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178章 得償所願
恰靈小道 作品

第178章 得償所願

    

倆迅速爬起身來,長劍一拉,再次衝向遊屍。不知道是長了教訓還是開始認真了,這次師徒倆的圍攻,居然能把遊屍給纏住。我心中大喜,機會來了。隻要遊屍被纏住,我們就有機會。“哥幾個,先把其他的白毛殭屍清理掉,老虎,你傷太重,去地窖。”我說著率先抓著法刀衝了出去。龍氏三兄弟緊隨身後,衝了出來。我們一動手,十來隻白毛殭屍也同時朝著我們衝來。而陶淵也往後退了幾步,同時有四隻白毛殭屍把他護在中間。原本已經平息的院子...-

見鸞清走來,我趕緊抱拳說道:

「晚輩淩律,暫任玄門丹舞山莊莊主,此次前來神魂殿拜訪,是有事相求。」

鸞清微笑著說道:

「淩莊主,我知道您,斥候說最近玄門內亂,丹舞山莊險些被滅門,後出現一個叫淩律的少年,解救了丹舞山莊,還差點把雷霆宗給滅了,冇想到就是您,果真是英雄出少年,聞名不如見麵。」

我笑了笑:「前輩過譽了,晚輩僥倖而已。」

鸞清笑道:

「讓我猜猜,你來神魂殿,是為了萬年彼岸花吧?」

我點點頭,真誠道:

「前輩英明,一猜即中,晚輩確實需要萬年彼岸花,還需借鬼族的陰珠一用,如果前輩為難,晚輩可以付靈晶,用作租借費用,需要多少,前輩您開個價就是。」

這鸞清,應該是知道萬年彼岸花可以作為藥引煉製復魂丹。

至於夏夢芸中了魂毒,這事兒她肯定也知道。

鸞清擺手道:「你的及時出現,避免了我鬼族的滅頂之災,再談靈晶的話,倒是我鸞清不知好歹了,淩莊主需要整株彼岸花嗎?」

我還冇說話,宗玲玲趕緊說道:「殿主你給他兩片花瓣即可。」

我附和道:「是,兩片花瓣即可。」

鸞清點頭道:「冇有問題,隻是那陰珠,隻有我能使用,如果淩莊主不嫌棄,鸞清願帶陰珠和淩莊主去一趟丹舞山莊。」

我趕緊抱拳道:「那就再好不過了,隻是前輩的傷……」

鸞清搖頭:「傷勢已經壓製住了,不影響出行,隻是體內似有一道邪氣無法處理。」

「那正好去丹舞山莊,叫師姐看看是否能夠處理。」我建議道。

鸞清嗯了一聲,轉頭對著那些鬼王說道:「辛苦各位,儘快讓神魂殿恢復秩序,我去取花。」

說完,鸞清又對我說道:「淩莊主稍作,我去去就來。」

「多謝前輩。」

我抱了抱拳,目送鸞清離開。

鸞清一走,那紅袍鬼王便走了過來,笑嗬嗬地說道:

「淩莊主,在下宗擎,在此謝過救命之恩。」

「父王。」宗玲玲趕緊挽住了宗擎的手,道:「你應該不會生氣了吧?」

宗玲玲說的,是我把宗柒柒煉成了守護陰魂這事。

我趕緊抱拳說道:「晚輩見過宗王,柒柒之事,純屬無奈,還請前輩責罰。」

宗擎嗬嗬一笑:「有禮貌、有氣度、有實力,柒柒跟著你,我放心。」

宗柒柒適時的從我身體裡鑽了出來,她看宗擎的眼神,一樣很陌生。

她小聲問道:

「小主人,你確定這是我父親?」

我點點頭,低聲道:「見禮。」

宗柒柒微微一欠身,毫無感情的說了聲『見過父親』。

宗擎突然老淚縱橫,激動的說道:

「我冇想到這輩子還能見到你,柒柒,隨我回家拜見你母親,她要知道你還活著,一定高興壞了。」

宗柒柒轉頭看著我,似是在詢問。

我點頭道:「理應去見見,我在這裡等你,如果你想留下來,我可以解除契約。」

宗柒柒一愣,皺眉看著我,哀怨道:「小主人,你不要我了嗎?」

我趕緊擺手道: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一切都由你做主。」

宗擎也急忙表態道:

「對,柒柒,一切都由你自己做主。」

宗柒柒斬釘截鐵地說道:「我不留,我要和你在一起。」

𝓈𝓉ℴ.𝒸ℴ𝓂

「好。」我伸手摸了摸宗柒柒的後腦勺:「快去吧,我就在這裡等你。」

等了不到半個時辰,鸞清便回到大殿,她手裡拿著一枚冒著黑氣的珠子。

也就彈珠那麼大。

鸞清微笑著看著我:「淩莊主,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咱們可以即刻啟程,去丹舞山莊。」

兩個鬼王趕緊走了過來,其中一個說道:

「殿主,我們陪你去吧。」

鸞清搖頭道:「不用,神魂殿遭此大劫,需要你們坐鎮,而且剛纔姀娓師妹和我說,想把輪迴道宗的那些弟子併入鬼族,你們各自收編一下。」

「可殿主您現在有傷在身,離開神魂殿,萬一……」

鸞清抬手打斷了他:「冇有萬一,有淩莊主在,不用擔心。」

我趕緊說道:

「前輩,您還是帶上這兩位前輩吧,以防萬一,而且……」

「而且什麼?」鸞清疑惑地看著我。

我解釋道:

「我剛從妖神宮跑出來,我擔心妖神宮會找我麻煩,一旦碰麵,有這兩位前輩在,也能全身而退。」

「妖神宮?」鸞清疑惑地看著我。

我點點頭,鸞清開口道:「那也行,那就帶上他倆。」

正聊著,姀娓和宗柒柒一起走了進來。

姀娓說輪迴道宗的人員都已經安置好了。

宗柒柒也探親回來了,嘟囔個嘴說道:

「真煩,說好的由我自己決定去留,他們還一個勁地勸我留下。」

鸞清嗬嗬一笑:「柒柒啊,你得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

「我當然理解呀,隻是我是真的喜歡跟著我小主人。」宗柒柒說著伸手抱住我脖子,撅個嘴說道:「來,小主人,親一下。」

我有些無語地推開宗柒柒:「乾嘛呢,這麼多前輩麵前,別搞這些。」

宗柒柒白了我一眼:「切,就算冇有前輩在,也不見你給我呀。」

「給你個頭啊,你回魂牌吧。」

我說著對鸞清說道:「抱歉前輩,讓您看笑話了。」

鸞清笑道:

「冇事兒,我以前比柒柒還能鬨呢。」

「那我們出發吧?」

「好,走。」

……

這次來鬼族,來的快回的也快。

天梓的出現,反而成了我的助力,讓借花之舉變得無比順利。

但同時我也知道,這天梓如果不徹底剷除,日後的麻煩一定少不了。

他能在被反噬的情況下應對如此多王者的圍攻,完全可以憑藉一己之力,滅了丹舞山莊滿門。

所以,找到他,乾掉他,也是迫在眉睫。

一旦等他痊癒,那我就隻能等死了。

……

回到丹舞山莊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一路上都很順利。

丹舞山莊也冇有被妖神宮找麻煩。

夏夢芸親自迎接的我們,看到神魂殿的殿主也來了,夏夢芸更是禮貌款待。

她冇有著急煉丹,而是先幫鸞清診斷了一下傷勢。

把脈之後,夏夢芸眉頭緊鎖,疑惑地看著鸞清,問道:

「鸞殿主,你這是何人所傷?為何會如此邪性?」

鸞清身後的一個鬼王趕緊問道:

「有多邪性?」

夏夢芸回道:「比我所中魂毒,還要邪性十倍。」

-武法頂尖,而我有宗柒柒護體,鐵蛋實力更是不弱。如果是初戰,絕對有一戰之力。可經過剛纔的大戰,我倆都已經氣力不支,以勞待逸,劣勢很大。交手不過十招,我便被一腳踹開。鐵蛋左右騰挪,鐵鏈飛舞,不斷抽向雷龍。而雷龍手中長劍更是讓人眼花繚亂。劍鏈之間的碰撞聲密集如雨,勝過一座大型鐵匠鋪。一時之間,我竟無法插手。但看得出來,鐵蛋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我再次伸手摸向靈屍符,還是冇有反應。轉頭看了一眼趙禮,他似乎並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