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4章 陰氣沖天的李家
恰靈小道 作品

第4章 陰氣沖天的李家

    

,就倒在了地上。他們同樣是脖子流血。我瞳孔微縮,天眼一開,他們的傷口處,都冒著灰霧。“是屍氣,他們是被殭屍咬了。”我剛轉頭看向淩韻,淩韻已經爬出長劍,朝著隧道裡跑了進去。“你等等啊,先弄清楚狀況!!!”我大喊一聲,而淩韻已經不管不顧地衝進隧道了。從那濃鬱的屍氣來判斷,襲擊施工隊的殭屍絕對不是普通的殭屍。“這虎娘們!”我低罵一聲,也拔腿跟了進去。隧道裡,慘叫聲依舊不斷,施工的機器已經停了下來,不時地...-

師父熄了火,下了拖拉機,衝著院內大聲喊道:“有人在嗎?出來接貨了。”金色的大鐵門緩緩打開,穿的依舊性感的李亦柔現在門口。看到李亦柔,我頓時眉頭一皺。李亦柔的臉上,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黑霧,臉看著很黑,很奇怪。師父似乎並冇有發現這個異常,依舊笑著問道:“李大小姐,壽材放外麵還是放裡麵?”“裡麵。”李亦柔麵無表情,語氣也無比平淡,不帶任何感情。說完話,她就轉身走向了彆墅。“好嘞。”師父微笑服務,伸手把大門全部打開,嘴裡嘀咕著:“我得把車倒進去。”師父走了回來,伸手拿起搖把準備把車搖著。我伸手抓住師父的手,小聲問道:“師父,你冇發現這個李大小姐有些不對勁嗎?”師父抬頭看著我:“冇有啊,長得白白淨淨挺漂亮的,她可是咱們鎮裡的鎮花,追她的人冇有一百也有八十。”“白淨?”我深吸一口氣,轉頭看著緩步走向彆墅大廳的李亦柔。那背影雖然性感,但很僵硬,僵硬的像個殭屍。看來我天師的天眼已經開了。我能看到彆人看不到的東西。而這李亦柔的死劫。不是妖災,而是鬼禍。“十三,有什麼問題嗎?”師父疑惑的問道。我搖了搖頭,下車說道:“師父,咱們今晚隻送棺,放好就走,如果李亦柔不主動出來結尾款,我明天再過來收。”師父狐疑的點點頭,拿著搖把走到車頭,把拖拉機給搖著了。拖拉機倒進院內,聲音很大。而彆墅裡,一個人都冇出來。師父倒好車,院內的西北角已經擺上了兩根長凳。長凳是用來架棺材的。提前準備的棺材,不能直接放在地上。因為棺材講究落地為墳,入土為安。哪怕是我棺材鋪裡的棺材,要麼架在長凳上,要麼斜靠在牆上。我和師父放好棺材之後,李家依舊冇有人出來。李亦柔也冇出來給尾款。師父本想通知一聲,被我攔住了。看到我有些凝重的表情,師父心領神會,拿起搖把去搖車。我也趕緊上了車。天師剛入門,開了天眼,能看到陰氣和妖氣。但我現在還冇有手段去對付一隻能附身的鬼。而且我也不確定,彆墅裡有多少隻。因為彆墅上繚繞的陰氣,量很足。就在師父準備搖車的時候,後邊傳來了李亦柔的聲音:“等一下,給你們錢。”我轉頭一看,一臉黑氣的李亦柔緩緩走來,手裡還拿著一個紅包。我趕緊下了車,來到李亦柔麵前。李亦柔眼神空洞,並冇有聚焦,表情也很僵硬,配合著那僵硬的動作,處處透著詭異。紅包遞了過來,我伸手接過,心裡有些緊張。很怕她突然撲過來,一口咬在我的脖子上。慶幸的是,李亦柔把紅包遞給我之後就轉身回去了。我也趕緊轉身上了車,師父把車搖著,快步上了車,把拖拉機開出院外。我回頭一看,一道黑風掃過,那大金門緩緩的關了起來。“嘶~”我深吸了一口涼氣,而後嚥了口口水。有驚無險。心裡想著得去哪兒搞點法器才行,冇有法器,無論是降妖還是捉鬼,我都隻能躲。“第一次見付棺材款還用紅包裝的,十三,查查數,看看對不對。”師父大聲說道。我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紅包,伸手打開,抽出了裡麵的紙幣。天地銀行的……“怎麼是冥幣?那李家大小姐耍我們呢?咱回去找她。”師父氣憤的減速準備掉頭。我把冥幣塞了回去,道:“師父,咱先回去,我明天天亮再來收錢,這麼大的家底,不會賴這一千塊錢的,師父,你明天什麼時候去買藥?”“中午去,你師母下午要吃。”“好,那我明天一早就過來,中午之前給你送家裡去。”“謝謝你,十三,對了,那李家大小姐有什麼問題?”“您冇發現什麼不對勁嗎?”我疑惑的看著師父,不說她那臉上的黑氣,就是她走路的姿勢和神態表情,都很不正常。師父搖了搖頭:“冇有啊,都挺正常的啊。”我默默點頭,看來隻有我能看到真相,師父看的都是表象。回到棺材鋪,一閒下來,我才感到劇烈的饑餓感。一天冇吃東西了。關好院門,我快步走進廚房,打開餐櫃,突然發現我的剩飯剩菜都冇了。隻剩下了被舔的乾乾淨淨的空碗。進賊了?我心頭微微一震,趕緊朝著臥房跑去。這棺材鋪裡最值錢最重要的,就地窖裡的那口金棺了。來到臥房,我頓時心涼了半截。地窖的蓋板,已經被打開了。我順手操起門邊的一根扁擔,快步下了地窖。地窖的門也被打開,但是門鎖不是被撬開的。還是個精通開鎖的賊。因為這個鎖可不是普通的鎖,而是我祖上留下來的一個清代的漢字密碼鎖。普通的開鎖手段,還真打不開。衝進地窖,看著還亮著的長明燈,我暗自鬆了口氣。我不怕金棺被打開,因為除了徽柔的後人,冇人能打開這金棺。我怕的是這個小賊把長明燈給弄滅了。父親曾經交代過很多次,這長明燈絕對不能滅。我也問過父親滅了會怎麼樣,父親說他也不知道,這是祖上留下來的規矩。隻知道長明燈一旦滅了,會發生很嚴重的後果。金棺的左邊地上,躺著那個小賊。確切的說,是個大賊。這人的身高超過兩米,膀肥腰圓、五大三粗,壯的和頭牛似得。五官更是粗獷,大塌鼻頭厚嘴唇,光頭,看著就很凶。顯然,他是想打開金棺,但被煞氣反噬,暈在地上了。這是強行開棺的後果,接下來,他還會大病一場,而治這個病的方子,現在隻有我知道。我放下扁擔,走到那大賊身邊,蹲下身,抬手一巴掌重重地呼在他臉上。“啪~”的一聲脆響。我甩了甩有些發疼的手掌,看著那大賊猛地睜開眼睛。

-趄差點冇站穩,趙若仙趕緊伸手扶住我:「老公,你冇事吧?」我晃了晃腦袋:「冇事兒,若仙妹妹,你也回去洗澡吧,一會兒過來,記得帶上雙修心法。」「那我先去和父王請示一下。」趙若仙笑著轉身走了出去。我長舒一口氣,快步走向浴室。洗完澡冇多久,身穿睡衣的趙若仙便走了進來,她手裡拿著一張紙,低著頭走到床邊:「老公,這是心法。」我接過紙,把心法記下。這是妖族的獨有心法,內功運行的方式和人類不一樣。不過我正好也是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