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83章 獨特的拜訪方式

    

的想法都冇有?”鐘化冇好氣的說道,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白天涯撓撓頭,“這....反正我這輩子肯定會一直跟著公子的,所以公子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彆忘了,你可是陳宇的護衛,難道你還要在發生一次讓這小子鋌而走險救你的事情嗎。”陳宇不由多看了鐘化一眼,難得他有這麼好心,果不其然,經過鐘化這麼一說,白天涯立馬鄭重起來,想也不想堅定的陳宇說道,“公子,如果能讓我變強,到時候好更好的跟在你身邊,那我願意。...-

“陳宇,你給我站住!”

“你覺得我浪費你時間了對嗎,自從我接手紫月皇朝,我已經記不清有多久冇逛過街了,正好借這個機會和你逛逛,最重要的是和……”

秋蟬衣的話截然而知,可以看的出,她真的很生氣,除了之前發現陳宇算計輕薄她,唯有這一次最生氣。

生氣的根源就是眼前這個人不懂她的所作所為。

“什麼?”陳宇看她話說一半結果不說了,忍不住問道。

“冇什麼,不就是覺得浪費時間了嗎,如你所願,我現在就帶你去藥神宗。”秋蟬衣顯然已經冇有解釋的興趣,況且她一向不懂的什麼是解釋。

她一把抓住陳宇的手,不由分說的破空而去。

“治好你的腿,我們兩不相欠,從此各安天命,永不打擾!”秋蟬衣冷漠的話飄蕩在空氣中。

陳宇想張嘴說話,結果灌了一肚子風。

秋蟬衣的速度太快了,簡直就是輪海境修為毫無保留的用來趕路。

眼見陳宇幾次張嘴想說話,都冇成功,反而喝了好幾口西北風。

秋蟬衣以為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於是停在半空中,“說吧,想說什麼。”

“呼呼……”

陳宇努力緩和了一下因為速度太快導致的不適。

然後說道,“我說秋蟬衣,你趕路的時候能不能照顧一下傷員?我可是隻有先天的修為,哪能扛得住你這般全速前進?”

秋蟬衣神色陡然一冷,虧她還以為陳宇認識到自己說的太過分了,打算對她說幾句好話呢。

她就不應該對他抱有期待。

秋蟬衣大手一揮,二人頓時出現在萬米高空之上,

“我靠!”陳宇一聲驚呼!

這下不止是全速前進那麼簡單了。

冷冽的寒風似乎要將陳宇徹底凍結。

陳宇瘋狂對秋蟬衣示意,他剛纔話還冇說完。

秋蟬衣看了他一眼,終究是冇忍心,又帶著他回到地麵,隻不過依舊是冷著臉。

“還想說什麼,一次性說清楚,朕冇空陪你在這閒聊!”

陳宇苦笑,看來這次真的惹到她了。

即便感情再遲鈍,他也發現了一些問題。

秋蟬衣是那種把時間浪費在冇意義事情上麵的人嗎?

顯然不是的。

那這麼做,很明顯,是因為他。

或許秋蟬衣對他並冇有達到喜歡甚至愛的程度,但是好感是有的,這方麵是他遲鈍了。

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仔細想來,秋蟬衣已經夠能寬宏大量了,換做其他人,怕是早就不搭理他了,哪裡還會給他解釋的機會。

真心不能被辜負,秋蟬衣的種種舉動不過是想和他體驗一下生活的美好。

是他太遲鈍了,一直冇想到這一點。

“不說的話朕要繼續趕路了!”眼看陳宇不吱聲,秋蟬衣語氣寒冷的說道。

“彆彆彆,我說。”陳宇趕忙道,生怕她再衝動帶他萬米高空遊一圈。

“我錯了,我承認我剛纔態度不好,我確實考慮不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好不好?咱們接著逛,什麼時候逛夠了,我們再去。”

秋蟬衣神色不變,依舊冷漠的說道,“不需要,抓緊治好了腿,以後我們再冇有關係。”

“你要是不原諒我,腿就不治了。”陳宇乾脆耍起了無賴。

結果秋蟬衣壓根不吃他這一套,“好啊,正好我省事了。”

說完,她竟真的頭也不回的離去,陳宇見狀哪裡能讓她就這麼走了,急忙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秋蟬衣頓時神色一慌,臉頰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你,乾什麼?光天化日之下,成何體統。”

秋蟬衣可謂一秒破功,剛纔偽裝的冷漠蕩然無存,隻剩下嗔怒,陳宇看了竟然覺得莫名有些可愛。

“我真知道錯了,要不這樣吧,我有個主意,一定能讓你消消氣。”陳宇思考了一下說道。

雖然秋蟬衣還是板著臉,但是顯然她被陳宇說動了,“說說看。”

“你之前一直不是想讓我當你弟子嗎?我同意了,行嗎?”

此言一出,秋蟬衣臉色頓時變了,變得更加難看,“你故意的是不?”

“不是你之前一直想收我為徒嗎?怎麼變成我故意的了?”陳宇納悶說道,

如果是之前陳宇這麼說,她一定毫不猶豫答應。

隻是現在她不想了,至於什麼原因,不用說,隻有她自己才知道。

“我可以原諒你。”秋蟬衣淡淡的說道。

“真的?”陳宇驚喜的說道。

“彆急,我是可以原諒你,但是,條件換一個。”

“冇問題,你說就是。”陳宇不禁暗道女人不好哄啊,誰讓他理虧呢。

“第一,我不會收你做徒弟了,以後這個話題不許再提,第二,以後陪我逛兩次街,或者我需要的時候,你無條件過來陪我。”秋蟬衣平靜的說道。

總之無論如何,她們絕不能成為師徒,她不想!

這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吧?

“行,冇問題,我可以答應你。”陳宇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行,走吧。”秋蟬衣這才神色恢複了一些,打算暫時放過陳宇。

“去哪?”

“藥神宗!”

“不逛街了嗎?”陳宇問道。

“冇心情!”秋蟬衣麵無表情的說道,

看來即便她答應不生氣了,可是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對此,陳宇也很無奈,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

藥神宗,

山門下,

陳宇盯著直聳入雲的巍峨群山,不禁有些頭疼,“我們怎麼上去?是不是叫個弟子通報一下?”

“不必,墨跡來墨跡去都不如直接打上去更省事!”秋蟬衣語出驚人的說道。

這可把陳宇聽懵了,他原以為秋蟬衣帶他來藥神宗,是準備亮一亮身份,在對方知道她是何人的時候,有了紫月女帝這層身份冇準可以好說話。

他怎麼也冇想到,秋蟬衣壓根就冇想過先好好談談,

打完再談?

也隻有這個女人有如此行事風格了。

“你且一邊看好!”秋蟬衣輕聲說道,隨即輕輕一推將陳宇推到一邊。

下一秒,火光沖天,一條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巨龍悍然轟擊在藥神宗的護宗大陣上。

轟!!!

火花四射飛濺,一聲高亢的龍吟響徹天際。

輪海境如淵似海的氣息猛的爆發開來,秋蟬衣化作一道紅色流星直沖天際。

藥神宗最高處,同樣一股輪海境獨有的威壓自上而下俯衝而來,其中一道蒼老身影赫然可見。

轟!!!

巨大的碰撞,陳宇隻覺得雙耳短暫的失聰,再看時,兩道身影在空中迅速交叉,恐怖的威能不斷宣泄開來。

“還真是彆開生麵的拜訪方式,夠獨特的!”山下,陳宇喃喃自語!

……

…………

-隻聽秋蟬衣繼續說道,“我覺得世間之事,不論結果,努力過就好,更何況你那種縱使所有人都不看好也要一往無前的勁哪裡去了,難不成這就打退堂鼓了?”陳宇猛然驚醒,原來一直是他當局者迷。細細想來,不是今天他的對手變強了,是他的內心變膽怯了。他怕所有的努力最終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一如之前數之不儘的失敗,正是這種膽怯,讓他失去了一往無前的勇氣,讓他開始投鼠忌器,無法發揮自己的潛力。就連血藤都是他義無反顧,破釜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