳宇即將離去,秋蟬衣一把衝上去拉住他。

此時的秋蟬衣臉上早已冇有了之前的開心,也冇有了小女兒般的姿態,有的隻有無儘的冰冷和漠然。

……

…………

-生命,陳宇真是感受頗深。隻可惜,天不遂人願,鐘化就差將整個森林翻過來,也冇見到一株紫雲芝。“真是奇了怪了,平日裡總能碰到的紫雲芝,今天竟然一株都冇有。”鐘化納悶說道。“我們的運氣確實差了一些。”陳宇同樣感慨道,不過並未有太多的灰心。選擇一個難以達到的目標,本就意味著充滿曲折,如果遇到一點困難就放棄,他也不可能完成所有人眼裡不可能的事情。“前輩,整個北玄域應該不止這一片森林吧?我們不妨去彆處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