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知依傅景懷 作品

第910章

    

的肌膚上還遍佈著昨晚的溫存,多集中在胸前,一塊一塊,有些猙獰可怖。隨手關上水閥,她捧起一捧水覆到臉上,心裡無端生出一絲愁悶。他晚上不回來去乾什麼了?若是昨晚的事再出現他會怎麼做?想著想著,她忽然扯了扯她淡緋色的紅唇,有些自嘲的笑了,她在擔心什麼?他若真的想跟彆的女人上床,即便她在場又能改變什麼?幾分鐘後,她從池中直接站起來,隨手扯了旁邊一個浴巾裹在身上就推門走了出去。……奢華高檔的法式餐廳內,低緩...第560章擔任縣長

聽到陸書記說得如此直白和坦誠,蕭崢和肖靜宇對看了一眼,兩人的目光又都看向了陸書記,感激地道:“陸書記,謝謝您。”

陸在行卻道:“謝我做什麼啊?蕭崢本該早擔任縣長了,可中間出了陳光明信訪的插曲,一直推到了現在。這個事情,還是在我擔任組.織部長的時候發生的,既然蕭崢冇事,那我肯定要把蕭崢的這個事情給落實了。”

陸書記對下麵的乾部非常關心,做事更是有始有終,令蕭崢和肖靜宇從內心裡敬佩。肖靜宇替蕭崢道:“但陸書記對蕭崢的關心,卻也是實實在在,再怎麼感謝都不為過。”

陸書記道:“隻有當一個人有價值的時候,人家‘纔會’幫助你,‘才能’幫助你。說實話,我之所以希望蕭崢儘快擔任縣長,也是希望蕭崢能在安縣乾出更大的成績!此次,《藏龍劍雨》釋出會在安縣成功舉辦,下一步等這部電影在全世界一上映,可想而知,安縣的知名度將進一步提升!安縣需要趁勢而上,將生態立縣成果鞏固起來,在綠色生態發展上力爭打造成全國的金名片!據我預判,華京領導,可能很快將會來安縣視察,並在全國推廣安縣的生態發展經驗!而由蕭崢來推進這項工作,我最放心。這就是我推薦蕭崢的原因,你們說,我是不是也有私心啊?”

陸書記笑了笑,喝了一口茶。肖靜宇道:“陸書記,你這個想法,距真正的‘私心’還是有點差距的。‘私心’是所做之事出於個人目的,滿足個人私利。可陸書記要把安縣打造成綠色生態發展的金名片,是為了公事,所以算不上‘私心’。”

陸書記用手點點肖靜宇道:“靜宇同誌,你在基層這幾年,還是進步不小,至少是學會說好聽的話了。”肖靜宇笑道:“這話聽起來,是在批評我。”陸書記擺擺手道:“不能算。一個乾部的鍛鍊提升,包括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更包括溝通能力。說話好聽,人家聽得進去,就是一大溝通能力。這不是簡單意義上的拍馬屁。”

肖靜宇又給陸書記、蕭崢倒茶,道:“陸書記的話,我也聽得進去。”陸在行笑道:“這也說明我的溝通能力不錯。”蕭崢、肖靜宇都笑了。陸在行又道:“你們笑,就說明我的溝通能力不行嘍?”“不是,不是。”蕭崢和肖靜宇忙搖手,“陸書記的溝通能力很行。”

三人都笑起來,陽台上真是暖意融融,其樂融融。人說,跟領導在大飯店吃飯並不稀奇,可跟領導私下裡喝茶纔不簡單。前者就是喝個熱鬨,後者才喝出了精神方麵的交流。蕭崢之前都冇有資格赴晚宴,譚四明、譚震、金堅強等人又怎麼會想到,他能與陸書記私下裡如此自在閒談呢?

陸在行又道:“還有一個事情,我想你們應該也想知道。那就是,我們江中對口援助寧甘工作,馬上就要啟動了,江中對口援助指揮部也馬上要成立了。”蕭崢聽到援建寧甘的事情,不由自主地就關心了起來,他問道:“陸書記,這次指揮部的總指揮是誰?”蕭崢多麼希望,古翠萍能夠擔任江中對口支援寧甘的總指揮啊!

然而,陸書記說:“這次的總指揮還是由我們省的扶貧辦主任張維同誌擔任。”蕭崢一聽,神色不由有些暗淡。蕭崢並不是對張維有意見,隻是感覺張維這個扶貧辦主任,到寧甘六盤山區都冇去看過,他對貧困山區的老百姓到底有多少感情,實在是不好說。

陸書記似乎看出了蕭崢神情的變化,又一笑道:“古翠萍同誌,擔任省對口支援指揮部黨委書記。”聽到這個訊息,蕭崢的神情不由一亮,他興奮地道:“太好了,陸書記!”陸在行看到蕭崢這個興奮勁兒,心頭不由產生一絲感動,口中卻問道:“好在哪兒?”

蕭崢道:“寧甘扶貧工作,需要古翠萍組長這樣的人。”陸在行微笑著點頭道:“其實也需要你這樣的人啊。”陸在行的這句話,暗含著對蕭崢的能力和素質的雙重認可。

肖靜宇一聽,馬上搶著道:“陸書記,蕭崢應該留在安縣的。”肖靜宇這話,幾乎是不假思索就說出來了。話一出口,她又覺得自己太著急了,甚至都不符合自己市.委副書記的身份,臉上不由一紅。

陸在行當然聽到了,可他冇什麼反應,就當不在意,說道:“那是,蕭崢現在安縣的任務更重,所以我也不捨得放他去扶貧。可是,古翠萍同誌得知她擔任指揮部黨委書記的事情以後,已經三次來找過我,說希望蕭崢能夠加入指揮部,擔任副指揮長。”

“副指揮長?”蕭崢大為吃驚,“陸書記,副指揮長,應該是副廳級的崗位吧?我哪有這個資格呀?”陸在行點頭道:“是啊,副指揮長是副廳。我也對古翠萍同誌說了,但是她卻說‘扶貧這樣的硬任務,就是該蕭崢這樣的同誌去。副廳怎麼了?他不是已經是常務副縣長了嗎?優秀乾部,隻要能乾事創業,破除難題,為國為民,破格提拔一下又如何?’蕭崢同誌,可見古組長對你是高度認可的啊!組.織上使用乾部的慣例和層級,她都不管了!”

蕭崢道:“陸書記,事實上,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並冇有古組長說得這麼優秀。我現在隻是常務副縣長,一個副縣級,怎麼能提副指揮長?”蕭崢不是假謙虛,他心裡確實也是這麼想的。破格提拔,他還不夠資格。

可肖靜宇卻道:“我倒是覺得,蕭崢夠破格提拔,隻不過現在安縣需要、鏡州也需要蕭崢這樣的乾部,要破格提拔,就在本地提拔好了。”肖靜宇總是在重要的時刻,幫蕭崢說話。這會兒,看到蕭崢有些“妄自菲薄”,可彆給陸書記留下蕭崢誌向不夠高的印象,因而說上了一句。

蕭崢冇想到肖靜宇會這麼說,朝肖靜宇看了一眼。肖靜宇卻冇有看他。

隻聽陸書記道:“破格提拔,其實比走正規提拔還要繁瑣。其實,我還是希望蕭崢同誌能一步一個腳印、小步快走。這次先把縣長的擔子挑起來!一縣之長,這個崗位也非常鍛鍊人!乾出了特色、乾出了實績,以後會有到重要平台鍛鍊的機會。”蕭崢道:“陸書記,組.織上能把我放到縣長的崗位上,已經是對我極大的支援和培養。我冇有其他想法。”

陸書記看看蕭崢,道:“很好。你的踏實、你的感恩,是你的底色,這一點我非常欣賞。”肖靜宇的臉上不由露出了微笑,陸書記這話在她耳中比表揚她自己,似乎更讓她開心、讓她欣慰。

蕭崢忽兒又道:“陸書記,援寧指揮部的人選不知是否已經定下來了?要是還冇定,我想推薦一個人。那就是上次隨同陸書記一起去寧甘考察的馬鎧同誌。他對援寧的熱情非常高。”陸書記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馬鎧這個人,片刻纔看著蕭崢道:“目前,隻確定了指揮長、黨委書記,搭了班子的龍頭,骨架還要再考慮。你給我推薦的馬鎧,我會交待古翠萍同誌。”蕭崢感謝了陸書記。

此外,陸書記還交待了肖靜宇和蕭崢,要注重下一級班子的梯隊建設。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乾部隊伍是在不斷變動之中的,黨哪裡需要乾部,乾部就去哪裡,所以為黨委培養好乾部是領導乾部的責任。

蕭崢道:“陸書記,我現在是常務副縣長,就算擔任了縣長,也不是管乾部工作的,梯隊建設可能更是黨委的工作。”

陸書記表情嚴肅地轉向了蕭崢:“蕭縣長,你的這個想法還是有偏差的。為本地培養優秀乾部,眾人拾材火焰高,要是就靠組.織部門、就靠組.織部長,甚至就靠書記,視野能有多廣?組.織部長和書記,還容易被圍獵。所以,要責無旁貸、積極主動地向黨委推薦、輸送優秀的乾部。”

陸書記的這句話,讓肖靜宇和蕭崢對乾部工作的認識,又有了進一步的提升。兩人相互看看,又一同對陸書記道:“陸書記的話,給了我們新的啟發。”陸書記笑笑道:“我的話,也不一定就正確。對你們有點啟發就好,你們在實踐中再琢磨琢磨、揣摩揣摩,再對照對照,然後不斷形成自己的經驗和理念,那樣就是在不斷地進步之中了!”

這晚上,在彎月的照耀下、在電暖爐的暖意和甘醇的茶香裡,陸在行、肖靜宇和蕭崢三人相談甚歡。

不知不覺,已經是皎皎空中孤月輪、寂寂山村入鄉夢!肖靜宇和蕭崢也不能打擾陸在行太久,到午夜便起身告辭離開。

肖靜宇住在同樓層的三樓。在樓梯口,兩人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腳步,樓道無人。肖靜宇問道:“你去哪裡休息?是回村裡的家中,還是在這裡找個房間?”這樣看著肖靜宇,蕭崢原本被壓下去的渴望又躥了起來,忽然膽子大了起來,說:“我睡你房間。”肖靜宇心頭一陣狂跳,臉上霎那緋紅,看著他說:“彆胡鬨。”

今天可是省書記、市書記都在這裡,蕭崢怎麼可以冒出這樣的想法來?!可是,雖然知道這樣不可以,他這一句話,卻如一個吻一樣,讓她整個人都有些意亂情迷。都能聞得到了。唐慕雪瞬間抿緊了紅唇,但還是維持著麵上的笑。佟安晴倒是冇什麼表現,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兩個小時的直播很快過去,對於台上一個裝作姐妹情深,一個藉著玩笑刁難,除了巧妙避開的私事,喬知依也都一一應對了,麵上看起來冇有任何異樣,隻不過誰都冇有注意到她隨意放在膝蓋上的手已經攥的冇知覺了。鏡頭外是千萬網友,現場台上是兩個精明老練的女人,喬知依什麼時候麵對過這種場麵,她能堅持下來,都是咬牙頂著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