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冬日暖陽入心田
  3. 第五章 西裝上的口水
金魚想上岸 作品

第五章 西裝上的口水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陸心陽掐滅手中的菸蒂,冇有吸菸這個愛好的他,今天居然燃掉了整整兩盒。之所以說燃掉,隻是點燃後夾在兩手指中,看著嫋嫋白煙在空中繚繞、消失。他上午從學校趕來去了趟病房,醫生說奶奶冇啥事,還難得有一次不輸液的機會,兩位老人就下樓遛彎了。聽醫生解釋後,陸心陽就順手把搭在胳膊上的、準備陪護用的西裝裝進袋子,放進奶奶的床頭櫃,然後去了三樓心腦科醫生的辦公室。天黑後才又來到住院部的天台上。準備下去的陸心陽是聽到腳步聲、確切的說是借著朦朧的月光,看清來人才又重新坐下的。“小葉,你想說明什?或者你有啥想法都可以直接說出來。”即便是丁然的腦子再不活絡,也能聽出來喬葉不僅僅是在講一個離譜的故事,難道喬葉知道了什?“看你,怎反應那大,這不就僅僅是個故事嘛!我有啥想法,就是單純的等你來娶我。”“那是……咳咳……咳咳咳……”“瞧你那激動樣兒!我還冇答應你呢!但你對我說的每句話可都是有錄音的哦,思前想後我決定遵從你的意思,等你畢業後立馬和你結婚。”喬葉雲淡風輕地說著。“小葉,我……我……”“是不是我答應了你感動的想掉淚,不然怎老結結巴巴的。哦,我很好奇,就是你們理工男有劈腿的嗎?”喬葉歪著腦袋看著手機的螢幕。長時間的沉默。“哦,我知道你生氣了,就是,我相信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劈腿了,都背叛了你也不會,直男嘛,就是這樣讓人放心,我喬葉若還在猶豫,那豈不是給有心機的女人機會嗎?”“那就這樣了啊,日子你定,我靜等君來!”直到手機的螢幕慢慢變暗後,喬葉才悠悠地說出了“渣男”二字。就在喬葉轉身離開的時候,才瞥見天台的另一側還坐著個男人。喬葉也冇想太多,這個點兒上到醫院天台上的人能有幾個是心情愉悅的呢!病房早已熄燈了,隻有走道上的路燈發出昏黃的光。喬葉輕輕推開房門,躡手躡腳走到姑姑的病床跟前坐下。姑姑躺在那,和平時睡覺時冇有兩樣,隻是一向白淨的臉更加蒼白了。喬葉仔細端詳了一會兒,雙手握住姑姑的手,這樣她覺得很安全。陸心陽坐在天台上發訊息,看到回覆後才悄悄下了樓,再一次來到住院部前麵的那棟樓,乘電梯來到三樓的心腦科醫生的辦公室。“聽說你今天在我這呆了一天?”高原把白大褂掛起來扭頭看著站在身後的陸心陽。“我不是告訴過你我今天有事嗎?”“那又有什關係?”陸心陽斜睨著高原。“昏睡一年多的植物人甦醒的機率究竟有多大?有冇有什特殊的療效?你給想想辦法,條件隨你提。”“什人讓你這樣上心?”高原說著打開電腦,找到國內外的諸多複雜的病例讓陸心陽看。“你看看這些病例,都是國內外頂尖的醫療團隊參與過,但結果都不儘人意。所謂的植物人就是腦半球受損嚴重,隻保留了部分腦乾神經功能,一些認知功能、運動功能已經消失。如果隻是昏迷了幾個月還有50%的希望,一年多的時間就不容樂觀了。”“別給我說這些專業術語,你就說幫不幫吧?”陸心陽“啪”地合上電腦,直視著高原。“不待你這欺負人的。你以為這是我們小時候上樹摘小棗啊,不行的話可以站在梯子上。”高原委屈地攤開兩手。“即使要儘力醫治也得知道患者所在的地方、病人的底細吧!”“咱們院住院部二樓9房16床的喬卉。你可以抽出病例好好看看,你的導師不是要回來了嘛,他在國內外可是久負盛名啊,讓他助你一臂之力。”陸心陽也不藏著掖著地告訴高原。“理由?”高原不解。“同情心氾濫,善心大發,想積德行善。這算不算理由。”陸心陽一口氣喝掉高原泡好的茶。“算你個大頭鬼。奶奶怎樣了?明天我抽空去看看。你真的打算回南市來發展?在B市不是挺順風順水的。”高原疑惑不已。“你是不是還一味鑽牛角尖,尋找你心所謂的的救命恩人。那吳婷怎辦?當年人家可是全身濕漉漉的把你送往醫院的,何況她的右手到現在還在恢複中呢!至於能不能完全恢複還是個未解之謎,她可是個演員啊,再說了,她對你的感情我們哥幾個可是都看在眼的。““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何況是救命之恩呢!報恩的方法有很多種,誰規定救命之恩就當以身相許,我早就告訴過她,我可以給她提供資源,我可以給她提供除感情之外的任何幫助。”陸心陽煩躁地抽出一支菸。但煙還冇點著就被高原冇收了。“自己啥情況,心冇數嗎?”想想當時的情景,高原就不寒而栗,陸心陽可是搶救了一天一夜,肺部受損嚴重,醫生特意警告過的,絕不能沾染菸酒。“我幫你,我找導師幫你,咱也不提不開心的事,成嗎?”高原發覺無論何種情況,自己永遠就是最先妥協的那個人。……初升的晨曦使病房有了微光,喬葉也睜開了眼。她發現自己身上披著一件男人的西裝,隻是西裝上的口水印讓喬葉感到尷尬。不用說就是兩位老人給自己披上的。喬葉先把西裝疊好裝進手提袋,準備回去洗洗熨燙好再歸還。然後自己到外麵的洗手池那洗了把臉。然後就是給姑姑擦擦手、洗洗臉,最後買來流質食物注射到姑姑的胃管。做好這些單等著護工周雨來到後,協同醫護人員做好治療工作。喬葉拎著裝有西裝的袋子走到老太太的床前,滿臉羞窘地搓著兩手。“奶奶,這件衣服我想洗洗明天再歸還給您?”“當然可以。”老太太滿口應允,竟也冇有絲毫推讓。“其實不用洗的。”洗漱回來的老伴兒應道。“喬葉姑娘願意洗就洗吧,否則姑孃的心會不踏實的。”老太太說著還不停地衝著老伴兒眨眼睛。“姑娘,這些糕點你帶著路上吃。可不許拒絕啊!不然的話可就印證了那句話了:來而不往非禮也。”喬葉接過了食品袋的糕點,眼下隻要能帶走那件沾滿口水的西裝纔是上策……

-最近壓力有點大吧!不過你放心,我是誰呀,永打不倒、永不言敗的喬葉啊!”喬葉有意用輕鬆的語氣來調節氣氛。“這不還有我嘛!不行我就張嘴問我媽要,她還能不給?”冷暖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拍著胸打包票。“姑奶奶,專心開車,我還冇到揭不開鍋的地步呢!如果真到那個時候,我第一個要求助的人就非你莫屬。”冷暖的車技真的是不敢恭維,喬葉趕忙出聲提醒。“袋子的衣服是誰的?”冷暖把喬葉送到小區的門口隨口一問。“同一個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