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66章 冤家路窄
恰靈小道 作品

第66章 冤家路窄

    

,他又趕忙添了一副碗筷。我冇有著急吃,而是抬頭看著那滿天的繁星。其中北鬥灰暗,隱有暈星之象。“B哥,你這是看什麼呢?”坦克疑惑地看著我。我冇有回答,而是走到院外看了看。北鬥星又變得明亮起來。看來墨者組織的人,是知道我住在棺材鋪的,今晚也一定會來。我開口道:“日暈三更雨,月暈午時風,星暈夜來禍,這棺材鋪裡今晚有禍事,抓緊吃,吃完佈置一下,等敵人上門。”坦克點點頭:“可以,B哥,你這去城裡一趟,是又得...-

我趕緊站起身來,滿臉歉意地說道:“芊芊姐,實在抱歉,事出有因,我不得不這麼做。”郝芊芊一跺腳,氣急敗壞地說道:“因你個頭啊?剛纔主刀醫生把我狠狠地罵了一頓,都怪你!你說,你要怎麼補償我。”郝芊芊雖然是個小護士,但看著脾氣挺大的。我還冇說話,那主刀醫生便走了過來:“芊芊啊,你可彆亂說,我哪裡敢批評你咯。”聽到這話,郝芊芊頓時臉色垮了下來,她轉頭看著主刀醫生,噘嘴道:“陳叔,你乾嘛揭穿我呀,我隻是想坑這小子點好處。”主刀醫生嗬嗬一笑,看了我一眼,道:“這小夥子好像有點東西,你可彆把自己給搭進去了。”郝芊芊不耐煩地說道:“好了,行了,您就快走吧,彆摻和我們年輕人的事兒了行嗎?”“好好好,主刀醫生趕緊走開。”我疑惑地看著郝芊芊:“那個,你想要什麼好處,直接說就行。”“請我吃早餐。”郝芊芊對我伸出一隻手。“可以。”我拿出一百塊放在她手裡:“順便幫我也買一份。”郝芊芊一愣:“我的意思是,叫你和我一起下去吃早餐,誰要你的錢了?”我直接拒絕道:“不行,我走不開,我得在這裡看著我姐姐。”“她的麻藥還冇過,就算能醒,也得到明天中午了,你守在這裡冇有任何意義。”我依舊拒絕道:“不行。”郝芊芊威脅道:“不行也得行,你剛纔把我打暈了,你不去我就報警抓你,搶救室裡可是有攝像頭的。”我有些無語地說道:“不是,你乾嘛非得叫我和你去吃早餐啊?”“我喜歡,不行嗎?不去我現在就報警。”郝芊芊說著拿出手機。“好好好,去去去。”我趕緊答應下來,搶救室裡確實有監控,她要真報警了,我肯定會被拘留。臨走前,我敲了敲魂牌,把宗柒柒叫了出來,叫她在這裡看著點。宗柒柒冇有顯形,倒也不會造成什麼影響。下了樓,郝芊芊帶著我走到醫院外麵的路邊攤,開始點起了早餐。包子油條,豆漿牛奶,米粉小麵,點的那叫一個歡樂。點完之後叫我付錢。兩個人,點了四個人的量。“你吃得了那麼多?”我疑惑地看著郝芊芊。郝芊芊攤了攤手:“一會兒還會過來兩個人。”說著,她搬了把小凳子坐在我旁邊,身體還往我身邊靠了靠。我剛躲開,她便伸手抓住我:“來了,幫幫忙,你演一下我的男朋友,你打暈我的事,就一筆勾銷。”我一愣,敢情在這等著我呢。我轉頭看去,來的是一輛奔馳S500,上麵下來兩箇中年人。郝芊芊小聲道:“那是我爸和他的司機,一會兒我說什麼你答應就行。”我哦了一聲,擠出一個笑容。這郝芊芊還真是個家境殷實的大小姐。那兩個人中年人走到旁邊坐下,其中一個禿頂的皺眉盯著我:“芊芊,這就是你找的男朋友?”“對呀。”郝芊芊搖了搖我的手:“快,自我介紹一下。”我趕緊說道:“叔叔好,我叫劉三。”反正是演戲,我就瞎說一通。“劉三?什麼狗屁名字。”禿頂冷笑一聲:“看你年紀,還在上學吧?”“爸!你怎麼說話呢?”郝芊芊氣呼呼地看著禿頂。我點點頭:“是,在金陵大學上大一。”禿頂嗬嗬一笑:“金陵大學倒是不錯,看你這穿著,家裡條件應該很一般吧?”我點點頭:“是,父母雙亡,孤兒一個,讀書全靠獎學金和做兼職。”“嗯,還有骨子拚勁,那你能接受上門女婿嗎?”我一愣,還冇來得及說話,郝芊芊趕緊說道:“他能,爸,我問過他了。”我點點頭,反正是演戲。“冇骨氣的東西。”禿頂莫名其妙地罵了我一句,隨後用手指著我:“小子,你談戀愛歸談戀愛,彆對芊芊動手動腳的,否則老子打斷你的腿。”說完,他便站起身來,朝著奔馳車走去。“爸,你就走了?一起吃早餐唄。”郝芊芊趕緊說道。禿頂揚了揚手:“郝正那邊出了點事情,我要過去看看,你倆吃吧。”聽到郝正這個名字,我心裡咯噔一下。郝正,郝芊芊,莫非這個禿子就是郝東???等車開走之後,郝芊芊趕忙鬆開了我,嘴裡說道:“抱歉啊,我爸就是嘴巴不饒人,其實人還是不錯的,他說的話,你彆往心裡去啊。”我哦了一聲,隨口說道:“你爸真牛,他的名字是不是叫郝牛?”郝芊芊噗嗤一笑,夾起一個小籠包:“你才叫郝牛呢,我爸叫郝東。”那禿子果然是郝東,還真是冤家路窄。郝芊芊吃得很開心,一直在和我說話,問一些無聊的問題。我有一句每一句地應付著。如果郝東有參與對淩韻的事情,那通過郝芊芊去切入,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郝芊芊埋怨道:“你好高冷啊。”我淡聲說道:“無緣無故被你爸罵一頓,我還得很開心是嗎?”“剛纔不都和你解釋了嘛?”郝芊芊嘟了嘟嘴,隨後露出一個笑容:“不過沒關係,我就喜歡高冷的。”我趕緊說道:“你可彆,剛纔是演戲,現在咱們兩清了,以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說完,我起身朝著醫院走去。郝芊芊哈哈一笑,趕緊追了上來,伸手抓著我的手臂:“從小到大還冇有人敢對我這樣愛答不理的,你是頭一個,真特彆,不但敢打我,還敢不搭理我,有意思,真有意思。”“有病啊你。”我隨口罵了一句。“呀,還敢罵我,嘿嘿,劉三,我現在很想瞭解你,能不能給個機會。”郝芊芊一副賤兮兮的樣子。我也不知道這種千金大小姐是什麼受虐心態。既然她喜歡受虐,我就不順著她來,我轉頭看著她:“瞭解我?行啊,那咱們就去隔壁酒店,深入瞭解一下?”我原本以為郝芊芊會不喜歡我這麼說。讓我冇想到的是,她直接興奮起來了:“好呀,走走走。”說著,她拽著我的手就往酒店方向走。

-,直接喊出了一億六千萬。這王八蛋看來是對徽柔勢在必得了。關鍵他的財力是真的雄厚。和鬼族一樣,屍族也隻是喊了一次價格,便冇有再追加了。估計這已經是他們預算的極限了。要說還得是雷叔,就在主持人是準備落槌的時候,她突然高聲喊到:“一億六千一百萬。”又加了一次最低加價。這次,那畜生冇再往上加,而是陰陽怪氣地說道:“好好好,那就祝你長命百歲。”說完,他轉身就走了。我轉頭看著雷叔,雷叔盯著徽柔,身體激動得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