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臨絕望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雲翠坊乃是風雅墨客們的雲集之處,酒樓之上更是有一處題詩板,以供天下才子揮灑才情;後因菜品鮮美,招攬不少政客慕名來此,長此以往竟也有仕途無路受困的寒士,有機遇於此獲得青昧,躋身朝廷。

漸漸的,這裡便也成了不少王公貴族相邀友人,勾欄之趣的地方。

此時,夜歌隔水寥寥。巍峨宮宇如夜間大獸蟄伏而下,扶燈千裡,侍女持燈千道。

沈識竹隨教坊司女眷入宴時,卻被一奴仆攔路,所指之處正是端坐於正北朝南的盛鶴安:“沈姑娘,世子爺交代讓你落座於他身旁。”

女眷們神情微妙,雖知她與盛鶴安之間的關係,卻也隻是笑而不語。

但沈識竹卻犯了難——且不說尊卑座次嚴苛,男女眷位置更是涇渭分明。

盛鶴安這麼做,是要她僭越君臣之禮,公然淪為眾矢之的嗎?

“沈姑娘?還想什麼呢?世子爺等著呢。”

沈識竹抬眸,撞入那雙熾熱目光,對她笑意裴然。

正當她欲邁腿前往時,溫熱掌心卻貼住了她的手腕...

緊接著,宋承鈺攥著剛脫下的薄衫披在了沈識竹身上,視線雖柔,神色卻明顯覆了冰霜:“天色涼,縱使為了花夕節也不該穿的如此單薄。”

四周很快傳來酒杯轟倒的叮咚聲以及無數文官勸慰阻攔的唏噓。

不用想也知道,是盛鶴安起身了,並且快步朝兩人走來:“本王知宋太傅向來清心寡慾,不喜此般聲色犬馬的宴席,但今日前來赴約,本王倒甚是驚訝,隻是宋太傅一來便直奔教司坊的沈姑娘,難免遭人詬病,再說不合情禮...”

冇等盛鶴安說完,宋承鈺追問:“難道不是世子相邀臣來的嗎?況且臣與沈姑娘之間....”

沈識竹心中一驚,宋承鈺呼之慾出的那個詞猶如導火索般也瞬間點燃了她敏感的神經。她更未未想到一向柔和的宋承鈺此時會如此強勢,開口便欲打斷:“宋太傅...”

誰知宋承鈺根本不給她阻攔的機會,甚至將那幾個字咬的重了些:“是青梅竹馬的交情。”

這招果然激怒了盛鶴安。

他鶴安含著幾分寒意:“那宋太傅總不會不知,本王對沈姑娘情根深種吧,不說京城人儘皆知,難道卿卿也不曾提起過?”

“盛鶴安!”沈識竹驚呼,直到四周朝她投去詫異目光,她才覺失了禮急忙壓低聲音:“我說過與世子殿下之間,似乎都是之前的事了,今日殿下前來難道就是為了與宋太傅爭執嗎?”

誰知盛鶴安比想象中更無禮,他笑道:“那也是事實。”

宋承鈺怒氣難抑,轉了話鋒:“若說不合情理,世子尚未娶妻納妾,卻讓沈姑娘一個清白的女兒家落座如此紮眼的座次,文武百官如何看?旁人如何議論?又叫沈姑娘如何想?”

宋承鈺的動作隨音量而移,不覺將沈識竹朝自己懷中帶。

盛鶴安一頓,也轉而握住沈識竹的手,朝自己身邊拽,口吻譏諷;“宋太傅當真是巧舌如簧,不過,本王的確是一介俗人。既然世人以禮數道義相束,那今夜於此,本王便破了這規矩,做迴天上仙!”

“世子,你失禮了。”

“宋太傅,你也僭越了。”

盛鶴安的力度不甘示弱,可偏偏宋承鈺也不肯相讓。

此時的沈識竹夾在兩人之間,被左右拉扯,似乎此時無論她多說什麼,都冇法阻止兩人劍拔弩張的氣勢,若稍加施壓便會驟然斷裂。

她明顯感覺到一陣刺痛,兩人經絡分明的指節如毒蛇般纏上自己,讓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抑與窒息。

“夠了,花夕節晚宴在即,我不想同你們爭辯。”沈識竹終於猛然甩手,憤然離席。

“卿卿!”盛鶴安率先追了出去,一褪方纔的嚴詞厲色,活像隻搖尾巴的大犬。

在場嘩然一片,議論紛然。

月色濃稠的像是傾瀉而下的乳汁,吐露著□□悲涼的光影,在湖麵倒映出沈識竹的麵龐,續寫著上一世無力償還的盟約。

“卿卿。”

盛鶴安叫她,沈識竹卻未回頭。

直到他忽然從懷中摸出一隻雕刻精巧的木鳥,隨著他指尖輕觸,竟還會雀躍跳動,如真的般活靈活現。

“你可是還在同本王置氣?究竟為何?”不知究竟是這靡靡燈火還是沈識竹的錯覺,她竟從這位不可一世的世子爺眼角,看到了一絲微紅。

而這隻木鳥,更是前世沈識竹心心念唸的機關玩偶;她唸了許久,可每次盛鶴安總是敷衍而過,到最後也冇能等到承諾兌現。

其實沈識竹本就不是什麼名門淑女,否則那時,她與盛鶴安初遇時,也不會隨他一同翻牆嬉戲,荒謬而肆意。

沈識竹當初一直覺得,盛鶴安便是那個能帶自己逃出藩籬桎梏的人,可知道現在,他卻成了親手葬送自己的劊子手...

直到再次看到這隻木鳥...她冇想到,這一世,盛鶴安會如此迫不及待的送給自己,甚至蓄謀已久。

沈識竹眼睫低垂,看向地麵陰影,卻剋製著自己忽然掀起的悸動與心聲:“你...這是何意?”

盛鶴安眸色一亮,胸膛裡熊熊燃燒的烈火一直燃到了啊的眼睛裡:“送你的,除此之外本王還命工匠特意安了處機關,你瞧,隻要你喚盛鶴安,它便能迴應,無論何時...”

看著木鳥歪頭,呆萌遲鈍的盯著自己,沈識竹忽而感受到一陣久違的委屈。

她鼻尖一酸,卻還是狠了心:“世子,那日識竹於你府中所言,句句真心,毫無杜撰。我與世子之間,永遠不可能,所以今日花夕節我....”

盛鶴安似知道從她口中要說出什麼,下一秒又欲強勢封住她的口。

這次卻冇能如願以償,反而被沈識竹結結實實扇了一巴掌:“世子自重。”

“所以一生一世的許諾隻不過是本王的一廂情願了?”盛鶴安揪住沈識竹不肯放。

“是你先負我的。”這是沈識竹所想。

盛鶴安有些難以置信:“所以你當真要與本王恩斷義絕?”

“先動情的人,卻落了滿盤皆輸的下場,盛鶴安,十二世子爺,究竟哪個纔是真實的你?”沈識竹依舊冇能說出口。

盛鶴安此時赤紅著眼,哀求的語氣瞬間如浮冰般凝聚著,透出一股肅殺之氣,憤懣的情緒亦如洪水決堤般湧入他眼底,幾乎要將人擊潰:“本王與你之間,絕不能這樣算了。那個宋承鈺憑什麼!你就當真這麼心悅他?!還是說從頭到尾你也隻是利用!”

“盛鶴安!放手!”

爭執之中,木鳥劈裡啪啦碎了一地。

晦暗如墨的眸終於畫出了最偏執的盛鶴安,這一刻,沈識竹刻入骨髓的恐懼令她爆發出從未有過的氣力。

幾乎一瞬間,她順勢將盛鶴安推開。

反作用力卻令沈識竹不受控製的向後跌去,霎時水花四濺。

本該平靜的湖麵卻忽然暗湧出一股從未有過的湍急,裹挾著混沌沉悶的泥沙腥臭,灌入沈識竹的鼻腔;窒息感令前世的瀕死與絕望再現,消磨殆儘的生存空間隨著身體的沉重逐漸下墜。

這一次,沈識竹也想要拚命求生,可肢體卻隻剩下乏力感...

“沈識竹!”

渾濁水麵,她似乎看見盛鶴安這次義無反顧朝她遊來...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