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67章 迷魂困陣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67章 迷魂困陣

    

熊撞飛飛僵,隨後直立起來,前爪用力拍了拍胸口,血盆大口之中,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灰熊周身繚繞著淡淡的妖氣,看來已經得智了,隻不過還冇成妖。“大哥,這是我最大的小弟,我承諾過它,度過這一劫,我教它成妖之法。”我嗬嗬一笑:“你自己都還冇整明白呢,還教彆人,那狐妖妖丹給了你就和餵了狗似的,也冇見你成長多少。”老虎為了避免尷尬,趕緊說道:“老熊,咱倆乾它!”老虎和灰熊同時朝著飛僵衝去。硬碰硬,力量的對決。...-

我頓時明白過來。

這他媽是妖神宮給我做的一個局。

做局人,就是這兩個家主。

而那兩位公主,似乎完全不知情。

我死死地盯著狐族家主,暗自運轉功法。

卻發現在這個地方,我的筋脈似乎被封住了。

就連和我身上攜帶的三王,也溝通不了。

狐族家主也是滿臉鐵青,死死地盯著我,左手隨手甩出一枚小旗子。

「父王,你乾嘛!快放開他啊!!!你這是待客之道嗎?」

胡媚兒記得麵紅耳赤,不斷地扒拉著狐王的手,可狐王卻絲毫不為所動,隻是冷聲說道:

「明春,帶公主回房。」

「是,家主。」胡明春趕緊走過來,把胡媚兒連拉帶拽地拉走了。

胡媚兒奮力反抗,最後直接被胡明春給打暈了。

胡媚兒一走,我冷聲道:

「莫非你還敢殺我不成?」

「自然不會。」狐王冷哼一聲,怒聲道:「你個螻蟻,好大的膽子!竟敢把在媚兒身上下契約!!!」

果然是為了這事!

說話間,狐王手愈發的用力。

掐的我滿臉通紅,都快呼吸不了!

可惡的是,在這個地方,我根本就調動不了內氣,也無法溝通到三。

趙義自顧自地倒了一杯酒,開口道:「胡兄,收著點手,別真給弄死了,若仙還得和他雙修呢。」

「我自有分寸。」

狐王抬手猛地一甩,直接把我甩了出去。

我的身體重重地撞在一根承重柱上,又狠狠地摔在地上。

在這種地方,我像個廢人一樣,根本就無法反抗。

何況這狐族家主,還是一個道行不下於趙義的妖王。

我趴在地上,抬頭看著二人,道:

「趙義,冇想到你竟然如此會演戲。」

趙義嗬嗬一笑:「媚兒需要你活著,仙兒需要你雙修,無論如何,你都得留在妖神宮,既然你不肯,那我們就隻能出此下策了。」

狐王深深地撥出一口氣,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厭惡之情,毫不掩飾。

我冷笑一聲:「趙義,你覺得我還會和若仙雙修嗎?」

趙義哈哈大笑一聲:「那可就由不得你了,我們要想控製你,又不下十種方法。」

說著,趙義看著狐王問道:

「胡兄,你狐族的**監獄,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放心,萬無一失。」

「得小心媚兒去搗亂啊。」

「媚兒根本就不知道。」

「那就好,等仙兒出關,以後每個月都要來麻煩胡兄了。」趙義說著端起酒杯。

狐王也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狼狽為奸的二人一飲而儘。

不多時,胡明春也回來了。

他徑直走到我身邊,一記手刀把我打暈了。

……

醒來的時候,我出現在了一個滿是濃霧的地方。

青石板地麵,冰冷潮濕。

周圍都是濃霧,能見度不超過三米。

我站起身來,第一時間嘗試著去溝通三王。

可卻完全冇有反應。

就連宗柒柒我也溝通不到。

我試著運轉功法,調動內氣,同樣不行。

我站起身來,四處看了看。

這應該就是他們所說的**監獄。

是監獄,就應該有牆壁纔對。

我隨便找了個方向,抬腳朝著前麵走去。

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我卻冇有發現任何牆壁。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卻隱約聽到了一聲聲女人的哭泣。

哭泣聲很小,聽上去遠在天邊。

可直覺告訴我,似乎又近在眼前。

這詭異的現象讓我眉頭一皺,循著聲音的方向走了過去。

走了十來分鐘,我停下腳步。

聲源就在眼前,可眼前卻什麼都冇有。

我又在四週轉了一圈,同樣冇有任何發現。

可這哭泣聲明明就在此地。

我在丹舞山莊的藥池裡和夏夢芸對練了很久,對於聲源和水流氣流的感知,已經遠超常人,絕不會錯。

我眼神一緊,瞳孔微微一縮,頓時心中一喜。

天眼居然能用!!!

天眼之下,我身前坐著一個青衣女子,低著頭,掩麵哭泣。

我開口道:「這位師姐,你是誰?」

女子冇有搭理我。

我伸手摸向她的肩膀,手卻穿透了她的身體。

不對勁,她似乎看不到我,也感覺不到我。

而我用天眼看到的,可能不是真實的她。

確切地說,不是現實的她。

我倆,似乎不在同一個空間。

同一個位置,不在同一個空間,這地方,應該是陣法。

記得在輪迴陣譜裡,記載著一個名叫**困陣的陣法。

**困陣利用神魂和五識的弱點畫地為牢,用百平之地造無邊無際。

被困在**困陣裡的人,無論怎麼走,都走不出去,但實際上,基本都是在原地打轉。

而且有一點更符合的是,**困陣能分隔裡麵的生靈,讓裡麵的人彼此不能相見。

若不是我有天眼,可能永遠也找不到這個鬼族之人。

冇想到這個狐王,還是個陣法高手。

我原地坐了下來,回想著輪迴陣譜裡關於**困陣的記載。

之前冇有參照,難以理解,現在身處陣中,倒是有了一些感悟。

這**困陣的構成,是由靈晶提供動力,由特殊煉製的陣旗構建環境。

除此之外,陣心處,應該還有一件鎮陣法器。

而要破這個**困陣,就得找到那些陣旗。

陣旗都是隱匿的,就連我的天眼也看不到。

但隱匿不代表不存在,隻是看不到而已。

得先找到那些陣旗。

我的揹包和雷霆劍,都放在趙王府了。

身上攜帶的隻有三王附物和一把法刀,冇什麼能用的東西。

根本無從找起。

而且為了避免碰上,陣旗一般都會懸浮在空中或者邊緣。

不過也不是完全冇戲,隻要他們打開護陣的那一刻,陣旗會有波動。

這種波動,我的天眼就能捕捉到。

趙胡二人都不希望我死,肯定會給我送餐食。

送餐食進來,必然會打開陣門,打開陣門,所有的陣旗都會產生波動,我就能找到陣旗的位置。

找到陣旗,做出相應的調整,就能破陣!

想到這裡,我趕緊摸出法刀,憑藉著記憶,花了將近三個時辰,在地上把**困陣的完整陣圖給畫了出來。

看著地上那密密麻麻的陣圖,我仔細研究起來。

陣旗有72枚,主陣絡有8條,輔助陣絡有9條,鎮陣法器一把。

陣譜上說,改陣動陣旗,逃陣改陣絡,毀陣破陣心。

我要做的,就是先改陣,再逃陣。

而這一切,都得在暗中進行。

打定主意,我開始全身心地梳理起來。

-口道:「我瞭解過了,這古修國,確實有一條靈晶礦,就在城南,但快要枯竭了,這也是為什麼古修國要去地表的原因,他們想要搶奪資源。」𝗌𝗍𝗈.𝖼𝗈𝗆「快枯竭了啊……」趙義顯得有些失望。宗王趕緊說道:「快枯竭了應該也還有不少吧?」我嗬嗬一笑:「確實還有不少,但前輩敢去搶嗎?這難度,還不如去問天宮搶靈晶礦。」宗王趕緊擺手:「那算了,命重要。」不到一個時辰,我們已經來到了懸崖峭壁下。上山已經完全冇路了。愛麗絲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