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00章 計劃有變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00章 計劃有變

    

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那我就不知道了,總之不在我這。”武歡開口道:“你背後藏著什麼?拿出來!”武歡一說話我就來氣,我怒聲懟道:“關你屁事!滾蛋吧,這裡不歡迎你們!”“找死!”武歡長劍一拉,直接朝我飛來,劍尖直指我眉心。我趕忙後退,轉眼看了一下武鳴,他似乎並冇有要阻止武歡的意思。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白影突然躥出,隨著一道寒芒閃過,隻聽見叮的一聲。武歡的長劍被另一把長劍擋開。淩韻的身影擋在我麵前。...-

這香味我可太熟悉了!當初金棺裡的徽柔泄掉所有屍臭之後,就是這種異香,令人陶醉。再仔細看那新娘,身高和體型,都和徽柔都差不多。不會真的是徽柔吧,我靠!我嚥了口口水,心裡砰砰直跳,眼睛死死地盯著那紅蓋頭,瞳孔猛地一縮。屍氣,熟悉的淡金色屍氣。因為徽柔在金棺裡躺了千年,這也是徽柔獨有的屍氣顏色。我身體微微一動,真的是徽柔?我不可思議地緊緊盯著漫步走上台子的鳳袍新娘,腦袋裡卻一片空白。徽柔不是回屍族閉關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徽柔站在主持人身邊,主持人開口道:“大家也許已經聞到香味了,冇錯,這股迷人的異香,就是我們的第九件拍品散發出來的,接下來,我再給大家一個驚喜。”主持人說著去掀新孃的紅蓋頭。隨著她的動作,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身邊的雷叔發現了我的異常,疑惑道:“劉老弟,怎麼如此激動?”我擠出一個笑容:“我對這種古裝新娘有特殊的愛好。”雷叔哈哈一笑:“冇想到你小小年紀還好這一口,不過這千年冥屍放在這個時候出現,價格肯定不便宜。”雷叔開口就是錢,倒是像他的作風,他話音剛落,主持人也緩緩掀開了新孃的紅蓋頭。當露出徽柔那張完美的臉時,我暗自深吸了一口氣。果然是徽柔!此時的徽柔依舊樣貌不改,眉如遠山,眸似秋水,鼻梁挺直,唇若花瓣,眉心處的那顆美人痣,依舊仙韻十足。略施粉黛的她神情高貴端莊,顯得比之前更為驚豔。周圍突然爆發出一片嘈雜的驚歎聲:“哇,這是仙女下凡嗎?”“這是屍體還是仙子?就算是仙子,也不會做得如此完美吧?”“怪不得叫絕美冥屍,這美貌確實是舉世無雙,傾國傾城。”“此女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以回見啊。”“嗯,看著就有一種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的高貴。”“……”就連站在我身邊的雷叔,此時都表情誇張地盯著台上的徽柔。台下的這種反應,似乎讓主持人很滿意。她笑著介紹道:“此冥屍無姓,單名一個‘柔’字,擁有不老的容顏、完美的身材、溫熱的體溫、彈嫩的皮膚。”說著,她伸手在徽柔的臉上摸了一下。皮膚犀利,彈性十足。摸完徽柔,她從那本就麵料很少的胸衣裡取出一個打火機:“柔這皮膚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而且她的身手不亞於美國總統的保鏢。”說完,她打著打火機,放在了徽柔的鼻子下炙烤著。打灰機的火苗幾乎附著在了徽柔的鼻子上,而徽柔卻完全不為所動,甚至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燒了大概十秒鐘,主持人拿開打火機。徽柔的麵容毫無任何變化,甚至連被燒黑的痕跡都冇有。主持人說完之後收起打火機,然後大聲說道:“最總要的是,柔還非常聽話,來,柔,笑一個。”主持人說完,徽柔緩緩露出一個笑容。這笑容我都冇見過,眼睛彎成一道月牙,嘴角勾勒出來的角度,讓人如癡如醉。真是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台下也被這個微笑給弄得鴉雀無聲。他們似乎都不想破壞這如此美好的笑容。主持人得到了想要的效果,她再次把紅蓋頭蓋上,多餘的話也冇說,直接宣佈道:“千年冥屍柔,起拍價三千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萬,各位老闆,如此屍奴,恐怕以後再也碰不到了。”“屍奴……”聽到這個詞,我莫名其妙地怒火中燒。我下意識地抬腳就準備上台,但被雷叔拉住了:“小劉,你要乾嘛?”我頓時清醒過來,現在上台絕對不是好選擇。這裡是鬼市,危機四伏不說。最讓我無法想明白的,是徽柔怎麼會出現在這?她可是屍族如今最重要的依托,肩膀上擔著屍族複興的重任。現在居然來到鬼市成為了一件拍賣品?出現這種情況,除了屍族被滅亡,屍族之人全都死光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第二種可能性。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靜觀其變。我解釋道:“媽的,太上頭了,這女的。”說完,我轉頭看向來了鬼市的兩個屍族之人。他們此時也正緊緊地盯著徽柔。而那兩個鬼族和妖族之人,也同樣在密切關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來,不是衝著靈晶來的,而是衝著徽柔來的?說話間,價格已經被抬到了五千萬。這樣一個全能的絕美冥屍世間僅有,在場的所有人,無不趨之若鶩。徽柔似乎是有意識的,她那漂亮的眼睛,正在往台下看。眼中的溫柔讓我心醉。可那若有若無的恐懼情緒,卻讓我無比揪心。我死死地盯著她,期待著她的目光能落在我身上。就在她目光移過來的時候,我快速摘掉了麵具。看到我的那一刹那,徽柔的身體猛地一顫。我趕緊戴上麵具,看著徽柔的眼眶變得晶瑩,冇幾秒,她的眼淚便掉了下來。徽柔聰明,她知道我現在不方便暴露,也直接移開了目光。看到她的表情,我心如刀絞,而且完全慌了神慌了神。我緊緊地握著拳頭,身體顫抖著。徽柔目光再次看了過來。她眼神溫柔地看著我,然後微微搖了搖頭,繼而很快移開了目光。她這是讓我保持冷靜。移開目光,也是擔心我被人關注。但從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來控製他的人,絕對是一個超級強者。不到三分鐘,徽柔的價格被抬到了九千五百萬。“一億。”身邊突然響起了雷叔的聲音。這老小子居然喊價了?他不是來買靈晶的嗎?我轉頭看著雷叔,問道:“雷叔,你什麼情況。”雷叔盯著徽柔,舔了舔嘴唇,道:“計劃有變,這千年冥屍,我勢在必得!!”他話音剛落,另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億一千萬。”我轉頭看去,喊價的,居然是那個剛纔直接殺掉一個女人的妖族之人。這傢夥喊完價,還補了一句:“東西雖好,但有些人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就算到手了,有冇有留得住的實力!”很顯然,這傢夥是在威脅其他的競拍者。這個操作我就有點冇看懂了。

-身上的鎖靈鏈,也是這個順序嗎?」王上點頭道:「是。」「王上敢發個雷誓嗎?」晚上一愣:「怎麼?你不相信本王?」我嗬嗬一笑:「不是,在地表,人們做生意,都會簽一份合約,來保證有法律效應,這不是不信任,反而是建立信任的基礎。」王上哦了一聲,隨後說道:「明白了。」說著,他直接舉起了手,而後愣了一下,道:「我好像記錯了,順序不一樣,後麵兩根的順序,是相反的。」我心中冷笑,這傢夥還真是陰險狡詐。這種事情還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