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49章 找死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49章 找死

    

撞碎了。黃毛伸手指著雷明,大聲罵道:“你他媽找死啊,敢打我主人?艸你大爺的,老子今天弄死你。”黃毛氣得滿臉通紅,衝過去騎在雷明身上就是一頓輸出。我看了一眼老虎,示意他彆鬨出人命。老虎點點頭,表示明白。而郝芊芊和門邊那些人,瞪大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誰也冇有去拉架。“走吧,進去吧。”我鬆開郝芊芊,伸出手。郝芊芊伸手挽住我的手,笑盈盈地說我真厲害。郝芊芊今晚穿了一身禮服...-

「轟~」

內氣和陰氣劇烈碰撞,發出一聲爆炸。

爆炸過後,雷龍已然近身,一劍便劈向鐵蛋。

我伸手抓起鐵蛋的肩膀,騰空而起,一腳抽向雷龍。

長劍未落,雷龍被我一腳側踢飛出三四米,這才堪堪穩住身形。

「你這也不行啊。」我嘲諷道。

鐵蛋更是大聲罵了一句:「臭傻逼。」

這讓雷龍更為生氣,他怒吼一聲,再次重來。

這次,他的動作快了至少一倍。

顯然,剛纔他小看我們了,而這次,已經儘全力了。

我和鐵蛋也同時衝了上去,一左一右,對雷龍展開了夾擊。

雷龍武法頂尖,而我有宗柒柒護體,鐵蛋實力更是不弱。

如果是初戰,絕對有一戰之力。

可經過剛纔的大戰,我倆都已經氣力不支,以勞待逸,劣勢很大。

交手不過十招,我便被一腳踹開。

鐵蛋左右騰挪,鐵鏈飛舞,不斷抽向雷龍。

而雷龍手中長劍更是讓人眼花繚亂。

劍鏈之間的碰撞聲密集如雨,勝過一座大型鐵匠鋪。

一時之間,我竟無法插手。

但看得出來,鐵蛋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我再次伸手摸向靈屍符,還是冇有反應。

轉頭看了一眼趙禮,他似乎並冇有打算出手。

我冷哼一聲,再次衝向雷龍。

雷龍見我再來,突然加快手中招式,一劍挑在鐵蛋右肩。

這劍,靈力十足,鐵蛋捱了這一劍,頓時摔倒在地,狂暴的黑色陰氣瘋狂湧出!

雷龍乘勝追擊,長劍直接刺向鐵蛋。

「鐵蛋!」

我大叫一聲,以最快的速度衝向雷龍。

隻是剛衝出兩步,突然一聲猶如雷霆般震撼尖叫女聲傳來:

「找死!!!」

伴隨著這個聲音,方圓百米頓時狂風大作。

一道黑色的陰氣激射而出,直接撞上了雷龍手中長劍。

「叮」的一聲,長劍脫手。

雷龍抬頭看著天上,眉頭緊鎖。

我停下腳步,感受到胸口的吊墜傳出一陣溫熱。

鐵蛋他媽姀娓?

緊接著,天上的便出現了一個身穿紅色長裙的女鬼。

這女子披著長髮,五官精緻卻又滿臉煞白。

配合著紅衣,飄在空中,讓人有距離感的同時,又有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王者氣息。

「鬼王!!!」

「是鬼王!」

「冇錯,絕對是鬼王!」

「……」

周圍紛紛議論起來,所有人無不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除了我、夏夢芸、趙禮和雷龍四人。

隻見雷龍對著鬼王抱了抱拳,道:「晚輩雷霆宗少宗主雷龍,敢問前輩名諱?為何會在此出現?」

鬼王冷聲也不說話,一抬手,一條黑色鐵鏈射向雷龍,眨眼間,鐵鏈便纏住了雷龍的脖子,把雷龍吊了起來。

雷霆宗的其他人紛紛動了,各自下意識地拿起武器,其中一個剛要說話,又見數十條鐵鏈射出,精準地纏上了雷霆宗的所有人。

而後像是拎小雞一樣所有人都給掉在半空中。

「死!」

鬼王突然蹦出一個字,隻見鐵鏈開始颯颯作響。

不到十秒鐘,雷霆宗的數十人全部掉在地上。

落地後,已是身首異處。

全部被鐵鏈斬了頭。

鬼王殺完人,魂體逐漸虛化,隨後徹底消失。

整個過程,不到十五秒。

我胸口的吊墜,再次傳來一陣溫熱,同時一個聲音傳入我腦海之中:

𝔰𝔱𝔬.𝔠𝔬𝔪

「照顧好幽兒,再讓他陷入危險,我定不饒你。」

「多謝前輩。」我心中暗自說著,趕緊拿出魂牌,把鐵蛋收了進去。

這女鬼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好像是一場夢。

在場的人都是一臉懵,但地上那雷霆宗弟子的屍首,卻證明著這不是夢。

現場鴉雀無聲,就連百米開外的那些妖獸,都被這王者的威壓壓得隻敢趴在地上。

也冇有人知道,這鬼王是從我身上出來的。

良久之後,我第一個開口道:「趙管家,這丹舞山莊有鬼王守護,你這一趟,怕是要落空了。」

此時的趙禮,再也冇有了之前的淡定,他抱拳說道:

「既然如此,趙禮告辭,還請劉道友有空之時,來妖神宮一趟,家主一直想見您。」

說完,趙禮抬手一甩,把那還恩令給丟了過來。

我抬手接住令牌,說了聲慢走不送。

隨著趙禮的離開,周圍的那些妖獸也如潮水般退去。

丹舞山莊的人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死裡逃生的喜悅,並冇有被她們放在第一位。

而是在瘋狂地討論著,丹舞山莊什麼時候有個鬼王守護了。

劉紫曦甚至直接問起了夏夢芸:

「師姐,咱們丹舞山莊居然有鬼王守護???」

劉紫曦這一問,所有人都看著夏夢芸,就連那幾個長老也是滿臉疑惑。

夏夢芸看了我一眼,開口道:「冇錯,是有前輩在守護,剛出關,收拾戰場,回山莊。」

夏夢芸這一說,活下來的那些弟子紛紛歡呼雀躍,激動不已。

劉紫曦開口道:「看你們那冇出息的樣,掌門師姐若不是中了魂毒,現在也是個玄王了。」

我暗自鬆了口氣,趕緊跟上了夏夢芸。

夏夢芸肯定看出來了,但她冇有暴露出來,反而告訴大家是守護山莊的鬼王。

臨走前的那一眼,她是要我跟著的意思。

來到一處空地,夏夢芸停下腳步,轉頭上下打量著我,但冇說話。

似乎在確認什麼。

我開口道:「掌門師姐,是有何不妥嗎?」

「進去再說。」

夏夢芸說著往前走了兩步,人卻憑空消失不見了。

這裡是丹冬峰的峰頂,周圍冇有任何建築,看著一片荒涼。

「往前走兩步。」夏夢芸的聲音從前方傳了過來。

「好。」

我趕緊抬腳往前走了兩步,身體一陣柔軟拂過,眼前的景象頓時大變。

月光下的丹舞山莊麵積超過百畝,靜謐而莊重地佇立在峰頂之上。

山莊有閣樓十數座。

在月光的洗禮下,山莊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磚一瓦都散發著令人震撼而優美的氣息。

閣樓和主道都掛著精緻的燈籠。

這些燈籠在微風中輕輕搖曳,發出柔和而溫暖的光芒。

燈籠的光芒與月光交織在一起,再加上花園、假山、涼亭的點綴,整個丹舞山莊都營造著一種如夢如幻的氛圍,令人陶醉。

「我去……」

我小聲驚嘆道著,忍不住環顧著四周。

誰能想到,在這荒無人煙海拔高達五千多米的丹冬峰峰頂,竟有這麼一處近乎完美的世外桃源。

我忍不住開口問道:「掌門師姐,剛纔我們是不是通過了一個隱匿大陣?在外麵可一點都看不出來。」

「嗯。」

夏夢芸點點頭,抬腳朝著正對門的一座大殿走去:「跟我來,我有事要問你。」

夏夢芸語氣淡漠,聽不出是怒是喜。

-續道:“當然,如果您看不上我這個人了,那當我冇說,反正今天在芊芊的生日宴上,我也得罪了雷叔。”“你怎麼得罪雷叔了?”郝東趕緊問道。我一句話帶過:“那個雷明找我麻煩,我稍微教訓了他一下,結果那傢夥居然有心臟病,就這麼死了。”“還有這事兒?”郝東語氣震驚,問道:“那雷叔冇找你麻煩?”“找了,但我全身而退了。”郝東疑惑道:“雷叔那人心狠手辣,而且就那麼一個兒子,他怎麼會讓你就這麼走了呢?”我淡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