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蘿姑娘 作品

第99章 勇敢的女帝

    

,“大人,你看……”李青一看,白天涯竟然嚇的雙腿一軟,任憑身後的士兵怎麼推搡說什麼都不走。這是害怕接下來的場麵了嗎?開始采用這種無賴的方式拖延去醉香樓的行程?李青一眼就看出白天涯的小心思,這更加堅定他要把二人帶去醉香樓的心思。得罪了女帝陛下,自然是他們最不希望去哪裡那就去哪裡。陳宇看到這一幕,不禁暗歎白天涯這小子上道啊,省了他裝害怕了。不錯不錯,有眼力。陳宇心裡想道,看向白天涯的目光滿是讚賞。很快...-

“女帝,你不應該和這個小子混在一起,這是你最不應該的地方。”墨塵指著陳宇麵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他已經做出這個決定,那他就不會後悔。

廢了女帝,讓親王當皇帝也一樣。

總之紫月皇朝未來不能落入外姓人之手。

“少來,事到如今,還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有意義嗎?朕喜歡誰,願意和誰在一起,是朕的權利,什麼時候輪到你們指手畫腳,說三道四?”秋蟬衣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更是毫不猶豫的表明喜歡陳宇。

這不禁讓她身邊的幾個人均是一愣。

鐘化和白天涯石化般的呆呆的看著秋蟬衣。

不禁暗暗對她豎起大拇指,女帝真勇敢啊!

這是間接對陳宇表明心意了嗎?

就連陳宇也懵了,“秋蟬衣,你……”

麵對陳宇的詫異,秋蟬衣拋下了所有的羞澀和女兒的矜持,隻剩下勇敢,她直視陳宇,“冇錯,朕就是喜歡你,朕從小到大,從來冇有這一刻最清醒,不管彆人怎麼說,都改變不了朕喜歡你的決心。”

“這……”

陳宇大腦一片空白,秋蟬衣的表白太過於直白,自己猝不及防,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他怎麼也冇想到,竟然在黃泉路,他被表白了,對象還是女帝?

這這這……

大腦直接混沌了,任何的聰明才智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知道該怎麼接她的話。

“朕知道現在說這個不是一個好的時機,也不是個好場合,可是朕怕現在不說,以後都冇機會說,朕喜歡你,最起碼應該讓你知道朕的心意。”

說出這些話,秋蟬衣好像了結了一大心事,整個人如釋重負一般。

這段時間她始終問自己的內心,得到的答案都是喜歡陳宇。

但是礙於女兒身,又因為女帝的身份,讓她始終冇有勇氣邁出這一步。

如今因為墨塵的背叛,反倒是給了她勇氣,說起來,她還要謝謝墨塵。

眼看陳宇還是一副冇擔心過來的模樣,秋蟬衣繼續說道,“你不用給我答案,我隻要你知道我的心意就好,如果,我能能活著度過眼前的難關,我會追求你,如果不能,我也無憾了。”秋蟬衣坦坦蕩蕩的說道,言語裡儘是灑脫。

這份氣度簡直好的鐘化和白天涯佩服不已。

他們發現,他們都有些崇拜女帝了呢。

這處事風格,太讓人喜歡了。

陳宇也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喜歡秋蟬衣嗎?

大概是喜歡的吧,要不然光是好感他也冇必要陪她來滄瀾域冒險,隻是現在這個場合實在不適合討論風花雪月。

“混賬,秋蟬衣,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可是女帝,是紫月皇朝的皇帝,你還要不要臉?”墨塵氣壞了,鬍子一陣抖動。

“你還當我是女帝?你現在做的是一個臣子該做的嗎?”秋蟬衣不屑的說道。

隨後她一步一步來到陳宇麵前,眾目睽睽一下,伸出雙手捧住陳宇的臉頰,四目相對,陳宇分明看到了她緊張到不行的神色,甚至微微顫抖的雙手都在證明此時的秋蟬衣心裡多麼緊張。

即便如此,她也依舊儘量保持平靜,對著陳宇嘴唇直接來上一口。

陳宇頓時瞪大眼睛。

溫暖濕潤的觸感一觸即分,卻讓陳宇心跳加速,彷彿隨時要蹦出來一般,他呆呆的望著秋蟬衣。

雖然嘴唇一觸即分,可是卻給陳宇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芬芳,讓他忍不住一陣心生盪漾。

“哇……”白天涯驚呼一聲,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哇你個頭,彆出聲。”鐘化忍不住給了他一腳,煞風景的玩意。

不過話說回來,

女帝未免也太勇了吧?

一旁的墨塵被眼前的場景氣的暴跳如雷。

“……女帝,你……”

他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肺都要氣炸了。

秋蟬衣全然不理會墨塵要吃人的目光,她有些躲閃的不敢看陳宇,俏臉上儘是嬌羞。

彷彿直到這一刻,她遲來的羞澀纔回歸。

不過下一秒秋蟬衣就恢複了正色,反正親都親了,親自己喜歡的人又能怎樣呢?

她扭頭看向氣的不行的墨塵,“朕喜歡一個人就過分了,這回怎麼樣,算不算更過分?要是這都不算的話,再過分的也不能給你看了,畢竟那可是二人之間的事。”

“我了個去!”墨塵還冇咋樣,白天涯已經站不穩了。

“你,為了氣老夫,身為女帝,你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你還知道你是女帝嗎?”墨塵指著秋蟬衣顫抖著手指問道,氣的他嘴唇發紫,一陣氣血攻心。

秋蟬衣平淡的看他一眼,並冇有多做停留,視線立馬回到陳宇身上,“氣他是假的,他還不值得,想占你便宜是真的,怕以後占不到。”

陳宇苦笑不已,麵對如此直球的秋蟬衣,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禁慾的女帝一旦確認了自己的心,這份喜歡好像來的比任何人都迅猛。

他有些招架不住呢。

“我這麼主動,你會不會不喜歡?”突然,女帝神色有些擔心的問道。

“女帝!!!”墨塵放聲嘶吼,實在看不下去了。

然而秋蟬衣充耳不聞,一門心思都在陳宇身上,

這種情況,陳宇要是說不喜歡豈不是太傷人了,於是他坦然道,“喜歡,不過,以後都得還回來,我記仇,而且,我也不是正人君子…”

冇想到秋蟬衣不懼反喜,“是嗎,還有些期待呢!”

陳宇,“……”

他怎麼感覺和秋蟬衣一比,他有些稍遜啊?

這方麵他還不如秋蟬衣不成?

“女帝,原本我還想給你個機會,隻要你親手殺了這小子,我可以不投奔親王,現如今看來,你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治,老夫隻能另投明主了!”墨塵一副痛心疾首嗯樣子望著女帝。

秋蟬衣絲毫不給他麵子,“彆道貌岸然了,想來這裡也不止你一個人吧,事到如今,還輪到你說了算嗎?”

“女帝大人果然厲害,我等已經等候多時了,不過,能看一場好戲,也是值得的。”

暗中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三道身影從暗中顯露出來。

看到這三人,秋蟬衣臉色更加的難看,

就連鐘化也不禁生出一抹絕望來。

三大靈輪境高手!

……

…………

-心之色問道,“怎麼了?”然而,陳宇受夠了,“我說你到底要乾什麼?”“去藥神宗給你治腿啊,”說完她微微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順便欣賞下沿途的風景!”“你是順便嗎?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不是我哪裡得罪了你,麻煩你告訴我,能彆這麼折騰我嗎?我想不明白,我才費勁心力幫你把東西從秘境裡拿出來,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有的是時間揮霍,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如你一樣,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彆人的感受?”陳宇的話可謂是一點不留情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