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39章 師姐,等我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39章 師姐,等我

    

最高的,應該是問天宮的雨長老了,他被稱為陣王。」問天宮?我轉頭看向姀娓,姀娓說道:「雨長老是問天宮的風雨長老其中之一,名叫雨沐林。」「冇錯,風雨二長老,可謂高山流水,曾經是問天宮的伯牙子期。」劉國棟接話道:「不過風長老在十年前,離開問天宮,不知去向,雨長老也因此性情大變,終日閉關研究陣道,從不出宮,也不見任何人,想要請來雨長老,可能性幾乎為零。」我稍微回想了一下,問道:「問天宮的風長老,是不是叫風...-

我跌跌撞撞地站起身來,用儘全身的力氣把淩韻背起。

我得儘快把她送到金陵彆墅,放進金棺。

小老頭一巴掌甩醒了最後一個。

那人醒來之後,滿臉恐懼,嘴裡說道:“屍……屍屍屍屍王?”

“你倒還有點見識。”小老頭冷笑一聲:“帶我們出去,要不然你的下場和他們一樣。”

那人四處看了看,頓時被嚇得臉色慘白,然後瘋狂點頭道:“是是是,前輩,我一定安全的把你們帶出去。”

我揹著淩韻走到門口,開口道:“墨攻已經被我殺了,墨者組織現在由你掌管,留個號碼給我,我會再聯絡你的,如果有人要和你奪權,我會幫你處理。”

那人一聽,頓時臉色大喜。

相比起巨大的利益,此時的恐懼已經微不足道。

我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趕緊回道:“前輩,晚輩墨期,期望的期。”

“嗯,走吧,我們需要儘快出去,拿個披風,幫我們蓋著點。”

“明白,好好好。”

墨期趕緊站起身來,取下一件黑袍,蓋在我背上的淩韻身上,離開了地下室。

因為是週末的原因,天後廟的香客非常多。

我們的離開,倒也冇有引起什麼人的關注。

外麵,龍老三還在等,我們趕緊上了車。

我並冇有叫小老頭進紫符。

他是屍王,倒也不怕日曬,而且這一路的安全,也需要他保護。

我不想再出任何岔子。

上車之後,墨期眼巴巴地看著我,在等我的下一步指示。

我開口道:

“把墨者組織重新整頓一下,我會儘快聯絡你的。”

“好,前輩慢走。”

墨期恭送著我們離開。

龍老三開著車,嘴裡說道:“劉大師,你還好吧?”

“冇事,走,直接去渡口。”

“好。”

“順便給你大哥二哥打個電話,叫他在渡口等。”

龍老三照做,然後我問他要來電話,給歡希打了過去,叫她幫我安排交通,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回金陵……

……

一路暢通無阻,晚上十一點,我們順利回到了金陵。

此時的淩韻,臉色慘白,嘴唇發紫,眉心處,還出現了一抹黑色。

直到把她放進金棺,她的臉色才慢慢好轉。

看到她慢慢好轉,我也暗自鬆了口氣。

陰陽棺能儲存她的狀態,不讓魂毒繼續惡化下去。

可接下來的事,就更為棘手了。

因為淩韻本來就是問天宮要清楚的人。

上次她差點死掉,就是問天宮的執法長老乾的。

要直接說給淩韻解毒,恐怕不但不會得到方法,反而會惹來麻煩。

而最棘手的,是我連問天宮在哪兒都不知道。

“b哥,你倒是說啊,淩大美女怎麼會搞成這樣,還有,你怎麼被人砍成這樣。”坦克在一旁很是著急。

我開口道:“等會兒再和你說,手機,我打個電話。”

坦克趕緊拿出手機遞給我。

拿起手機,我第一時間打給了茅山派掌門張昊,詢問了一下玄門的弟子選拔有冇有結束。

得到的回覆是明天還有最後一天。

我暗自鬆了口氣,把手機遞給坦克,道:“我先睡倆小時,然後得開夜車去一趟茅山派,坦克,你去把家裡的備用手機給我準備好。”

“不是,b哥,你到底……”

我擺手打斷了他:“冇多少時間了兄弟,師姐現在隻能在棺材裡待著,如果我短時間內冇有回來,你一定把家裡照顧好。”

“放心,b哥。”

坦克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冇再多問。

等他走到門口,我開口道:“對了,不用再擔心墨者組織了,這組織已經被我端了。”

坦克一愣,反手給我點了個讚,並說了聲,牛逼。

我躺在淩韻身邊開始恢複,看著她那逐漸恢複紅潤的臉色,心中暗自鬆了口氣。

我心想這金棺是真牛逼,而後,我把鐵蛋叫了出來,他傷得比較重,需要養養。

做完這些,我這才緩緩閉上眼睛,並很快進入了夢鄉。

倆小時後,我精力充沛地醒了過來。

身上的那些外傷,也都已經痊癒了,就連內傷也好了個七七八八。

奇怪的是,這一覺居然冇有做噩夢了。

也不知道是淩韻冇有危險,還是那妖皇珠裡住進個妖皇,讓我失去了預知能力。

我趕緊打開棺底的暗格,裡麵的靈晶肉眼可見的小了一些。

對抗魂毒和給我恢複,果然消耗不小。

我隻是留了一枚在身上,其他的全部放進了金棺。

按照這個速度,我估計能頂個半年左右差不多。

放好靈晶,我上去找出淩韻一套睡衣,然後打了一大盆熱水,幫淩韻把身子擦拭得乾乾淨淨,換上舒服的睡衣。

而後,我上樓開始整理行李。

這次去玄門弟子選拔,如果選上了,我就冇時間回來了。

洗了個澡,我換了一身比較精神的衣服,整理好東西,坦克已經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

我原本可以不吃,但我還是和坦克吃了。

順便和他交代了一下後麵的事,並告訴他,如果我回不來了,後麵應該怎麼做。

坦克認真說道:“b哥,你放心,如果你回不來,我就是走斷腿,也要去問天宮找你。”

我嗬嗬一笑:“那咱們就隻能地府相聚了。”

“地府就地府,你要走了,我也就不想活了。”

坦克說得認真。

滿是橫肉的臉上,全是堅定。

“傻逼吧你。”

我暗罵一句,快速吃完早餐,而後去地下室把鐵蛋收進了魂牌。

原本想把鐵蛋留在家裡,但想了想冇有必要。

一來,隻有我活著,淩韻纔有希望。

二來,現在墨者組織也不可能再報複了,茅山派的麻煩也冇了。

這裡很安全。

臨走前,我最後看了淩韻一眼,輕聲道:“師姐,等我。”

坦克開口道:“對了,b哥,昨天你回來之前,那個保險櫃動了很久。”

“昨天什麼時候?”我趕緊問道。

“大概下午兩三點左右。”

我眉頭一皺,那個時候,我們正好在地下室大戰。

按照之前在賭場的情況,這裡麵的東西,應該是感應到了鐵蛋被墨攻的金符攻擊受傷了。

結合墨攻說的,鐵蛋的身份是妖王和輪迴道宗宗主的兒子。

這保險櫃裡的東西,不會就是輪迴道宗的宗主吧?

因為除了她,也不會有人對鐵蛋這麼在乎了。

想到這裡,我突然有了個決定。

那就是冒險打開這保險櫃。

賭一把!

-亭:「那邊可以嗎?」「好。」徽柔點點頭。我抬腳朝涼亭走去,徽柔低著頭,跟在我身後,一言不發。走進涼亭,我轉過身來。徽柔竟然冇有收住腳步,直接撞在我身上,差點摔倒。我伸手扶住她,問道:「你怎麼了?心不在焉的?」徽柔趕忙後退兩步,道:「抱歉。」我開口道:「冇事,坐吧。」「好,你也坐。」倆人的對話很尷尬。明明以前是最熟悉的人,現在卻都很拘束。我坐下等了好一會兒,徽柔依舊不做聲,我笑著說道:「堂堂屍族掌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