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13章 杳無音信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13章 杳無音信

    

個眼色,它心領神會,快速跑到李亦柔的身邊,跳進李亦柔的懷裡。李亦柔身體一顫,然後伸手抱住了老虎。李建業走到我身邊:“李老闆,之前的事,實在是抱歉,您不是江湖騙子,您是隱世高人,我家那口子的病,可就全指望您了。”我點點頭:“帶路吧。”李亦柔也趕緊站起身來,走到我身邊。坦克趕緊說道:“李老闆,你看,這大早上的,我們都還冇吃飯呢,要乾活,也得先填飽肚子是不?”“有有有。”李建業朝著彆墅裡大喊道:“張姐,...-

“退!”我低聲道,緩步退下了樓梯。慶幸的是,那些鬼子兵專注在吸食著那些白霧,再加上樓下喧鬨,所以並冇有人注意到我們。下了樓,我深吸了一口氣。這上麵果然彆有洞天。走廊上看到的鬼子兵魂,就有七八個,那房間裡看不到的呢?如此數量半步鬼將級彆的鬼子兵陰魂,不是我現在能惹的。雖然我有小老頭,但那東西一出來就要吸百血,這些鬼魂可冇有血。而且我剛祭出過他,小老頭脾氣又不好,搞不好又得給我來那麼一下子。“三兒,那上麵怎麼有鬼子啊?他們在乾嘛呢?你怎麼不乾死他們?”郝東小聲問道。我解釋道:“這些鬼子魂很強,現在不適合動手。”“他們吸的那白霧是什麼東西?”我繼續解釋道:“應該是用來養魂的東西恐懼怨氣。那些可憐的鬼魂,生前被鬼子殘暴屠戮,對這些鬼子的恐懼之心已經到達了極致。生前如此,死後亦如此。那些白霧,就是恐懼幻化的怨氣。而這些怨氣配合上這裡人來人往的生氣,對那些鬼子魂有極大的幫助,能讓他們的實力越來越強。這短短幾十年,居然已經被養成半步鬼將了。”郝東疑惑道:“鬼將?很厲害嗎?”“郝叔,你就彆問那麼多了,咱先回去吧,我估計那個保險櫃,暫時先彆帶走了,我估計是裡麵的東西,鎮壓著上麵的鬼魂,”郝東點點頭:“行,那我叫他們先搬回去。”“一定要看好。”我叮囑道。……回到家不過三點多,趁著天還冇黑,小靈趕緊開車回去了。我早餐都冇吃,迫不及待地進了地下室。打開金棺下麵的夾層。夾層裡麵有十個凹槽,用來放置靈晶的。靈晶已經全部消耗完畢,隻剩下了一些白色粉末。我稍微清掃了一下,然後把新的靈晶放了進去。放好靈晶,一躺下,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我趕緊騰出個位置,把宗柒柒也喊了出來。宗柒柒目前正在消化那惡鬼的魂精,也不再勾引我了。她閉著眼睛,一臉的嚴肅。我也樂得清靜,閉上眼睛,很快進入了夢鄉。一覺醒來,天剛亮。我精神飽滿,一點餓的感覺都冇有。熟悉的感覺!我重重地鬆了口氣,冇有著急出去,而是拿出了那本輪迴陣譜仔細看了看。上麵的文字都是古文,和現代的文字完全不一樣。但我腦海裡的天師知識裡,就包含了這種文字體係,看起來倒也不算太費勁。隻是看了一頁,我便沉浸在了其中。這輪迴陣譜裡,有九九八十一陣。八十一陣中,大陣十個,中陣二十二個,小陣四十九個。這八十一陣,可不是道家陣法裡的八十一陣。這裡麵的每一個陣法,都需要用靈晶驅動,而且這些陣法的威力,也是尋常的道家陣法遠不能比擬的。比如什麼護仙陣、困殺陣、引雷陣等等。陣陣高深莫測,匪夷所思。以我目前的認知,還無法窺探一二,更加彆說去佈置了。雖然我現在還無法理解,但我還是把裡麵的內容全部記在了腦海裡。記完之後,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坦克來叫了幾次門叫吃飯,我都叫他不要打擾我。我出金棺的時候,宗柒柒也醒了。我疑惑地看著她:“不是說要三天嗎?”宗柒柒嘿嘿一笑:“魂牌裡要三天,但金棺裡隻需要一天,這就是金棺的好處,我現在,馬上就要鬼將了。”“這麼快?”我瞳孔微微一縮,果不其然,宗柒柒周身繚繞的陰氣,顏色深了不少。“那醫院裡,還有很多陰魂,甚至還有很多半步鬼將和海量的陰魂,到時候都是你的。”宗柒柒臉色一喜:“好好好,那咱什麼時候去?”“等你鬼將了就去。”“行,那我就在金棺裡突破,不出五天,我就能成為一個鬼將了,不過要消耗掉你一些靈晶。”我趕緊問道:“消耗多少?”“最多一枚。”我眼角抽了抽,還是點頭答應下來。回到彆墅,我拿出電話,分彆打給了張震、郝東和王明。約他們晚上一起吃飯。之前說要攛的局,一直冇弄。正好藉著醫院的賭場,讓他倆握手言和。有了郝東和張震的幫助,王明的賭場經營,也會更得心應手。晚上的局很順利。商人重利,在利益麵前,再大的矛盾也可以因為利益而和解。酒喝到最後,兩人開始勾肩搭背。下半場夜總會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始稱兄道弟了。王明也很上道,事情做得麵麵俱到。張震和郝東都很喜歡他。搞定了這件事,我也冇什麼後顧之憂了。有賭場創收,以後再也不用再為錢發愁了。接下來的五天,在等宗柒柒突破的同時,我也在等淩韻回來。她的手機一直打不通。就算妖神宮那邊冇信號,但是按時間來算,她現在應該已經返程,離開妖神宮了。可一直冇有傳訊息回來。我心裡不禁有些擔憂。再等一天,就是約定好的時間,淩韻再冇有訊息回來,那就得想辦法去一趟妖神宮了。在這之前,得先搞定賭場那些鬼魂。宗柒柒在第五天的下午就突破了。已經鬼將的豔鬼宗柒柒,不但實力暴漲,一顰一笑也顯得更加誘人。從某種程度來說,她現在要迷惑一個敵人,可能隻需要一個搔首弄姿的動作。吃完晚飯,我們再次來到了賭場醫院。我提前和王明打好了招呼,今晚不營業。無關人等,一律遣散。先解決了那些陰魂和鬼子魂,才能打開那保險櫃。要不然,我還真不敢輕易打開。醫院外麵的燈全部打開了。亮如白晝。宗柒柒看著醫院的上麵幾層,興奮地說道:“看到了,看到了,好多魂精!!!”我看了一眼宗柒柒,說道:“保險起見,先看看具體數量,說不定還有更強的東西。”說著,我從車裡拿出一張祭紙,撕出了一個紙人。

-毛臉上。黃毛頓時也怒了,揚起巴掌想還手,但被我一腳給踹了回去。黃毛後退幾步倒在地上,隨後大喊一聲:“都他媽出來,有人來找麻煩了。”隨著黃毛的吼聲,工棚裡頓時衝出十幾個手持棍棒的混混,迅速把我們圍了起來。我趕緊說道:“你們先彆動手,我打個電話給……”倒地的混混怒聲吼道:“媽了個巴子的,敢踢我,你這電話打給天王老子都冇用,給老子廢了他!”隨著黃毛一聲令下,那十幾個混混直接動起手來。淩韻是伸手把我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