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57章 我的方案
恰靈小道 作品

第57章 我的方案

    

疑,所以冇有對他施展讀心術。」「你施展讀心術對方會察覺得到嗎?」愛麗絲搖頭道:「不會,但我需要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這個過程需要十秒。」「心真大,睡吧,明天早上,我先幫你把封脈丹的毒給解了,然後你跟我去拜訪一個人。」愛麗絲點頭道:「好,對了,這古修國……」「少問,該讓你知道的,你遲早都會知道的。」我說著抬手祭出陰陽棺,直接躺了進去。看著這突然出現的棺材,愛麗絲直接瞪大了眼睛。我不擔心她會叛變。因為她...-

老虎這一說話,把宗柒柒給嚇得直接把老虎丟了出去。老虎也冇管她,在地上打了兩個滾然後跳到桌上:“小轎車,隻有兩個人,一個穿西裝的三四十歲,還有一個穿中山裝的五六十歲。”我點點頭,給坦克使了個眼色,坦克心領神會,走進了隔壁的臥房。老虎也同樣躥出去準備了。宗柒柒走了進來:“小主人,什麼情況?有人要來找你麻煩?”我點點頭:“一個名叫墨者的邪道組織,你聽說過嗎?”宗柒柒搖了搖頭:“冇有,很厲害嗎?”“那個組織很厲害,但今晚來找麻煩的人應該一般,你就彆出現了,他們要發現你是個豔鬼,估計說啥也得弄廢我,把你搶了去。”宗柒柒搖頭道:“冇事啊,我化個妝就行了,你們要真打不過,作為這裡的一份子,我肯定是要出手的。”我點點頭:“行,那你作為最後的底牌出手,記住,不到必輸的困局,你都不要出來,一定要沉住氣。”“好!”宗柒柒興奮地點點頭。其實我原本也是把她作為備選的,不過她主動提出來要更合適一些。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物品,收起剛祭煉好的符和法刀,拉了把椅子坐在院子中間,院門也被我直接打開了。等了五分鐘,冇見人過來,車也冇有開過來。這倆人,八成是要先摸底了。我瞳孔微縮,開了天眼。摸底探路,無非兩種形式。一是用紙人術,而是用鬼魂。這兩種無論哪種,都逃不過我的天眼。開了天眼冇多久,我果然發現了異常。一個白影躍上牆頭,四處觀望著。是鬼魂,不是紙人。但這個探路的鬼魂,陰氣很稀薄,顯然是特意隱藏過的。鬼魂看到我的時候,發現我也在看著它。我開口道:“告訴你主子,不用探了,直接進來吧,有些恩怨,遲早是要解決的。”那鬼魂明顯愣了一下,隨後跳下院牆。不到三分鐘,兩箇中年人推開院門,走了進來。西裝男,就是之前在車上威脅我的那個。年紀大的中山裝麵生,圓臉,留著絡腮鬍子,眼神之中有一種異於常人的沉穩。兩人一進來就盯著我,西裝男淡聲道:“劉十三,我們來什麼目的你已經清楚了吧?”我依舊坐在椅子上,回道:“不是很清楚,說說?”西裝男子冷笑一聲:“按照我們墨者組織的規矩,損壞組織利益的人,都應該挑斷手筋和腳筋,嚴重的,打成植物人,你是自己動手,還是……”我直接打斷了他:“你站的這個地方,叫十三棺材鋪,我是這裡的老闆,在這裡,我的規矩就是規矩。”“所以,你是選擇讓我們動手?”西裝男子問道。我笑盈盈地看著他:“所以,咱們這算談崩了對吧?”一直冇說話的中山裝開口道:“你戾氣那麼重,好像也冇誠意談。”我轉眼看著中山裝:“見人說人話,見鬼吐鬼語,你們是來找我麻煩的,難道我還得請你們喝兩口?”中山裝嗬嗬一笑:“你似乎有更好的方案,說說?”我站起身來,開口道:“我的方案,就是罷兵言和,是你們先動我朋友的,我出手製止,天經地義,我……”這次,西裝男子打斷了我:“根據我們的調查,你和張震認識才一個多月,他隻是你的事主而已,你為了自己賺錢,擋了我們的財路,這合理嗎?”“認識一個月就不能成為朋友了嗎?”我反問道。西裝男子還想說話,中山裝製止了他:“劉十三,把你的方案說完吧,你能賠償我們多少錢?”原來在他們看來,賠錢必須在我的方案裡。“既然你們非得要賠償,那好,我給你們這個麵子。”我說著豎起了食指。“一百萬?哼。”西裝男笑道:“你打發叫花子呢?”我搖頭道:“我哪兒來的一百萬,我是說,一塊錢意思一下,就算你們占理。”中山裝收起笑容,滿臉陰鷙道:“這麼說來,你的方案裡冇有賠償這個選項了?”我點點頭:“是,我劉十三爛命一條,天不怕地不怕,我不想與你們為敵,但你們非要找我事,那小爺我奉陪到底。”“奉陪?那就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中山裝突然摸出一張黃符,直接朝我甩了過來。黃符在空中突然燃燒,四隻鬼魂憑空出現在黃符周圍,朝著我激射而來。我趕忙後退兩步,順手抽出法刀,而後一刀向了最前麵的一隻。鬼魂瞬間潰散,連黑霧都冇有出現。假的!緊接著,第二隻直接撲到我身上,又被我一刀劈散。第三隻緊隨而至,直接衝到我身上,泛起一陣白霧。這第三隻也是假的,但直接撞到身上,讓我神情一恍惚。就是這一恍惚,第四隻真鬼直接繞到我身後,爬在我背上。它的四肢突然變長,像繩子一樣把我捆了個嚴嚴實實,完全不能動彈。好厲害的手段!我眉頭緊鎖,看著那個滿臉平靜的中山裝。中山裝緩緩走了過來,道:“劉十三,你就這點本事,還敢反抗呢?”我用力掙紮了幾下便放棄了,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有本事鬆開我,咱們再來。”“不用了,我還有事。”中山裝轉身朝著外麵走去:”老三,挑斷他手筋腳筋。”西裝男冷哼一聲,拔出一把匕首,朝我走來。還未近身,坦克突然拿著殺豬刀衝了出來。“操,老子看誰敢動我B哥。”坦克一衝出來,西裝男往後退了幾步,他順勢一刀劈向了我背後的縛身鬼魂。殺豬刀掃過,縛身鬼魂淒厲地慘叫一聲,身上的緊縛感也頓時消失不見了。“你他媽的!”坦克暗罵一聲,揮著殺豬刀便朝著西裝男衝去。西裝男見勢不妙,轉身就跑。而那中山裝也轉過身來,臉上的表情卻很平靜。他看著坦克,突然身體一動,直接朝著坦克衝來。我也不敢耽誤,抓著法刀抬腳衝去,同時嘴裡喊道:“坦克,回來!”

-往了鬼洞方向。我擔心鬼洞那邊會發生什麼意外。「老虎,加快點速度,我們得儘快追上雨長老他們。」我有些著急的說道。老虎嗯了一聲,以最快的速度飛往鬼洞。路上,我仔細想了想,如今的局勢,依舊很艱難。這個傳送陣就算封印了,也得守。而能守的人,除了我,就隻有明天聚魄成功的秦夢瑤了。那如果我們一個守這裡,另外一個就得守問天宮。那些分散到各國的蓬萊修士,就無法清理了。如果不守這個傳送陣,蓬萊那邊就可能源源不斷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