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52章 等價交換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52章 等價交換

    

織語言。等了足足一分多鐘,坦克這才娓娓道來。坦克本名叫王德發,他的太爺爺王三,以前是乾倒鬥的,有次下墓的時候,中了很嚴重的煞氣。後來是我太爺爺花了好大勁幫他治好了煞氣,王三也就跟著我太爺爺混了。那個時候叫仆從。後來戰亂,倆人被抓了壯丁,逃跑的時候走散了。但王家對劉家的忠誠,從未改變。王德發的父親和爺爺後來還在乾倒鬥的行當,並且在極力的幫忙收集關於這口金棺的資訊。到了他這一代。倒鬥的要麼進去了,要麼...-

夏夢芸說完臉一紅,轉身走上台階。

臉紅?

我心生疑惑,隨後便明白了過來。

剛纔夏夢芸說,這藥池水,不能碰衣物。

所以要下去,就得光著進去。

而夏夢芸剛纔說要在這池子裡傳授給我內功心法。

也就是說……

這不禁讓我想起神鵰俠侶裡的楊過和小龍女練玉女心經的時候。

也得赤身**地麵對麵練。

難道這丹舞山莊的內功心法和玉女心經一樣?

「這丹舞山莊,真會玩。」

我不禁嘀咕一聲,趕緊走了上去。

……

丹舞廣場上,張燈結綵,紅彩頭,紅地毯,搞得像是成親一樣。

上百名弟子已經全部收拾好,站在了廣場上。

剛纔那一戰,丹舞山莊的弟子並冇有全部出動。

而冇有出動的那數十人,臉色都有些白,估計是長期防禦妖獸負了傷。

不過其他冇負傷的弟子,臉色也都不好。

她們都是無比疑惑地看著夏夢芸,看我的眼神也有敵意。

顯然,他們對夏夢芸的決定很不解。

而對於我這個即將接任莊主的外來人,更是不服,她們其中有一半的人,甚至都冇有見過我。

夏夢芸帶著我走到台上,開口說道:

「各位長老,同門師妹,還有新來的師弟陳小諾,和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淩律,即將接任我們丹舞山莊的莊主之位。」

夏夢芸的話,引來一陣唏噓,一個長老主動站了出來,剛要開口。

夏夢芸抬手製止了她,繼續說道:

「我知道大家都有疑惑、顧慮、不解、甚至是憤怒,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淩律,更適合成為丹舞山莊的莊主,因為剛纔出現的那個鬼王,根本就不是我們丹舞山莊的守護鬼王,而是淩律帶來的。」

現場頓時沉默下來,一個年事已高的長老還是開口說道:

「莊主,即便如此,也不能壞了先祖留下的規矩,丹舞山莊莊主之位,向來傳女不傳男,何況,還是這麼一個毛頭小子,這要傳入玄門和三界,他們該如何看我丹舞山莊?」

另外一個長老也隨聲附和道:

「丹舞山莊的莊主,看的不僅是實力,還有為人處世、人品、閱歷、對丹舞山莊的感情、還得請示先祖……」

夏夢芸開口道:「這就是先祖的意思。」

一聽是先祖的意思,那兩個長老也冇再說什麼。

夏夢芸繼續說道:

「丹舞山莊已到危急存亡之秋,說起來,此事都怪我夏夢芸無能。」

「我已經考察過了,淩律雖然年輕,但德才兼備,機緣無雙,有他在,可保丹舞山莊無虞。」

「再說,咱們的十代先祖夏如是,也曾有過讓莊主之位給當時的沈護法之舉。」

夏夢芸的話,讓那個大長老又開口說道:「當年的沈護法何其英雄,哪怕是問天宮的宮主,也隻能望其項背,而且他和咱們的先祖夏如是情投意合,而這個淩律……」

我往前一步,抱了抱拳,開口說道:

「各位長老,師姐師妹,我淩律隻是名義上暫代莊主之職。」

「有朝一日掌門師姐跨入玄王之境,掌門之位我必雙手奉還。」

𝙨𝙩𝙤.𝙘𝙤𝙢

「各位如若還有什麼疑慮,那就請保持剋製。」

「我不會讓大家失望,更加不會讓掌門師姐輸。」

「我不能保證丹舞山莊重現往日輝煌,讓問天宮宮主也隻能望我項背。」

「但我一定竭儘全力,保丹舞山莊無虞,哪怕丟掉我這條性命。」

「和大家交個底,我不會在丹舞山莊停留太久。」

「對丹舞山莊的莊主之位,我不感興趣,想必各位師姐對我,也不感興趣。」

「我需要的,是用丹舞藥池來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丹舞山莊需要的,是暫時的安全以及掌門師姐身上的魂毒能得到解決,而這兩點,我都可以給。」

「這是一次交易,一次你們絕對不吃虧的等價交換。」

「如果各位還有什麼意見,請保留,因為我不會對我的決定做出任何的更改。」

我的這番話,讓下麵的人都非常驚訝地看著我。

相信冇有人會這麼毫無遮掩地說出自己的目的。

但這就是事實,也是她們當下無法拒絕的交換。

我其實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麵,有些緊張。

但隻能硬著頭皮上。

台下鴉雀無聲,隻有陳小諾突然對我豎了個大拇指,隨後大喊一聲好,開始帶頭鼓起了掌。

這掌聲,在雅雀無聲的廣場上,分外刺耳。

眾人都轉頭看著陳小諾。

陳小諾的掌聲的逐漸變慢,臉上的笑容也逐漸變得尷尬起來。

夏夢芸適時的開口說道:

「我們的新莊主很坦誠,也很真誠,事實上也是這麼回事,大家應該為他的坦誠和真誠鼓掌。」

夏夢芸一鼓掌,那些丹舞山莊弟子也逐漸鼓起掌來。

穩定好她們的情緒之後,繼任大典正式開始。

其實流程也不複雜,夏夢芸講話,然後我再講話,然後大長老也說了幾句。

緊接著就是掌門令牌交接。

我成為丹舞山莊的第十五代莊主,夏夢芸變成前莊主,名諱為太上長老。

這個名諱,倒是把夏夢芸給叫老了。

她的實際年齡雖然已過半百,但因為玄門中人的普遍高壽和丹舞山莊的丹藥滋養,身體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

繼任大典結束之後,我和夏夢芸第一時間回到了丹舞閣下麵的藥池邊。

「脫衣服。」

夏夢芸說著開始自顧自的寬衣解帶。

我一愣,趕緊問道:「師姐,能不能留一件?」

夏夢芸搖頭道:「不行,不屬於生物的元素碰到藥液,藥液會汙染擴散,很快就會毀了這一池子的藥水。」

夏夢芸說著抬手一甩,衣服直接遮在我頭上。

於此同時,隻聽見噗通一聲,夏夢芸已經下了水。

這水並不淺,隻淹到了她的上半胸,而且是乳白色的,倒也無傷大雅。

「下來吧,我不看你。」夏夢芸說著轉過身去。

我四處看了看,趕緊脫了個精光,跳進藥池之中。

這一跳下去,我才發現,這池子很深,至少有三米!!!

把我整個人都淹冇了。

-我這裡冇有什麼公主,各位請回吧。”屍成嗬嗬一笑:“屍族大長老已卜得天機,徽柔公主不知何故提前甦醒,劉氏家族不辭辛苦,守護公主百年,此物作為答謝,還請移交公主。”屍成說著抬手一揮,一件看著不怎麼樣的半透明緊身皮衣落在我腳下。這傢夥已經確定徽柔就在這裡了。可給一件破皮衣算什麼意思?“打發叫花子呢?”我皺眉問道,同時給坦克發出了指令。屍成解釋道:“此乃不化骨甲,是由屍族道行最高的不化骨前輩的骨粉軟化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