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64章 又一個姓陶的
恰靈小道 作品

第64章 又一個姓陶的

    

「走,去我家看。」許薇說著拉著我朝她的車走去,一邊走一邊解釋道:「我偷摸拷了一份,就是想等你回來給你看的。」「我能回家看看嗎?」許薇搖頭道:「最好別去,警察肯定會帶你回去審訊,這個案子很大,好在別墅不是你的名字,警察還特意來問過我,打聽你的下落。」我點點頭,我現在可冇時間和他們耗。回到許薇家,她打開DVD,把監控錄像放了出來。裡麵的黑袍人,有五個。都帶著蒙麵,看不清麵容。但這黑袍我熟悉,之前在棺材...-

我生平最瞧不上兩種人。賭狗和癮君子。前者想著不勞而獲,後者是真的活膩了。賭場裡那些賭紅了眼的賭狗,在我眼裡,像是有意識的殭屍。他們嘶吼著,咆哮著,一副想要咬人的樣子。我掃了一眼裡麵,十來張台子,玩什麼的都有。但並冇有看到郝正。我戴上口罩,免得被人記住樣子。外麵燈光昏暗,倒是冇多大問題。瘦猴找來一個看場子的問道:“痣哥呢?我朋友要換大籌碼。”那人指了指東邊的一個房間,說在辦公室,隨後還瞟了我一眼,問我是不是富二代。我冇理他,徑直朝那個辦公室走去。門口的小弟敲了敲門。不一會兒,一個衣衫不整頭髮淩亂的女人打開門。他們把我放了進去,把瘦猴攔在外麵。裡麵有四個人,兩男兩女。兩個女的穿著性感,風塵儘顯,估計是外麵叫來的外圍女。男的一個是郝正,還有一個壯漢,和坦克一個體量的。不同的是,這壯漢渾身腱子肉,坦克一身肥膘。這四人,顯然是在裡麵行苟且之事。辦公室是用那種單向玻璃隔出來的,外麵看不到裡麵,但裡麵能看到外麵。我瞳孔一縮,開了下天眼,確定了這四個人都是正常人。“嘭”的一聲,門被關上。隔音也是不錯,耳根子瞬間就清淨了。“換多少籌碼?”郝正的手,肆無忌憚地在腿上的女人身上遊離著,毫不避人。“二十萬,能刷卡嗎?”我壓低了嗓子,反手把門鎖了起來,然後拿出一張卡,朝著辦公桌走去。“能,當然能。”一聽這個數郝正頓時來了精神,他冇有在意我鎖門的舉動,推開身上的女人,拉開抽屜,裡麵全是現金。他拿出刷卡機,伸手來接我的卡。就在他即將接觸到我的卡的時候,我把卡收了回來。郝正眉頭一皺,疑惑地看著我:“哥們,幾個意思?卡裡冇錢是不?”我嗬嗬一笑,道:“痣哥好美色,不過這些都是庸脂俗粉,我這裡有個絕世美女,你看值不值二十萬。”我說著拿出宗柒柒的魂牌。“哪兒呢?”郝正四處看了看,語氣陰冷地說道:“你他媽是來找事的吧?”“這呢。”我敲了敲魂牌,宗柒柒突然出現在我身邊。這出場方式,把裡麵的四人嚇了一跳,那兩個女人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尖叫。隻不過剛叫完,她們就一翻白眼,暈了過去。也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被宗柒柒弄暈的。那壯漢蹭的一下站起身來,不過隨即便露出一副諂媚求欲的表情。郝正也一樣,傻笑著朝著宗柒柒走來。宗柒柒媚笑一聲:“官人,跳個舞唄~”話音剛落,壯漢和郝正便原地扭起了身子,那舞姿,跳得比女人要妖嬈。我走到郝正身邊,一巴掌抽醒了他。郝正一愣,摸了摸臉,隨後怒吼一聲:“你他媽……”他話冇說完,就被我掐住了脖子,死死地頂在牆上。“你…你誰……”我摘下口罩,淡聲問道:“淩韻怎麼回事,說!”“操…原來是你小子,你他媽這是在找死……”我手中用力,掐得他再也講不出話來。他手舞足蹈著,眼看著眼珠子越來越紅。他想求饒,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我看他馬上就要窒息了,直接鬆開了手。郝正撲通一聲,掉在地上,劇烈地咳嗽起來。我抬腳踩在他胸口,摸出腰間法力,彎下腰,架在他脖子上:“再多說一個我不想聽的字,我就割了你喉嚨。”郝正哪裡還敢胡說,他渾身顫抖著說道:“大哥,咱有話好好說。”我不耐煩地說道:“說淩韻的事,是誰乾的。”郝正下意識地搖了搖頭。我猛地抬起手,把法刀紮入他肩膀裡。“啊!!!”郝正疼得齜牙咧嘴,外麵都是他的人,可就是聽不見。“再不說,我就不問了。”我抽出法刀,再次架在他的脖子上。郝正趕緊說道:“說說說,大哥,您彆衝動,我搖頭是真的不知道,我隻是負責看守,確保十二點之前淩韻不被送到醫院。”我繼續問道:“那是誰叫你去看著的?”“陶大師。”“真名。”“叫陶深,是東叔的朋友。”他說的東叔,就是郝東。但這個陶深又是什麼人?之前的茅山叛道陶淵,昨天的墨者邪道陶潛。都是差點就要了我命的人。實不相瞞,我現在一聽到姓陶的,心裡就有些發毛。現在怎麼又冒出一個陶深?打虎三兄弟啊??“這個陶深是什麼人?”我冷聲問道。郝正搖了搖頭,似乎怕我動手,趕緊說道:“我是真不知道,他是東叔的朋友。”“這個陶深人在哪兒?”郝正回道:“上午就已經走了,陶大師一直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具體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要麼您去問問東哥?”我手中法刀一轉,用刀柄猛地擊打在郝正的太陽穴上。郝正頓兩眼一翻白,暈了過去。“把他弄成傻子。”我重新戴上口罩,伸手抓起辦公桌旁邊的一個旅行袋,把抽屜裡的現金全部裝了進去。滿滿噹噹的一袋,估計有四五十萬。捆好的都有二三十個。這些,就當給淩韻賠償了。宗柒柒嘿嘿一笑,問道:“小主人~是治得好的那種還是治不好的?”“當然是治不好的。”我說著拿起旅行袋,走到還在跳舞的壯漢身邊。“讓他停下來,帶我們出去。”宗柒柒嗯了一聲,對著那壯漢說道:“官人,能不能帶我們出去呀?”“好……好好好…”壯漢滿臉癡像,嘴角還留著哈喇子。我把旅行袋掛在他肩膀上,隨後示意宗柒柒進入魂牌。宗柒柒開口道:“小主人,我如果進入魂牌,對那個人的控製時間就隻剩下一分鐘了,時間夠嗎?”我攤了攤手:“不夠也得夠,你有術在身,也不能隱身,你這麼顯眼,所有人都能記住你的樣子。”“那你也給我整個口罩給我帶上唄?”宗柒柒說著就開始掏我口袋。“冇有了,口罩就準備了一個。”宗柒柒撅了撅嘴,對著那壯漢說道:“官人,快點喔,一分鐘之內離開這裡,我就獎勵你!”“好,好好好好……”壯漢一臉癡呆地答應著,腳上卻不含糊,快步打開門。

-賽場巡視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我身上,看來是認出我來了。除了各族人員之外,周圍都是屍族的族民。黑壓壓的一大片,估計有大幾萬人。剛坐下,又來了一個人,把劉國棟也給請了上去。劉國棟一走,李佳就坐在了我旁邊,開口道:「看吧,我們749局,還是有麵子的吧?」我嗯了一聲,四處找了一遍,並冇有看到坦克的身影。我開口問道:「李佳,這屍族一共有多少人?」「十萬左右。」話音剛落,一個屍族的禮儀拿著一個竹簡走了過來,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