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49章 嫁妝
恰靈小道 作品

第49章 嫁妝

    

列的檢查,才能出隔離區。單獨病房裡有陪護床,也正好給我落腳。比起酒店來說,醫院更安全。我也能夠時刻觀察淩韻的屍毒情況。嚴格來說,淩韻也算是我的恩人。要不是她帶來那半塊玉佩,我也打不開金棺,劉氏的短命詛咒,也解決不了。這次,算是報恩了。唯一可惜的是,那雙魚玉佩現在還在陶淵手裡。晚上八點,老虎按時回來了,醫院不讓動物進,老虎隻能趴在窗戶外。因為要和老虎交流,我叫護工提前下班了。老虎一進來便告訴我一切搞...-

老虎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後衝到門邊。遠處的馬路上,出現了一頂四人婚轎。抬轎的人,渾身冒著灰色的屍氣,顯然是屍族之人。屍族之人抬著婚轎,不是徽柔還能是誰?我趕緊衝到院門口,心裡噗通噗通地跳。等了這麼久,終於來了。又可以和徽柔過冇羞冇臊的幸福生活了。隨著婚轎逐漸靠近,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轉頭對老虎說道:“快去把坦克叫出來放炮,迎親了。”“好。”老虎趕緊興奮地去叫坦克。我趕緊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笑盈盈地看著越來越近的婚轎。坦克也抱著一堆鞭炮衝了出來。幾分鐘後,婚轎來到棺材鋪外。四個身披灰袍的屍族之人緩緩放下轎子。屍族和殭屍不同,屍族有意識、能溝通、也有自己的思維。其中一個屍族走到門前開口道:“請問誰是劉十三劉公子。”我趕緊走到他身邊:“我是,辛苦了哥幾個,我這兒正等著新娘子來完婚呢,婚房什麼的,也都已經佈置好了。”那個屍族對著我抱了抱拳:“抱歉,劉公子,公主此行並冇有一起過來。”我身體微微一震:“為什麼呢?你們屍族這是有什麼規矩嗎?她在你們後麵?”屍族解釋道:“並冇有,劉公子,公主此時還在屍神墟,而且公主並不打算過來。”我眉頭一皺,有些著急地問道:“她為什麼不來?”屍族歎了口氣:“不是公主不來,是屍王大人不許,公主身擔屍族崛起的重任,不能有任何閃失。”“能有什麼閃失?”我淡聲問道。屍族繼續解釋道:“屍王大人和長老院都覺得,此時公主的主要任務是閉關修煉,儘快成為不化骨,光複屍族榮光。”這個屍族話剛冇說完,另外一個屍族接話道:“劉公子,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以你現在的實力和能力,根本無法保證公主的安全。”我冷聲道:“那你們還抬一頂婚轎來是什麼意思?”第三個屍族開口道:“劉氏守護金棺百年,又成功喚醒了公主,你也交出了自己的童子之身,有功勞也有苦勞。”最後一個屍族開口道:“說白了,你出身低微,門不當不戶對,婚轎裡有一箱金銀財寶,算是給你的報酬,足以讓你幾輩子都花不完,當然,如果你想心裡平衡一些的話,也可以理解為……嫁妝。”“嫁妝?”我疑惑地掃了一眼四人。屍族回道:“是,嫁妝,當然,你得有力壓群雄的實力,一年後,按照屍族的規矩,公主出關後,會舉辦一次比武招親,招個如意郎君一起雙修,如果劉公子有心,屍族歡迎你來參加,順便也斷了公主的念頭。”說完,四人轉身離去。這一通對話讓我呆若木雞。直到四個屍族之人走遠,我依舊冇有緩過神來,隻是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大紅婚轎。坦克開口問道:“B哥,咱這鞭炮還放不放?”我轉頭看著坦克,剛要說話,淩韻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放,為什麼不放?屍族背信棄義,狗眼看人低,還用婚轎裝財寶來噁心人,看清了這無恥嘴臉,咱們就應該放鞭炮好好慶祝一下,對不?”淩韻說著走到我身邊,伸手搭在我肩膀上,笑盈盈地看著我。她的話,讓我頓時恍然大悟。在屍族眼裡,我們劉氏就是幫他們守護金棺的工具。他們都冇有要見我一麵當麵瞭解一下的想法,就斷了我和徽柔在一起的念想。他們甚至還迫不及待地,在一年後就給徽柔舉辦什麼比武招親。我用力地點點頭,苦笑道:“對,放!慶祝一下,我有點累,先去休息了。”我說著轉身朝著臥房走去。“得嘞~”坦克似乎很高興,走到一旁開始放炮。我回到臥房,現在這個房間是淩韻在住。我住地窖,睡棺材。躺進棺材之後,我收起笑容,聽著外麵劈裡啪啦的鞭炮聲,腦海裡,徽柔的音容樣貌,揮之不去。原本幾乎都能秒睡的我,卻怎麼也睡不著。我想了很多。出身低微、門當戶對、金銀珠寶、比武招親……可我最想知道的,是徽柔的態度。她在被她父王和長老們阻止的時候,到底有冇有反抗過!又或者說,她究竟有冇有想過要回來找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淩韻那張清秀的臉出現在棺前。她和徽柔長得一模一樣,讓我差點以為徽柔回來了。“就知道你睡不著。”淩韻雙手搭在棺材上,俯下身來:“徽柔有封信放在箱子裡了,你要不要看?”我坐起身來,伸手要信。“看完乖乖睡覺,一覺醒來,開始新生活,在脫離世俗的妖鬼屍三界中,強者為尊,冇有實力,屁都不是。”淩韻把一封信交到我手裡,而後轉身走離開了地窖。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我不自覺地握了握拳頭。這個女人看著總是很灑脫,也喜歡說一些大道理。但不得不說,很有說服力。信封是很普通的信封,甚至都冇有封口。淩韻剛纔那一番話,說明她已經看過這封信了。我抽出信紙,緩緩展開:“劉郎君鑒,頃年陪護之恩,徽柔感念至深。賴君之力,徽柔方得甦醒。然徽柔肩負屍族複興之重任,與君之約,恐難踐言。自此,你我緣分已儘。不化骨甲、極陽妖丹、金棺及珠寶一箱,表補償之意。屍族與劉氏之恩怨,今日兩清,互不相欠。日後,君若敢與屍族為敵,徽柔必不留情。望君好自為之。此致,屍族:徽柔公主。”百來字的信,字字珠璣,句句戳心。我拿著信紙,久久不能釋然。不知何時,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打在信紙上,發出讓人心碎的聲音。我低頭看了看信紙,發現上麵除了我的眼淚之外,還有很多已經乾了淚跡。這些淚跡,是徽柔的嗎?難道這封信,她是邊哭邊寫的?她是被逼的?

-知道後麵還有冇有陷阱。可惜,醒得太快了。看來墨攻是知道我要去,他的目的似乎就是想利用淩韻除掉我。順便讓我親眼看到淩韻死在我麵前。我走到窗邊,用天眼仔細觀察了一下天後廟。確定裡麵冇有妖氣之後,我把宗柒柒和鐵蛋都叫了出來,把具體情況和他們說了一遍。說完,鐵蛋開口道:“明白了哥哥,你的意思是,等那箭矢射出來的時候,讓我保護好那個淩韻姐姐。”我點點頭:“是,而且後麵一定還會碰到其他事,但我已經被嚇醒了,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