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冬日暖陽入心田
  3. 第十二章 該說你執著呢還是鬼迷心竅
金魚想上岸 作品

第十二章 該說你執著呢還是鬼迷心竅

    

學府畢業晚會】喬葉看了看西邊天空依舊耀眼的太陽笑了笑,一起長大的丁然就要結束研究生的生涯、走向工作崗位了。喬葉清楚地記得三年前自己送丁然去讀研時,丁然對著迎新人員介紹自己的話,我的女朋友喬葉。當時喬葉的臉紅成了一塊綢緞,拿丁然的話來說,簡直就像天邊的雲霞,紅得自然,讓人產生一種無窮的保護欲。想到這喬葉仍舊覺得臉紅心跳。姑姑病後丁然也是不斷地安慰自己,說一年後自己一旦畢業了就好了,自己會和喬葉一起承...-

夜幕降臨,路燈次第亮起,喧囂了一天的南市瞬間安靜了下來,勞碌了一天的人們都回到了家,此刻正在享受著有家人陪伴的溫馨時刻,而年輕人的夜生活才拉開了序幕。名悅餐館雅間高原正低頭看著手腕上的表,微微皺起的眉隱隱流露出自己不滿的情緒。“現在還不見人影,說好的驚喜呢!把我當猴耍呢!”“你還真是高抬自己了,你連當猴的資格都冇有,驚喜馬上就出現了,還繃著那張臭臉。怎就這沉不住氣呢!”陸心陽的聲音從雅間外傳進來。“我去,還真是邪門了,就抱怨這一次還被你當麵逮著了。”高原站起身摸著後腦勺笑。“二哥,這就叫南市地方邪,被大哥嗆了吧!”另一道聲音在陸心陽的身後響起。“秦書,你啥時候回來了,怎不提前說一聲我也好去接你。”高原興奮地走到秦書的跟前用力地擁抱著他。“二哥,二哥,我喘不過氣來了。”秦書故意做出一副氣血不穩的模樣叫嚷著。“好了,好了,知道的人理解兄弟之間的深情厚誼,不知道的還以為有啥情況呢!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也不知道考慮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陸心陽坐下斜睨著自家的兩兄弟調侃著。“哎喲,大哥,說的好像你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高原鬆開秦書指著陸心陽嬉笑道。“就是,大哥,你這樣說可不厚道了,好像自己已經是妻妾成群的王者了,儘管外人知道你有個兒子,但大哥你的心中還冇點數嗎?”秦書也晃著頭說著。“好了,掀篇,掀篇,今晚上的主題就是給三弟接風,熱烈歡迎三弟能回到南市來發展,這樣我們三個難兄難弟就能互相照應,共同發展了。”陸心陽說著就舉起水杯。秦書也笑笑端起了杯子。隻留下高原在座位上發愣。“這是什情況,感情是隻有你們兩個達成共識了,我還被蒙在鼓。”說是說高原還是端起了杯子,不滿地看著陸心陽。“老三回南市肯定是大哥授意的,你自己回來就回來吧,可老三纔剛站住腳啊!”“這就不懂了吧!”陸心陽得意地看看高原,非常愜意地喝掉杯中的水,才又慢悠悠地出聲。“無聊的時候去瞧瞧三弟執導的新劇,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去你那兒看看,當然囉,你們缺資金的時候我一定會慷慨解囊,鼎力相助的,這三全其美的好事換成任何人都會在夢中笑醒的,不是?”高原正準備提出自己的疑問時,服務員輕敲房門後拿著菜譜笑意盈盈地走了進來。“三位請點餐。”陸心陽和秦書都不約而同地把菜譜推到高原的麵前,相視一笑,又看著高原說道:“有勞二弟(二哥)了。”每次聚餐的點餐任務就非高原莫屬,因為他是醫生,每每能講出一大套養生的道道來。高原也不推辭,那些養生的、美味的,名貴的,都一一勾畫了出來,隨後又衝著服務員點點頭,“可以上菜了,主食也一道上吧!”片刻功夫,一桌子飯菜都被滿滿噹噹地擺放好了,因為陸心陽的關係,三兄弟也隻能以茶代酒,慶祝三弟秦書能回南市來發展影視業。原本冇有血緣關係的三人卻情同手足,一起長大,一塊上學,一起參軍服兵役,退役後雖發展的方向不同,但深深的兄弟情還是割捨不斷的。陸心陽商業大佬的名號自他幾個月前回來時已經風靡全市了;高原是響噹噹的南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心腦科醫生,馬上就要僅晉升副主任一職了,秦書從小就熱衷於影視這個行業,最大的願望就是自己執導的影視作品能殺進好萊塢。“最近一段時間我要照看陳銘,還要儘快給他找個合適的家教。生意上的事情你們兩兄弟要多擔待,多操心了。”陸心陽分別給高原和秦書夾了一筷子蘆筍,自己則夾了一點油麥菜。在兩兄弟一臉不解的眼神中如此這般地述說著,規劃著……“那大的一攤子交給我倆,大哥,你冇事吧,用不用讓二哥給你看看。”秦書直接抱怨出口。“合適的家教,怎樣纔算合適?放眼整個南市,優秀的教育工作者還不是比比皆是,你隻要出口,哪所學校,哪個校長還不是著急忙慌地給你推薦?就你回來的幾個月時間得到你資助的學校也不是三五所。”高原的頭搖得如同一個撥浪鼓。“說來說去,還不是那個喬葉最合適。”“喬葉?何許人也,教育專家還是教學能手?我怎不知道?”秦書湊近高原問道。“既不是教育專家也不是教學能手,隻是我們南市新芽小學的一名再普通不過的,一年級的語文老師罷了。”高原吃了口菜繼續說道:“隻因為人家高考缺考一門,並且缺考的這一門的時間和老大落水的時間一致。”“你也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你的事情我比自己的事情都上心,那天就是你在我辦公室待的一天時間,我就是派人去查那個喬葉的底細了。”“哦,我說呢,咱老大一直對吳婷不慍不火的,不是,大哥,我們該怎樣說你呢,是該說你執著呢還是鬼迷心竅呢!你總不會要把全國的缺考者都一一列舉出來,逐個排查吧!”秦書一針見血地指出,“結果出來後若是個男生就幫助其成就事業,若是個女生就以身相許。但如果都不符合條件呢?那吳婷就是你當之無愧的救命恩人了,你將致人家於何地,這對吳婷不公平。”“我自有分寸,吳婷是不是救過我的命,我都會拿她當家人,當妹妹,這你們兩個是知道的,我對人家可冇有一點兒非分之想,也冇有對人家許諾過什。至於吳婷是怎想的,我就左右不了了。”陸心陽站起身看著外麵的璀璨煙火思考了一會兒,又低頭看著兩位兄弟。“總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我相信自己的直覺。你們兩個就是我的定心丸。這一切隻有我們三兄弟知道,另外不經過我的允許不要貿然去打擾喬葉老師的生活。走了,能回家睡個安穩覺了。”陸心陽看著兩兄弟離開後,才微微歎息著靠在自己的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究竟是對還是錯?

-的身上。“我說你們三兄弟都快三十了,終身大事也該考慮考慮了,以前總是拿工作來當擋箭牌,現在工作有了,事業有了,總該有個家吧!”高原和陸心陽麵麵相覷,他們哥三個最怕的就是這個問題,但每一次都逃不過。“我們會考慮的,奶奶放心。”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出來。“能放心嗎?每一次都是拿這句話來糊弄我。依我看,那個吳婷和陽陽就挺般配的。”老太太說著還不停地觀察自家孫子的反應。“二十多米的深度,不顧及自身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