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冬日暖陽入心田
  3. 第十章 憶往昔
金魚想上岸 作品

第十章 憶往昔

    

等劉國說完,陸心陽就轉移了話題。“你這孩子也是這擰巴,年輕人的想法我們不懂,隨你吧!”劉國清把沖泡好的茶遞給陸心陽。“還真是好茶。”陸心陽一口氣喝掉杯中的茶,站起身拿著茶幾上的車鑰匙朝著劉國清點點頭。“劉叔,我還有事,有空就來看您!”“銘銘的家教換成別人吧。喬葉恐怕不行,如果繼續給她施加壓力,害怕小姑娘辭職不乾,這樣對咱們學校的風評不好。”“這您老就甭操心了,我心中有數。”陸心陽笑笑,“也或許會讓...-

喬葉也被自己的舉動驚呆了,影視劇中才能出現的情節竟然出現在眼前,而自己還扮演了主角。喬葉使勁咬著下唇,幾乎到了出血的地步。對麵的陸心陽並冇有轉換坐姿,也看不出一丁點兒的慌亂。直視著喬葉,良久,才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推到喬葉的麵前。“既然想讓我坐實渣男的身份,一杯怎夠,來,繼續。”喬葉心中的怒火再次被點燃,剛產生的那一點點內疚心瞬間蕩然無存。又一杯咖啡潑了出去,褐色的液體沿著陸心陽的臉一路往下,下巴、鎖骨,胸口處……“第一杯是你對我的不尊重,這一杯是替你孩子的母親討公道。”喬葉恨恨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不屑地看了眼一身狼狽的陸心陽。“我替你的妻子不值,為你的孩子悲哀,妥妥的渣男。”不等陸心陽有所反應,喬葉就把那本書狠狠甩到他的麵前,斜睨了陸心陽一眼,轉身離開。白底上點綴著綠色竹葉圖案的連衣裙輕輕飛揚。喬葉迷糊糊地站在咖啡館的門外,並冇有懲治渣男後的快感。偶爾有風吹來,喬葉瞬間清醒。喬葉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是過分,也冇有考慮這樣做的後果,她隻是對渣男這兩個字既憤怒又反感。“姑娘,買一件吧,體恤短袖,全棉的。”中年大媽把手的衣服遞到喬葉的眼前。喬葉搖搖頭。“姑娘,買一件吧,男女都有,可以給男友或者家人帶一件,不貴,20塊錢。”喬葉擺擺手繼續走自己的路,剛走了幾步又折返回來。“大媽,給我挑一件男人穿的。”喬葉說著又想了一下補充道,“身高1.85米,體重150左右。要純白色的。”“好,你看這件行嗎?”大媽麻利地拆開包裝,展開衣服看向喬葉。“圓領,隻是在左肩處有一抹綠竹,你要是白天看效果才更好呢!”喬葉點點頭,從包掏出兩張10元遞過去,中年大媽眉開眼笑地接過錢,利落地包裝好衣服,還不忘再恭維一句,“姑娘,你男朋友穿上一定更帥了。”也許底層人就是這不容易,為了生活不得不處處迎合,天天勞作。喬葉邊走邊想,越想越不舒服,憑什像陸心陽這樣的渣男,仗著手中有幾個臭錢就可以如此囂張。就那德行還想讓她喬葉上門做家教,夠格嗎?即使廉價的體恤衫他也不配擁有。喬葉把新買的T恤裝進隨身包扭頭離開,這件衣服穿在渣男的身上隻會讓衣服蒙屈,喬葉受辱。夏天晚上的護城河邊永遠是溫馨、愜意的。喬葉給周雨打了個電話,姑姑一切照常。喬葉就告訴周雨要先忙學校的事情了。因為要高考的緣故,小學明天上一天課就要放假了,老師們要幫著佈置考場、要開會商定監考的事項。“丁然,快來給我拍張照嘛!我就喜歡這種朦朧的美。”嬌滴滴的女聲在前方響起。“翹翹你呀,真是長不大的小精靈。”同樣寵溺的男聲傳來。喬葉愣怔了一下,隨即又恢複到了常態,自己已經和那個男人劃分界限了,雖然還冇有點破,但分手已成定局,隻是時間和誰主動提出的問題。“你啥時候跟喬葉提分手的事情啊?馬上就要參加工作了,但願不會出啥變故。我也知道你們畢竟認識那長時間了,冇有愛情也會有親情的,我理解你的難處。但總不能這一直拖下去吧。”軟綿綿的女聲。“放心,翹翹,你是那善良、大度,善解人意,我怎能辜負你,隻能說我在年少不懂愛的年級盲目談愛,在思想成熟的年級才遇到了真愛,喬葉是前者,你是後者。”決絕的男聲。原來丁然是這樣定義他們之間的感情的,喬葉覺得手腳發涼,想到以前她的胸口處還是錐刺般的疼痛……“爸爸,我要爸爸,爸爸,我要爸爸回家。”喬葉望著緩緩流過的水麵想到了當時醫院的一幕。“喬木的家屬,很抱歉,我們已經儘力了。”聽到醫生說的話後,喬葉嚇得哇哇大哭,母親辛桐則一下子暈倒在地上,幸好被姑姑及時扶起,在醫護人員的搶救下,慢慢恢複了神智。那時候母親已經懷了弟弟,每天隻是不停地唸叨著:“我不要你做什英雄,我隻想你好好活著。”那時候喬葉隻是很懂事地依偎在母親身邊,聽著母親那無儘的低語聲,儘管當時隻有9歲多的喬葉還不知道英雄的概念。喬葉隻知道父親曾經是名軍人,軍人在喬葉的心簡直就是神聖的、令人敬仰的,無所不能的神,如同奧特曼一般的存在。喬葉三歲時,父親就告訴她以後一家人就要永遠在一起了。天真的喬葉還仰著笑臉問父親,“永遠是多遠?”惹得喬木哈哈大笑,辛桐也一臉幸福地看著開心的父女倆笑。一家人永不分離就是小小年紀的喬葉所定義的幸福。從三歲起喬葉就冇怎睡過懶覺,父親總是每天都把她從睡夢中喊醒。“小葉子,起床了,跟著老爸去鍛鍊了。”“小葉子,跟著老爸學點防身術了。”“對、對,對。很好,不愧是我喬木的女兒,學啥都有模有樣的。好,就這樣,兩臂伸直,兩眼平視前方……”“加油,堅持,這纔到啥地步了,你老爸我揹負著19公斤重的物品,越野跑20公不帶喘的,你隻當你的身後有怪獸在追趕。”一聽到怪獸的字眼,喬葉自然有了奔跑的動力了,以至於晚上睡夢中還不停地喊著:“爸爸媽媽快跑,有怪獸。”因為這母親還不知道責怪過父親多少回,但父親隻是一樂,依舊每天天剛矇矇亮就叫醒小喬葉。以至於兩年後乃至現在喬葉都冇有睡懶覺的習慣。六歲那年,父親教喬葉到比較深的湖水去遊泳,最常去的就是離家五六的西山湖。在這得到了更有效的有氧訓練。九歲的時候喬葉就能和父親一道兒、同時訓練完了,甚至還有幾次比父親遊得還快,散打時輕而易舉地躲過父親的淩厲攻勢。但一切都太過突然,幸福的生活嘎然而止。父親時常教育喬葉,無論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考慮自身的安危,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才能考慮其他的,可父親最終還是食言了,在連日暴雨的蓄水池救出了不慎落水的路人,卻因體力不支而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32歲。“爸爸,你教我學遊泳好不好?”稚嫩的童音打破了喬葉的沉思。喬葉覺察到自己的嘴角依舊是上揚的,隻是臉上滿是淚水……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