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縛錦年華
  3. 課餘時光
蘇筱竹 作品

課餘時光

    

,拿起桌上的課本,他要去上課了。綠茵看著蕭楠進入教室,她不敢看直視他的眼睛,她這次在他麵前溴大了。這兩節課的內容她根本冇有聽進去……下午食堂餐桌旁,綠茵,葉蓉、周慧、張小蕾,相對而坐。“我說,張四眼他怎麼不憐香惜玉呢,連楚楚可憐的女生他都不放過。”小蕾撫摸著那頭長長的秀髮,一身花色長裙的她和她的年紀有些格格不入。“怎麼說話呢,把老師都說成無惡不作的大色狼了。”一頭短髮的周慧說完壞笑起來。“你們啊,...-

中午食堂裡排起了長隊,張小蕾總是有她的優勢,她插隊排在了最前麵,後麵的男孩還對她畢恭畢敬的,排在後麵的人也好似冇看見一樣。周慧也理所當然的排到了張小蕾麵前。

“喂,葉蓉,綠茵。”周慧朝排在後麵的他們喊著。

綠茵難為情地笑著朝她們擺著手,她覺得夠難堪了。

“不了,美女優先。”葉蓉笑著大聲說。

“小聲點,葉蓉。”綠茵用手拉著葉蓉的衣袖,她不想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她們身上。

“是的,美女。”葉蓉眨了眨眼說。

“美女我可不敢當。”綠茵笑了笑,用手摸著不鏽鋼飯盒上貼著兩隻可愛的小貓咪的圖案。

蕭楠端著飯盒出現在綠茵麵前,笑著將手中的飯盒遞給她。綠茵詫異地看著蕭楠,恍惚地接過飯盒,不鏽鋼飯盒的熱量讓她的手不由自主地燙了下。

蕭楠遞給綠茵飯盒後,接著去教師視窗給自己另外打了一份。

“你和林老師是親戚?”葉蓉回過神來。

綠茵點了點頭,握著兩個飯盒的她,覺得兩手沉甸甸的。

“那我講林老師的那些話……”葉蓉一副愕然的表情。

“冇有啊,我喜歡聽啊。”綠茵看著蕭楠端著塑料飯盒從人群中走出去。

“是嗎?”葉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嗯!”綠茵點了點頭,看著手中的飯盒,心中一陣暖意。

“唉,我們在餐桌那邊等你們啊。”小蕾和周慧經過她們身旁說。

“走吧,不要排隊了,我們三人分一點你。”綠茵拉過葉蓉跟隨著小蕾和周慧。

“唉,我飯量大著呢。”

“大不了我不吃,全給你吃了。”

綠茵和葉蓉往小蕾和周慧對麵坐下,綠茵打開飯盒的蓋子,飯盒裡幾乎全是菜,紅燒魚塊、糖醋排骨、辣椒肉絲、番茄炒蛋。

“哇,綠茵你增肥啊。”周慧不可思議地看著平常隻吃素菜的綠茵。

“嗯,今天是我的葷菜日。”綠茵說著用筷子分了多半飯菜給葉蓉的飯盒裡,再將魚塊和排骨夾了些給小蕾和周慧。

“林老師對你真好,連生活上都對你照顧,他是你什麼人啊。”葉蓉吃了飯菜說。

“表姐夫。”

“啊……”三人同時驚訝道。

“怎麼了?”綠茵笑看著她們的樣子,也不至於這樣。

“那我們以後說話得注意了。”周慧想著自己說出口的話都後怕。

“那你們就把我當外人了。”綠茵說著,一位低年級的女同學拿著四杯飲料放到她們桌上。

“一位大哥哥讓我送過來的。”女同學說完就離開了。

“可以啊,今天怎麼了,免費的午餐和飲料。”葉蓉說著端起橙汁喝了起來。

“我看是沾了兩位美女的光吧。”周慧端著杯子看著綠茵和小蕾。

“不然呢,你和我啊。”葉蓉瞥了眼周慧。

“是小蕾了。”綠茵不想被扯進來。

“嗯,不一定。”小蕾笑了起來。

晚自習是大家溫習的時間,在生物、物理、化學課上,隻有課代表在監督。班上的同學都是自由的活動。

綠茵在桌前素描紙上描繪著一副半身人體畫,一位俄羅斯的女子。一對明亮的眼眸,高挺的鼻子,若隱若現的胸線,裸露在肩上的捲髮勾勒出萬種風情……

桌上的左上角一張明信片和畫中一樣的俄羅斯女子。

“哇哦,太美了,太性感了!”看書的葉蓉看著綠茵手中的畫驚歎道。

“是嗎,謝謝誇獎!”綠茵聽到彆人的讚許,是對自己最大的肯定。

“你和美術王老師也是親戚吧。”

“當然不是,麵對這樣的美術老師完全提不起畫畫的興致。”

“哦,嫌棄人家男老師長得不夠帥氣吧。”葉蓉說完大笑起來。

“哪有,是他嚴厲了,上課就像完成任務似的。”綠茵想著自己愛好的課卻被一個不喜歡的老師快給磨滅了。

“嗯,綠茵說的有道理,你給你表姐夫說說唄,炒掉他。”小蕾撫弄著肩上的長髮說,桌麵筆記本上寫著很多歌詞……

周慧聽著小蕾的話撲哧笑了,轉過身的葉蓉也跟著笑起來。

綠茵轉過身來看著她們:“你們以後不能這樣說林老師,他的身份在學校就是我的老師。”

“知道了,把你的畫拿過來看看。”小蕾眨了下眼說。

綠茵將畫遞給小蕾,小蕾欣賞著:“將來一定是個大畫家。”

“我覺得胸還不夠豐滿,這個陰影應該再打深一點。”周慧握著鋼筆略有所思的說。

“真色。”小蕾搖了搖頭。

“你懂嗎,這叫藝術,是不是綠茵?”

“嗯。”綠茵笑著點了點頭。

“小心收藏,將來是大畫家了就可以拿出來展覽了。”小蕾將畫遞給綠茵。

“謝謝你的吉言。”綠茵笑著接過畫,轉身在桌上握住鉛筆不自覺地往胸前素描著陰影。

入秋的夜風一陣涼意,校園小路上綠茵捂緊身上的綠色針織衫,手裡拿著一個朔料袋,和一副剛完成的畫。綠茵的唇角洋溢著微笑,她想知道蕭楠對她畫的評語。

蕭楠躺在沙發上無所事事地看著電視,手裡把玩著遙控器。他好似看著電視,又好似等著綠茵回來。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欣慰地看著進門的綠茵。

“外麵很冷嗎?”蕭楠發覺綠茵的嘴唇有些發紫。

“冇有了,謝謝你的午餐。”綠茵將飯盒放到餐桌上。

“喝杯熱水。”蕭楠端著冒著熱氣的玻璃杯遞到綠茵手中。

“這是副畫嗎?”蕭楠見餐桌上捲起來的素描紙。

“嗯。”綠茵點了點下頭,用涼意的手感應杯子的溫度。

“我能看看嗎?”蕭楠征詢地眼神看著綠茵。

“當然,還希望聽到你的評語。”綠茵笑說。

“好。”蕭楠拿著畫做到沙發上打開。

“素描的功底不錯,畫得很好。不過我更喜歡看你畫的中國古典女子。”蕭楠看著麵前的綠茵說。

“是嗎。”綠茵喝了口熱茶,將手中的杯子放到茶幾上。她想起房裡書桌上素描本上那幾幅四大美人圖,貴妃醉酒、西施皖紗、貂蟬拜月,昭君出塞。

“一種古典的韻味,一份詩詞的意境。”蕭楠將畫捲起來遞給綠茵。

綠茵接過畫笑說:“那我畫好一副美人圖送給你。”

蕭楠笑著點了點頭:“美術課上的怎麼樣?”

綠茵將畫放到茶幾上在蕭楠對麵坐下:“嗯……”

“怎麼了?”

“可以提點小意見嗎?”

“當然可以。”

“那個王老師個人覺得太嚴肅,不苟言笑,不適合當美術老師,應該當數學老師。”

“哦,老師對學生當然是嚴厲的。”

“官官相護。”綠茵從茶幾上拿起畫起身往房間走去。

“嗬嗬……”蕭楠舒心笑了。

夜風拂過窗簾,帶來一陣涼意……

一身粉色長袖睡衣的綠茵打著赤腳靠在窗前遐思著,月色將她的身影影射的很長……

房門聲響了,綠茵將門打開。

蕭楠端著盤切好的水果遞給綠茵:“看見房內燈冇關,就知道你冇有睡。”

“謝謝!”綠茵笑著接過水果盤,拿了塊切好的蘋果吃著。

瓷器盤子邊緣的紅色小花很精緻唯美,盤裡的葡萄、草莓、獼猴桃、蘋果、擺放得很有美感,在燈光的照射下很靚麗。

蕭楠準備離去時不經意看到赤腳的綠茵:“彆著涼了。”

“從小習慣了,冬天時還在雪上走過,先是刺骨的涼,接著冇有感覺,然後很暖和。”綠茵笑看著蕭楠。

“你倒像個男孩子。”蕭楠遲疑了會說,他一直以為她是個弱不禁風文靜的小姑娘。

“這麼多水果我吃不完。”綠茵示意蕭楠拿著吃。

“吃不完放到冰箱去,還是把拖鞋穿著,彆凍著了。”蕭楠說完離開。

綠茵關上房門,端著水果盤到書桌上,她看著各色各樣的水果笑了,她覺得蕭楠更多時候像個大哥哥一樣,想著若珊,她真不希望他們走到那一步。

清晨,陽光鋪滿操場,學校裡的學生在班主任帶領下都圍繞跑道晨跑著……

“綠茵,你等等我。”一身紅色運動裝的小蕾在綠茵身後喊著。

綠茵跑得已經上氣不接下氣,粉色運動衣更顯臉色蒼白。綠茵用手捂住下腹:“我討厭跑步。”

小蕾跑到綠茵身旁:“我也是,不過我是愛美,不想跑。看你吧,是身體不行,應該多鍛鍊鍛鍊纔是。”

周慧和葉蓉跑在女生前麵,短髮的她們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和男孩子還真有一拚。

跑到邊緣的蕭楠放慢腳步看著最後麵的綠茵和小蕾:“你們兩個怎麼了?張小蕾你是跑不動了嗎?”

“冇有啊,老師。”小蕾看了下蕭楠,跑上前去。

“綠茵,你身體不舒服嗎?不舒服就不要跑了。”蕭楠看著額頭冒汗的綠茵,很是擔心。

“我可以取消每天的晨跑和體育課的鍛鍊嗎?”綠茵放慢腳步,看著陪她跑步的蕭楠。

“不可以,你這樣的身體就要鍛鍊。記住,體育課不好是要拉分的。”

“是嗎?”綠茵停下腳步,從跑道中心直接走去班級的隊伍中,省去跑一圈的時間。

蕭楠搖了搖頭,笑了笑。

課堂中,綠茵小腹疼痛,不得趴在書桌上。她的“好朋友”每次來,都會要她的命一樣。

“綠茵同學,請站起來。”數學張老師讓綠茵站起身來。

綠茵站起身,麵色憔悴,嘴唇發紫,她的眼神看著遠處,她知道她又該挨批評了。

“綠茵同學,課堂上可不是睡覺的地方,到外麵站著去,清醒清醒。”張老師瞪著眼看著綠茵,厚厚的眼鏡片擋住了他眼睛露出的凶光。

綠茵聽著,覺得不是自己能承受範圍,一時尷尬不已,十個腳趾並緊不動以示反抗。

班上的同學都詫異老師的行為,幾個男生還唏噓了幾聲。

“怎麼了,冇有睡醒聽不見嗎?”張老師嚴厲地眼神看著綠茵。

葉蓉用腳踹了綠茵的腳一下,綠茵看著葉蓉數學書上寫著:“好漢不吃眼前虧。”

綠茵深呼吸了口氣,從葉蓉身後走出教室,站在門外。

周慧和小蕾都瞪著張老師,一股怨氣無法出,覺得這樣的老師太欺負人了。

班上後排的同學中,其中一個男生把數學課本用力地摔到地上。

“謝振宇同學,請解釋你的行為。”

振宇站起身:“老師,你這樣懲罰一個女生,太過了吧。”

“出去,出去給我站好。”張老師氣憤道。

“出去就出去,上你的課就渾身難受。”振宇說完,一股勁地邁出教室。

“好好檢討自己的行為。”張老師盯著振宇的背影說。

“同學們,繼續上課。”張老師像冇發生什麼繼續上他的課。

葉蓉和周慧一副懊惱的表情。

“神經病吧。”小蕾嘟噥了一句,繼續在歌詞本上寫著歌詞。

-。”“嘿,你還幸災樂禍!”小蕾瞟了一眼葉蓉。“我說我們的公主,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連體育老師你也敢頂撞,厲害!”周慧朝小蕾豎起大拇指。“是啊,我的王子。”小蕾用手摸了摸周慧那頭短髮。“嗨!乾嘛呢,男女授受不親啊!”周慧說完用手整理了淩亂的頭髮。“嗬嗬……”葉蓉大笑起來。綠茵也跟著笑起來。上課鈴聲響起,同學們相續走進來。陳真看著坐在他位置上的小蕾:“你給班主任說說,讓我們換換位置得了。”“哼!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