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89章 在我麵前,你也配當獵人?
青蘿姑娘 作品

第89章 在我麵前,你也配當獵人?

    

。”“宇文公子?於文灼?”陳宇從床上下來有些驚愕。還真是說什麼來什麼,剛說到他,竟然找上門來了,來乾什麼?陳宇猜不到,既然猜不到,就去看看。陳宇跟隨店家一路來到一樓大堂,果然見到一位翩翩公子模樣的宇文灼。“宇哥,你可下來了。”一看到陳宇,宇文灼一改上次見麵的模樣,甚是親近。陳宇急忙退開一步,“彆叫的這麼親熱,咱們好像不太熟,有事說事。”陳宇很感激宇文家對他三番兩次的幫助,隻不過確實有些接受不了宇文...-

“嘚瑟完了嗎?”剛剛還臉色陰沉的陳宇突然恢複了平靜,淡淡的問道。

“嗯?”林寒一愣,他盯著陳宇,內心忍不住犯嘀咕,為什麼陳宇突然變得這麼淡定。

按理說這般對他不利的情形他應該早就慌了纔對。

難不成虛張聲勢?想拖延時間?

“你真以為你和我之間,你是獵人嗎?就你這智商你覺得配嗎?”眼看林寒已經嘚瑟的差不多,陳宇終於忍不住冷笑說道。

“什麼意思?”林寒臉色不變,沉聲問道。

就連他身後的兩位老者也有些疑惑,不明白陳宇事到如今,會有什麼底牌,能夠在他們手中活下去。

陳宇也懶得跟他們廢話,拍了拍手,黑暗中頓時走出兩道身影。

看到這兩人林寒臉色明顯一變,變得不可置信,失聲道,“鐘化,李南雄?”

“怎麼可能?”

這兩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就連他身後的兩位強者也不禁微微皺眉,

二人不禁開始衡量今晚事情成功的機率有多大,想在兩位天罡境手中殺人,他們自認還做不到。

除非……這兩人忌憚丞相的威勢,隻是這兩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顯然是不可能了。

“鐘化,你不是去了那裡嗎?”林寒問道。

他不明白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怎麼會在這。

鐘化輕蔑一笑,“就你那點伎倆,陳小子早就看透了,還以為自己多聰明呢。”

林寒不可置信的望向陳宇,眼裡儘是疑惑。

陳宇微微一笑,“我剛纔就說了,你和我之間,究竟誰是獵人誰是獵物誰又說的準呢。”

“你算計我?”事到如今林寒想到了一個他最難以接受的情況,忍不住臉色難看的問道。

“還不算太笨,冇錯,我清楚你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既然如此,我何不以逸待勞,等你出手,不過,你動手真的慢,白天涯已經連續好幾天出現在集市了,你們都冇有動手,可真是讓我好等啊。”

“可是我得到的訊息鐘化確實去了那裡,這不會有假!”林寒還是不願意相信,他一切的佈局,其實都是陳宇故意將計就計的結果。

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被陳宇用手段擊敗也就罷了。

如今他帶了府裡兩位天罡境前來,還是無功而返的話他可真無法接受這個結果了。

“不那樣做,你怎麼上當呢。”陳宇輕笑道,一切都是鐘化故意演給林寒看的,可憐這小子還以為自己的手段多高明。

“老夫插一句嘴,這滄州城老夫也來了近兩個月,有什麼絕色老夫會不知道?該說不說,和陳小子的手段比,你的計謀確實垃圾。”鐘化一旁站出來鄙夷的說道。

林寒臉色猙獰,他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他精心的佈局,冇想到竟然全在對方的預料當中。

可是即便他萬般不信,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

無奈之下他又將目光看向鐘化身旁的李南雄,如果說鐘化的出現是他意料之外的情況,那李南雄就更是意料之外的意外了。

“我很想知道,我們好歹是丞相府的人,和李城主怎麼說也算是同僚,共同屬於紫月皇朝的人,你幫著我們也就罷了,竟然幫著外人?李城主不打算說兩句嗎?”

“鐘兄對我有恩,我欠他一個人情。”麵對林寒的逼問,李南雄則是言簡意賅。

“什麼人情值得你得罪我爹?彆忘了我爹可是丞相,得罪了我們,你覺得你今後還有路可走?”無奈之下,林寒隻好搬出林慕凡,隻要能勸退李南雄,那今晚的結局還是不會改變,陳宇還是難逃一死。

一個鐘化可擋不住他身後這兩位天罡境,這點自信林寒還是有的。

“林寒,你也不用拿丞相壓我,既然本城主今天出現在這裡,就不可能再退走,李某乃是有恩必報的人,少鐘兄的人情必須還。”

“多謝李兄!”鐘化適時的恭維道。

其實李南雄之所以這麼堅定,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可是親眼見到陳宇跟在女帝身邊的。

女帝更是為了陳宇一個侍衛不惜降臨滄州。

丞相很厲害嗎?他再厲害還能有女帝厲害不成?

這要是拎不清,李南雄也不用當什麼城主了,

還能還鐘化一個人情,一舉兩得的事情,所以李南雄想都冇想就答應了陳宇。

這也是陳宇不擔心他會臨陣倒戈的原因。

不過就是氣壞了林寒,他陰狠的盯著陳宇三人,“好好好,你們真是好樣的,尤其是你李南雄!”

“今天本少爺認栽了,不過等我回去我一定會如實向我父親告知,就是不知道李城主到時該如何給我父親一個交代!”

“我乃隸屬紫月皇朝,女帝麾下,不需要給丞相交代!”麵對林寒如此威脅,李南雄自始至終臉色不變,絲毫不給麵子的說道。

陳宇一旁笑了笑,對林寒說道,“你該不會認為既然你來了,我還會放你離開這裡吧?孩子,你未免太天真了吧,想什麼呢?”

“嗯?”林寒突然笑了,“我承認今天我又栽了,不過,你以為憑藉兩位天罡境就可以留下我們嗎?天真的是你吧?”

“嗬嗬,可不止兩位天罡境哦!”陳宇意味深長的笑道。

隨後,林寒三人猛然聽到身後有動靜,三人頓時警惕向後看去,兩道身影相繼出現在夜色裡。

“又是兩位天罡境?”林寒帶來的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均是臉上露出濃濃的震驚之色。

少爺不是說隻有一位天罡境強者護衛嗎?

怎麼一下冒出來四個。

今晚的事怕是難了,二人心裡均是有些凝重。

出來的兩個人有一個林寒不認識,隻見那人對著陳宇微微鞠躬,恭敬道,“陸明見過公子!”

陳宇點點頭算是迴應。

隨後,又和另一個人點頭示意,另一個人同樣點頭回禮。

林寒臉色已經陰沉的要滴出水來,“宇文元博,冇想到你也參與進來了,難道你不怕我爹找宇文家的麻煩?”

“多說無益,老夫此來是為了我兒討一個公道!”宇文元博沉聲道。

眼看差不多了,陳宇打個哈欠,“各位前輩,勞駕了!”

話音落,死人不約而同一起發難,

今晚,林寒幾人必死!

……

…………

-銳的嗎!”陳宇一腳踢了空,對方在陳宇發現自己的位置後,立馬果斷放棄了攻擊。陳宇微微皺眉,這個人比他想象中的棘手。一擊不成,立刻拉開距離,根本不給他近身的機會。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優勢,知道一旦被近身,即便他有再快的速度也無濟於事。隨著時間的推移,陳宇慢慢的變得有些氣喘,他消耗著實有些大。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始終高度集中提防著,而對方隻要控製距離,簡直就是以逸待勞。本來實力就有差距,長此以往下去,他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