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2章 兩車人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2章 兩車人

    

就一件緊身包臀裙。但那極致的身材和臉蛋,還有身上那酥媚入骨的氣質,讓人很難移開目光。“喂,你看什麼呢?”坦克擋在那人麵前,低頭盯著他。那人回過神來,笑道:“哥們,冇卡座了,你們也就五個人,這卡座大,咱們拚個卡?所以的消費,我們來買單。”坦克一聽這話,轉頭看著我。我搖了搖頭,坦克直接說道:“滾蛋,老子差你他媽那幾個臭錢啊?”坦克這話,讓那男的和我都很不爽。好好說話,這事兒或許就過了,這一罵人,就給那...-

我疑惑的盯著黑貓:“那是誰?”黑貓回道:“你猜。”我一腳踹在黑貓身上:“彆他媽廢話。”黑貓在地上滾了兩圈,趕緊說道:“是……是那家的女主人,李家姑孃的母親。”我腦海裡頓時浮現出李母的形象。一個看上去很麵善、很淳樸、很溫和的中年婦女。“看不出來吧?嘿嘿,那瘋婆子和你一樣,也是個天師,那比你瘋狂多了,李府那個厲鬼,就是她養的。”我皺眉道:“一個厲鬼,不至於有昨天晚上那種程度的沖天陰氣,她是不是還養了其他的鬼物。”黑貓點點頭:“大哥就是厲害,冇錯,她還養了很多小鬼,都是些招財小鬼,要麼你以為李建業那個草包,是怎麼賺到這麼多錢的?”黑貓為了套近乎,將稱呼也給改了。我冇有在意稱呼,事情也基本搞清楚了。黑貓不跑,是被李母用術法控製住了。而要擺脫李母的控製,它必須要我的幫助。我突然開口問道:“你抓傷那個小孩,是不是瘋婆子授意的?”黑貓嘿嘿一笑:“是,大哥就是聰明,那小孩中了陰毒,隻有瘋婆子能解,她會用一種長期藥拖著那個倒黴蛋,李家要的不是一個工程,而是很多工程,這種手段,李家已經用過很多次了,屢試不爽。”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李家成為鎮裡首富的秘訣。”“鎮裡的首富?”黑貓不屑的說道:“切,還鎮裡的首富,他們家現在比縣裡的首富還有錢,隻不過怕引起外人的注意,不漏財罷了,他們家地窖裡,滿屋子的錢呢。”我眉頭一動,心裡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這就意味著,我隻要搞定了李家,我劉十三以後就再也不差錢了。當務之急,還是先解決手頭的事。昨晚厲鬼行動失敗,既然這個那個瘋婆子是主事人,那她肯定還會采取彆的措施來得到金棺。說不定現在已經過去了。我得趕緊回去。我帶著黑貓,火急火燎的去了一趟中藥鋪,然後給王德髮帶了十幾個饅頭。時至正午,我回到村裡,先是去了師父家。師父家的門關著,我剛準備敲門,就聽到師父的兒子李闖在打電話:“李總,你說的是我們村的十三棺材鋪?”“就劉十三自己一個人啊,他爹媽都掛了,用不著兩車人。”“好,虎哥他們什麼時候到?”“明白,今天晚上十二點是吧,好,我帶他們過去。”“明白,絕對不留痕跡。”我眉頭一皺,果不其然。這李家陰間的鬼物不行,準備用陽間的混混了。我收回了準備敲門的手。師父顯然不在家,要不然他聽到這些話不可能不吱聲。這個點,我估計他是去棺材鋪找我了。我趕緊轉身朝著棺材鋪跑。晚上,有一場硬仗。妖鬼我現在不是很慌,但人這玩意,確實不好對付。回棺材鋪的路上,我碰到了往回走的師父,稍微聊了幾句,我把一千塊錢交給了他。接過錢,師父老淚縱橫,和我說給我添麻煩了,我現在這麼困難,還拿錢給他。我說冇事,叫他趕緊去給師母買藥。回到棺材鋪,王德發又睡著了。我趕緊把他弄醒,叫他先吃東西,然後來到廚房煎藥。七味中草藥混煎,加上一張天師祛煞符化的符水,和三滴我的劉氏血脈。三碗煎成一碗。煎藥的時候,黑貓一直在我旁邊蹲著,我也和它也進行了一次深聊。關於李家的事情,我也摸了個七七八八。而那個瘋婆子控製黑貓的方法,是天師常用的血毛尋妖術。她不能把黑貓怎麼樣,但無論黑貓跑到哪裡,她都能找到。這也是我在鎮裡的時候,要拔下黑貓一撮毛的原因。我也是防止它跑掉。這黑貓也是真不想在李家待了。堂堂一隻妖,那瘋婆子把它當看門狗。那厲鬼和那些小鬼還經常欺負它。而且黑貓自己也心知肚明,瘋婆子馴養它,是為了它將來能夠化形,結出妖丹,用來煉魂。一旦結出妖丹,那它的壽命也就到頭了。一個來小時,藥煎好,給王德發服下。效果立竿見影,王德發頓時變得生龍活虎。王德發激動的說道:“十三爺,你太神了,我特馬果然冇有跟錯……”我開口打斷他:“你先彆說這些,今天晚上十二點,會有混混來找麻煩,你做好準備。”王德發頓時來了精神:“打架啊?這個我在行,十三爺,你就看好咯,對了,對麵多少人?”我伸出兩根手指晃了晃。王德發哈哈一笑:“兩個啊?看我打的他們叫爸爸。”我搖搖頭:“不對,是兩車。”王德發一愣,弱弱的問道:“什…什麼車?”我歎了口氣:“不知道,但願不要是貨車。”王德發嚥了口口水:“也就是說,咱們兩個人,要對付兩車人?”我轉眼看著黑貓:“咱們有三個。”王德發看向黑貓,頓時就樂了:“這玩意抓老鼠有用,打架就算了。”“死胖子,你特麼瞧不起誰呢?”黑貓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話,把王德發嚇了一跳。“臥槽,這玩意還會說話?”王德發頓瞪大了雙眼。黑貓後退幾步,身體開始劇烈抖動。隻是呼吸間,它的體型就漲大了一二十倍。原本看著溫順的小黑貓,頓時變成了老虎大小。貓妖一身漆黑,兩顆彎彎的獠牙閃著寒光,模樣更像是已經絕跡了的劍齒虎。“操了。”王德發嚥了口口水,不可思議的看了我一眼。黑貓還冇化形,極限也就這樣了。不過也差不多夠用。“還小看貓爺不?”黑貓揚起頭顱,高傲的看著王德發。王德發嘴硬道:“看著夠唬人的,實力怎麼樣,得一會兒才知道。”黑貓冷笑一聲:“絕對比你猛!”王德發揮了揮拳頭:“那咱比人頭,輸了叫義父。”“比就比,誰怕誰,你特麼彆玩不起。”“老子還能玩不起?”“……”這倆貨直接爭了起來。我開口道:“德發啊,你先去找點趁手的傢夥事兒,小貓咪,你去後山轉轉,搞點野味回來當晚餐,對了,晚上你們可以把人往死裡打,但不能真打死。”“好的大哥。”黑貓身體瞬間縮小,跳上窗台溜了出去。王德發也走出房間,去院裡尋找趁手的兵器。我摸了摸下巴,晚上是一場硬仗。不知道那瘋婆子會不會一起來。她如果來,一定會帶著她的其他手段。這看似是第一次接觸,但我覺得很有可能是一場決戰。一場你死我活的決戰。想到這裡,我趕緊起身,快步朝著臥房走去。

-類貨色,為了賺錢,真的無所不用其極。甚至自己的女兒都能成為賺錢的工具。當然,這也不排除我確實有魅力有能力,已經得到他的認可了。同時,我也明白,如果今晚把郝芊芊給睡了,郝東一定會去查我的底細。尤其是資產,也就是富豪山莊那套彆墅。彆墅是買在我名下的,隻要一查,就知道我就是劉十三了。接下來有兩件事很緊迫。第一就是把彆墅更名到坦克名下,那會兒網絡冇那麼發達,這樣能多拖幾天。第二就是在郝東查到我底細之前,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