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58章 三王戰富虹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58章 三王戰富虹

    

正在經歷著什麼。「這死變態!」我暗罵一聲,但此時也是愛莫能助。倆小兄弟慘叫聲,足足持續了接近半個小時才停止,等他們走出來的時候,都已經是臉色慘白。大的那個指尖上還滴著血。我趕緊走了過去,他們對我使了個眼色,希望我不要靠近他們。隨後,便自顧自地走進了他們住的偏房。我跟過去看了一眼,這哥倆熟練地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一言不發地互相給對方傷口上塗著金瘡藥。我鼻子一酸,這哥倆所經歷的,或許在奴隸的身份裡,不算...-

三人來到我麵前,陳宮剛要下跪,我趕緊扶住他:「前輩,使不得,如此大禮真使不得。」

陳宮開口道:「小主對我們一家恩同再造,別說跪拜,哪怕是為小主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辭。」

「前輩言重了,能讓你們一家團聚,這也是晚輩的榮幸,晚輩……」

我話冇說完,劉紫曦便衝了進來,著急道:

「不好了,掌門師兄,太上長老,護陣已經開裂,靈晶即將消耗完畢。」

我眉頭一皺,還未開口,陳宮便趕緊問道:

「是有人攻打門派嗎?」

我點點頭:「是,雷霆宗的宗主雷富虹,一個玄王中期強者。」

說到玄王中期,夫妻倆都是眉頭一皺。

我繼續說道:「陳前輩,集你們三王之力,能否與他一戰,如若不能,前輩請帶妻兒自行離去,我配合您解開契約。」

陳宮一愣,趕緊說道:「小主哪裡話,恩將仇報,豈是我陳宮所為,還是那句話,刀山火海,我們一家義不容辭。」

姀娓突然開口問道:「你說的三王?還有誰?」

陳宮說道:「應該是那個曾經與我交手的屍王吧?」

「是。」

「三王合力,可以一試!走!帶路。」陳宮直接帶頭朝外走去。

「啊……好好!」

劉紫曦趕緊領著他們走了出去。

看得出來,陳宮是個重情重義之人,這也讓我感覺到無比欣慰。

我看著夏夢芸,說道:「師姐,你要去看看麼?」

夏夢芸堅定道:「自然得去看看,如若不敵,我也要和大家同生共死。」

「好。」我走到她身前,蹲了下去。

夏夢芸也冇有猶豫,直接撲到我背上。

很快,我們來到山門口。

三王出現,讓丹舞山莊的弟子們精神大振。

而門外一直在攻擊護山大陣的雷霆宗眾人也停了下來。

我背著夏夢芸飛身落下,劉紫曦趕緊走了過來,把夏夢芸接了過去。

一個弟子快步搬來一把椅子。

我走到三王前麵,看著雷富虹,淡聲道:「雷宗主莫要欺人太甚,丹舞山莊的底牌,我已經全部亮出來了,如若雷宗主選擇一戰,那我丹舞山莊,一定奉陪到底。」

雷富虹盯著我身後三王,表情陰晴不定。

此戰,他似乎也冇有把握。

而我和他說這些話的目的,就是要試探他的底氣。

他要打,我們就隻能全力以赴,做好玉石俱焚的打算。

他要不打,直接退了,那我就儘快找機會去雷霆宗拜訪,雷富虹不死,雷霆宗不滅,丹舞山莊永遠不得安寧。

這傢夥一看就是那種不可能放下仇恨、睚眥必報的人。

殺子之仇,他怎麼可能放下。

雷富虹冷哼一聲,持劍指著我:「小兔崽子,你以為就憑他們三個歪瓜裂棗就能鎮住本王嗎?」

一句話,一下得罪了四個人。

脾氣火爆的小老頭大罵一聲操,直接衝了出去。

和陳宮和姀娓也對視一眼,緊隨其後。

這雷富虹估計也冇想到,自己的一句話,竟然成為了大戰的導火索。

戰鬥一觸即發,小老頭率先發難,一聲怒吼,憑藉自己的銅皮鐵骨,直接衝向雷富虹。

𝙨𝙩𝙤.𝙘𝙤𝙢

與此同時,姀娓一聲悽厲的鬼泣響起,地麵瞬間裂開,數道鬼手破土而出,直取雷富虹。

陳宮更是直接化形為九尾妖狐,九條狐尾同時甩出,化作九條毒龍,向雷富虹發起攻擊。

這場麵,地動山搖,就連空中,也引來雷鳴滾滾。

四王之戰如此浩大的場麵,天生異象,也是常理。

反觀雷富虹,他毫不畏懼,手中闊劍舞動間,一道道金色的劍氣縱橫交錯,將三王的攻擊一一化解。

他的身形在戰場上穿梭,時而躍起,時而俯衝,每一次攻擊都精準而致命。

而三王之間的配合,也相對默契,總能化險為夷。

戰鬥持續了許久,雙方都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

我們這些吃瓜群眾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這動靜,彷彿要將這但丹冬峰夷為平地一樣。

就連護山大陣,也似有搖搖欲墜的跡象。

姀娓那破土而出的鬼手,一次次被擊潰,卻又一次次重生。

小老頭那凶猛無比的自殺式攻擊,卻被雷富虹一次次地巧妙地避開。

九尾狐妖王的毒龍九尾雖然淩厲無比,但在雷富虹的金色刀芒下卻顯得力不從心。

而這些刀芒,也對三王產生了巨大的壓力。

不愧為玄王中期中的頂尖強者。

讓我欣慰的是,雷富虹也並不好受。

他的道袍已經多處破損,臉上也露出了疲憊之色。

但他依然堅持著,因為他知道,隻要稍有鬆懈,便可能喪命於這三王之手。

而這三王,也麵臨著同樣的處境。

不得不說,雷富虹手裡的那柄闊劍,真的是把神兵利器。

就在雙方戰得難解難分之際,雷霆宗那些人已經蠢蠢欲動。

這個時候,如果有外力乾擾,戰局將很快被改變。

我抽出法刀,開口道:

「丹舞山莊,全部出動,擋住那些攪屎棍!」

隨著我一聲令下,早就蠢蠢欲動的丹舞弟子們傾巢而出,喊殺聲驚天動地,直接撲向雷霆宗那些弟子。

我更是冇閒著,悄然出現在戰場邊緣。

手裡摸出了那張我從鬼市淘來的天師五雷符,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我靜靜地觀察著戰局,尋找著出手的最佳時機。

剛纔他們打了半個多小時,我一直開著天眼,在尋找雷富虹的破綻,也在計算著我的出手角度和速度。

終於,在雷富虹一次巧妙的反擊後,我找到了機會。

我快速默唸著引雷咒,身體迅速接近雷富虹,將五雷天師符拍在了他的背上。

符紙一拍,我引雷咒也唸完,雷富虹同時發現了我,他轉身一腳踹在我胸口,把我踹飛回去。

巨大的力道傳來,肋骨伴隨著肋骨斷裂的聲音,五臟六腑都好像裂開了一樣。

我張嘴吐一口內血,整個人倒飛回去。

與此同時,雷富虹背上符紙瞬間燃燒起來,散發出強烈的光芒。

他臉色大變,還冇來得及反應,一道粗壯的雷電劈了下來,直直地劈在了雷富虹的身上。

-就知道他帶來了好訊息。「戚無生那個老東西剛離開去了中金國,顏氏姐妹現在還在戚殺生的府中,而戚殺生這個狗東西,前幾天剛閉關了。」諸葛武笑著喝了一口酒。我點點頭:「前輩打算如何行動?」諸葛武說道:「我去把顏氏姐妹帶出來,這件事更為要緊,你帶著她們先回地球,儘快把夢瑤的七魄聚齊,給劉老哥報仇的事兒,交給我來做。」我冇有說話,而是突然問道:「諸葛前輩,除了海底那個傳送陣,在這安都城裡,另外還有一個傳送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