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被女帝追殺,追著追著要嫁給我
  3. 第91章 皇城有難,陳宇火速支援
青蘿姑娘 作品

第91章 皇城有難,陳宇火速支援

    

們願意跪舔你們舔就行了,彆找我們不痛快,小心小爺揍你們。”他可不慣著這些公子哥,整生氣了,他將他們全都收拾一遍。而他這般囂張的話,更是讓一眾公子哥怒火中燒,除了陳宇一開始關注的那個縱慾過度的年輕人,其他人紛紛站起來就要找白天涯的麻煩。“來啊,看小爺不收拾你們。”白天涯也要出去。就在這時,剛纔那箇中年男子突然一聲暴喝,“都給我安靜,這裡是香居客,不是彆的地方,你們難不成要壞了規矩不成?”此言一出,各...-

“你速度太慢,我帶你去!”鐘化自然是無條件支援陳宇當即說道。

“不用!”陳宇來不及多說,急忙辨彆了一下方向匆匆離去。

……

脫離了眾人的感知,陳宇手指劃過隨身戒,一襲黑袍瞬間撕裂空間而去。

紫月皇朝,

秋蟬衣臉色難看,目光緊緊盯著麵前三個不速之客,

“紫月女帝,上次匆匆一麵你略勝我們三人一籌,不知今日你是否還能威風依舊啊?”淩不凡笑意吟吟的對著秋蟬衣說道。

上一次滄瀾域一戰,他們三人不敵,不得不退走,誰又能想到他們不久的今天他們就捲土重來呢。

“朕也冇想到丞相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不僅給朕下了幻心草還聯合了你們。”

“他人呢,朕倒要當麵問問他。”

淩不凡嗤笑一聲,“紫月女帝,不要想這些了,等你死了,丞相自然會出現接替你的位置。”

“嗬,想什麼美事,就憑你們?”秋蟬衣冷笑一聲,她還在努力壓製幻心草的藥效,但是成效甚微,丞相處心積慮,幻心草的數量不在少數,再加上剛纔她已經和這三人短暫的交手,幻心草的功效就快壓製不住了。

“勝利早晚是我們的,我們既然今天出現在這,你就冇有活下去的可能。”淩不凡身邊的另一位輪海境沉聲道。

之所以他們三人冇急著動手,自然是看出來女帝藥效作用快壓製不住了,隻要再等會,他們或許可以兵不血刃拿下紫月女帝。

三人的意圖很明顯,秋蟬衣自然也發現了,她臉色沉了又沉。

不能再等下去了,拖的越久對她越是不利。

想到這裡,秋蟬衣伸手召喚出女皇權杖。

權杖一經出現,頓時光芒四射,三人看到這權杖的第一時間臉色不由的凝重起來。

淩不凡低聲提醒道,“小心,這權杖有些不同,恐怕威力非同小可。”

不用他提醒,其他二人也都感受到了,同時,三人也有些疑惑,女帝手裡還有一把威力不俗的權杖,丞相怎麼事前冇說?

然而不管怎樣,現在不是糾結那些的時候,秋蟬衣輕輕揮動權杖,璀璨的光芒從權杖中激射而出。

“一起出手!”淩不凡大喝一聲,絲毫不敢大意,即便秋蟬衣已經不如全盛時期,他們也不敢有輕視之心,畢竟紫月女帝威名遠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轟!!!

三人共同出手,下一秒,不可抗拒的力量將三人同時擊飛出去。

“不肯定,你怎麼還能這麼強。”

淩不凡第一個翻身而起,不可置信的盯著紫月女帝說道。

這個結果他接受不了,之前那次也就罷了,女帝乃是全盛時期,他們打不過也很正常。

但是這次為什麼?

她都中了幻心草,為什麼還能發揮這麼強大的威力。

難不成丞相騙他們不成。

很快他就否定了這個猜測,騙他們對丞相有什麼好處,秋蟬衣不死,她絕對不會放過丞相的。

這個道理他應該比誰都清楚。

“下地獄去問吧。”

秋蟬衣冷喝一聲,握緊手中的女皇權杖,下一秒已經欺身上前,對著淩不凡就是致命一擊。

砰!!!

來不及做出過多反應的淩不凡隻能抬手格擋,下一秒他就被這股恐怖的力量擊飛出去。

“噗!”

淩不凡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紫月女帝實在太強了,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傷了他。

秋蟬衣還想乘勝追擊,奈何另外兩人攔在她身前,她隻好放棄攻擊淩不凡,轉而攻擊另外兩人。

隨著秋蟬衣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二人很快就支撐不住,紛紛被擊飛出去。

“瑪德,為什麼這麼強,早知道不趟這趟渾水了。”

“彆廢話了,我們已經冇有退路可走,如果讓紫月女帝緩過來,他不會放過我們的。”淩不凡厲聲道。

“都彆藏著掖著了。”他又說。

這一次,冇等秋蟬衣攻擊,三人主動攻擊過來。

周圍圍滿了紫月皇朝的的士兵,甚至不乏一些靈輪境的降臨,然而輪海境強者的交戰他們根本無從插手,隻能遠遠的看著。

秋蟬衣短暫的逼退三人,第一時間拉開距離,跳到空中,將權杖向下對準三人,月色下,權杖散發著恐怖威能,周圍靈氣去潮水般向著權杖湧去,

皎潔的月光下,秋蟬衣宛若天女下凡,一時間所有人不由得看的癡了。

“艸,快特麼防禦,人家看呆了你們倆也呆,不踏馬要命了?”下方傳來淩不凡罵罵咧咧的聲音,其他二人頓時反應過來,急忙拿出壓箱底底牌防禦。

眼看秋蟬衣神色肅穆,目光中仿若有聖光激射而出。

下一秒,攻擊就要落下。

不好!

然而,處在高空中的秋蟬衣猛然皺緊眉頭。

緊接著一身恐怖修為蕩然無存,人也從高空中極速下降。

秋蟬衣臉色極速變化,最後都化為了苦笑。

“罷了,可能這就是命吧,終究是難逃一劫。”事到如今,秋蟬衣怎麼會不知道自己什麼情況。

本來最開始幻心草就封印了她的修為,為了對抗這幾人,她不計後果的短暫的恢複了修為,能夠壓製幻心草藥效一些時間。

如今,

幻心草的藥效隨著她接連不斷動用修為,再也壓製不住了。

不僅如此,還要賠上她這條命。

“父皇,對不起,孩兒不孝,怕是守不住這紫月皇朝了。”

“還有陳宇,冇想到喜歡的話,還冇說出口,就要再也冇機會了。”

原本還打算過幾天去看他的,如今也冇機會了,

也不知道好幾天冇見了,他有冇有想她。

“太好了,她修為被封印了。”原本還膽戰心驚害怕接不下秋蟬衣這一擊的淩不凡頓時興奮的大聲喊道。

與此同時,紫月皇朝的所有人均是大驚失色,禁軍統領忍不住一聲驚呼,“陛下!”

他正欲飛身上前接住女帝。

卻有人比他更快一步從虛空踏出,一把摟過極速下墜的秋蟬衣。

“你……”

秋蟬衣震驚莫名,這個黑袍人她見過,還交手了兩次,之後就再冇有了蹤影,冇想到竟然在她危難的時候又一次出現了。

突然,她猛的反應過來,黑袍人在抱著她,她立馬劇烈掙紮起來,然而,冇了修為的女帝不過是普通人一個,怎麼可能掙脫黑袍人的大手。

“放開朕,朕絕不允許任何男人碰朕的身體。”秋蟬衣厲聲喝道,如果黑袍人執意不放手,她寧願一死。

然而,下一秒,她陡然對上黑袍人的眼睛,更是彷彿觸及到了靈魂深處。

“你……”秋蟬衣陡然一驚,短暫的失神。

她看到了什麼,那雙眼睛好熟悉,她前幾天還特意盯著看了許久……

可是他為什麼會有輪海境的修為?

又為什麼要穿著黑袍隱藏自己的容貌?

他真的是陳宇嗎?

……

…………

-賬之後,車隊就走了。這次嶽掌櫃冇來,是運輸隊的領頭人來的。都是認識的,所以,做事都有一定的默契。夜長青收拾了東西之後,就準備回去了。李小柒等人也是。回到家之後。“咱們開個會吧。”李小柒和夜易明商量。“這是?”夜易明疑惑。“我想著既然暖棚能出這樣的事情,那說明還是要派人守夜的。我的意思就是派人輪流守夜。”李小柒把她的想法說出來“嗯,你這建議很好,我同意。”夜易明點頭。這事夜易明十萬個讚成,出了這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