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8章 等一下,我老公呢
恰靈小道 作品

第8章 等一下,我老公呢

    

回頭一看,一道黑風掃過,那大金門緩緩的關了起來。“嘶~”我深吸了一口涼氣,而後嚥了口口水。有驚無險。心裡想著得去哪兒搞點法器才行,冇有法器,無論是降妖還是捉鬼,我都隻能躲。“第一次見付棺材款還用紅包裝的,十三,查查數,看看對不對。”師父大聲說道。我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紅包,伸手打開,抽出了裡麵的紙幣。天地銀行的……“怎麼是冥幣?那李家大小姐耍我們呢?咱回去找她。”師父氣憤的減速準備掉頭。我把冥幣塞了回...-

自古妖鬼為邪,妖為陽邪,鬼為陰邪。妖丹和陰毒之間能夠陰陽中和,配上天師心法,可以暫時把妖丹和陰毒都壓製在體內。好處是能防止陰毒攻心,解決當下危機。壞處就是後麵再想拔掉陰毒和妖丹,會變得異常困難。而且現在要壓製這種強度的陰毒和妖丹,我也冇有十足的把握。一旦壓製失敗,我百分之百會失去理智,走火入魔,風險也不小。我緊緊的捏著手裡的妖丹,神情變得越來越恍惚。再這麼下去,我很快就會失去知覺,然後陰毒攻心。現在這情況,我一旦失去行動能力,那就和死了冇什麼區彆,金棺也保不住了。豆大的汗水不斷的往下滴,我的身體也開始瘋狂的抽搐起來。意識變得越來越模糊。顧不上那麼多,我一張嘴,直接把妖丹給吞了下去。妖丹滑過喉嚨,一股刺鼻的腥味沖鼻而出,差點把我嗆暈過去。我掙紮著坐起身來,盤著雙腿打坐,運轉著天師心法。隨著心法的運轉,我眉頭逐漸擰成麻花。這陰毒和妖丹,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妖丹在體內沉澱之後,兩股氣猶如脫韁野馬,在我體內瘋狂的纏鬥。而我那點可憐的道行,連摻和都困難,更彆說壓製了。隻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的汗水便濕了全身,體溫開始急劇上升。高溫烘烤下的汗水開始蒸發,我周身都繚繞著濃濃的水蒸氣。這陰毒和妖丹的強度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這樣下去必死無疑,我連走火入魔的機會都冇有。而我卻完全冇有任何辦法!就在我緊閉雙眼準備準備接受命運製裁的時候,一陣濃烈的異香傳來。異香被我吸入體內的那一刻,那兩股狂暴的邪氣頓時便安靜下來。甚至不用我運轉心法,就直接被壓製住了。我暗自鬆了口氣,看了一眼手臂。上麵的巴掌印已經消失不見。所有的不適也瞬間消失,唯一能感覺到的異常,就是小腹處有輕微的腫脹感。我心中一喜,這股異香好厲害,直接把這兩股邪氣封印到我的丹田裡了。這是最穩妥的位置,不會影響我的身體機能。我站起身,異香也隨之消失。金棺底下的長明燈火苗飄了一下,看那飄動的方向,異香來自那口金棺。是徽柔幫了我。“謝謝,救命之恩,我劉十三日後一定捨命相報。”我對著那口金棺鞠了一躬。如果不是她,我現在已經死了。再醒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會變成一個什麼怪物。不過轉念一想,我這行為好像有點多餘。要不是為了保她,我也不會碰到這破事。稍微收拾了一下蛇妖的屍體,我轉身走出地窖。把門上的天師符補好,把殺豬刀放回立櫃下,外麵又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我趕緊回到臥房,來到院中。外麵的人還在敲院門,而且聽上去並冇有很著急。我暗自鬆了口氣,如果是妖鬼,不會這麼文明。打開院門,外麵是一個紮著雙馬尾、穿著一身緊身皮衣皮褲、模樣無比清秀的女孩。看著隻有十四五歲的樣子。但身材是真火辣,前凸後翹細柳腰,身材比例比模特還模特。穿著奇怪,麵孔陌生,深夜拜訪。我用天眼上下掃了她一眼,並冇有看到屬於妖鬼的邪氣。我疑惑道:“你好,買棺材嗎?”女孩探頭往院裡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也不說話。“那你有其他事嗎?”女孩依舊搖頭,隻是笑盈盈的看著我。行為詭異,我也懶得和她多說,直接道:“冇什麼事就早點回家吧,我得睡覺了。”我說完準備關門。女孩伸手擋住門,開口道:“等一下,我老公呢?”“你老公?”我疑惑的看著女孩,腦海裡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王德發。這傢夥這麼禽獸,這麼小的女孩都不放過?女孩點點頭,瞪著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認真的看著我道:“對呀,我老公說要來這裡,而且你身上也有我老公的氣息。”果然是王德發。“你老公睡覺呢,跟我來吧。”我把女孩進客房,女孩看到王德發之後皺了皺眉:“不對,這不是我老公。”“不是?那我這裡就冇彆人了,你找錯地方了。”女孩堅定道:“不可能,你身上還有我老公的氣息,你們剛剛肯定接觸過。”我心裡咯噔一下,我剛接觸過的,除了那厲鬼就是那蛇妖了。難不成,她嘴裡的老公,就是那蛇妖?而她就是那蛇妖所說的未婚妻?可她看上去並冇有什麼可怕之處啊,隻是個普通女孩而已。不對,不普通。我疑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身上有你老公的氣息?你屬狗的啊?”“嘿嘿,我屬蛇的。”女孩詭異一笑,脖子突然伸長,清秀的五官劇烈收縮,變成了一個白色的蛇頭。隔著兩三米的距離,她的蛇頭直接探到了我麵前。我下意識的後退兩步,驚恐的盯著眼前的蛇頭。我驚恐的不是她的突然顯形,而是我的天眼居然發現不了她也是蛇妖!“嘻嘻~”蛇頭快速縮了回去,蛇妖又變成了那清秀可愛的模樣。我嚥了口口水,道:“嚇……嚇死我了。”女孩滿臉遷就的說道:“抱歉喔,你應該是剛成為天師吧?”我點點頭,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天師?”女孩解釋道:“你身上有天師道氣,我能夠看到。”有道氣了?我嘗試著運轉了一下天師心法,丹田處傳來一陣溫熱。還真有道氣了,不過那道氣的本源,來自被我吞下的那枚妖丹。妖靈之力經過我筋脈流轉之後,就轉化成我的道氣了。這一切應該都是徽柔給弄的。我陪著笑臉說道:“呃……小妹妹,你老公是不是也是蛇妖?”“您這不是廢話麼?”女孩說著走出臥室,在院裡開始尋找起來。一邊找,嘴裡還一邊嘀咕道:“我老公呢~我老公呢~我老公呢~”看著女孩那有些焦急的背影,我捏了捏拳頭。這傢夥強到什麼地步我也拿不準,但肯定要比剛纔那個公蛇妖厲害很多倍。要不然我的天眼也不會看不出來她是妖。她要知道我宰了她老公,她肯定不會放過我。還是如法炮製,先騙進地窖,用殺豬刀乾掉再說。

-我也籲了口氣。最近常刷到視頻說人要學著做減法,其中就有一條是減掉不必要的社交和人情,現在我似乎理解了。人情和社交有時真的會讓人很累。越是對你關心,越讓你累。不過我給溫涼發了條資訊,告訴她出遠門了。這位迎接天使的聖母一點都不意外的冇有回訊息,此時我忽的有些理解溫涼一直不談戀愛的原因了。她說自己這樣忙起來,電話都冇時間接的人,冇有誰願意跟她談戀愛。哪怕是談了,也隻怕那個人忍得了一時忍不了長久,畢竟愛情...